笔趣阁 > 快穿娇气包她美貌无敌 > 深宫修罗场21

深宫修罗场21

    郁明哲一手搂着莺莺的细腰,一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长发,嘴里说的话慕昊苍完全没心思听。

    他只感觉自己要酸死了,比喝一瓶陈醋还酸。

    那杨柳细腰是他才搂过的,现在被皇帝握在手中,就算他有名分,慕昊苍也嫉妒。

    躬身一礼,慕昊苍凉凉的说:“陛下,看这猎场中的守备有些宽松了,臣再去调整一下!”

    你特么就故意气老子的,再不松开我可就要闹了!

    这次伏杀摄政王的主力,就是慕昊苍和他手下的将士,这要是出问题了。

    郁明哲眼神阴郁了一瞬,将自己的手不动声色的收了回来,笑着看向慕昊苍,和煦的语调如暖阳一般。

    “依朕看来,此处布置的并无不妥,慕爱卿怕是看错了!”

    即使极力忍耐,声音中还是有略微的起伏,能感受到他暴怒的内心。

    只不过这些,对于慕昊苍来说根本没有感受到威胁,他才不在乎小皇帝的心绪。

    有这时间,多看看盛世美颜的皇后娘娘不好吗?

    视线转移到了莺莺身上,慕昊苍唇角微微上扬,四周的人都能看出他飞扬的心情。

    这副表情让郁明哲恨得咬牙切齿,死死的攥紧自己的手,连指甲嵌入肉中都没有感觉。

    这时的慕昊苍已经荣登皇帝仇恨榜单第二了,至于第一名当然是非摄政王莫属!

    “什么!!失败了!”

    收到消息的房忻欢看着跪在地上的暗卫,歇斯底里的大吼出声。

    身体颤抖个不停的她,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慌乱,平复了一下,声音还是带着些颤抖。

    “暗十三有没有暴露?陛下...”说到这房忻欢有些不敢问下去了。

    跪在地上的暗九低垂着眼帘,畏惧的说:“皇后娘娘的侍卫当中,也有陛下安排的暗卫守护,他都知道了!”

    “哐当——!”

    气急败坏的房忻欢将桌子上的茶壶杯子,全部扫落到地上。

    这一世一直陪着皇帝的房忻欢,太明白他的心思了,自己做的事情已经犯了死忌。

    就算是她和皇帝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也不可能救得了。

    “忻欢,我...我带你走吧!我们逃出去!”

    感受到手上的温度,房忻欢回过神来,就看到暗九深情的眼睛。

    逃出去也不失为一个办法,不过...家中本就不是什么有权势的,她要是跑了,房家不死也得蜕层皮。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app爱阅最新章节。

    更何况这宫中的锦绣繁华,早就将房忻欢给蛊惑住了,要舍弃这一切她是万万做不到的。

    抽回了手,房忻欢神色有些黯然“阿玖,我不能走,要是走了房家就完了。”

    眼神闪过一丝算计,眼泪一滴一滴的滑落,声音低哑的说:“阿玖,陛下问起时,你一切如实说吧,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别再把你牵扯进来了。”

    “总归是我没用,握不住陛下的心,才会这般患得患失,做错了事情。”

    这一席话,暗九眼中的心疼之色都要溢出来了,忍不住伸手抱住了房忻欢。

    低声在她耳边轻语:“娘娘莫哭,奴才心疼!”

    “娘娘记住了,您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这一切都是奴才的错,奴才钦慕娘娘,见陛下的心不在娘娘身上,擅作主张下手除掉皇后,”

    “不...不要,这怎么可以,你会死的!”

    暗九温柔的吻了房忻欢一下,笑着璀璨

    “奴才是心甘情愿,为娘娘赴死的!只盼您别忘记阿玖啊!”

    营地前,慕昊苍看着皇帝还是离莺莺很近,不爽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毕竟郁明哲现在还是皇帝,邵娆是明媒正娶的皇后娘娘,他是没有资格说什么的。

    这时一个侍从走了过来,轻声说了两句,其中内容倒是让慕昊苍有了个由头。

    “陛下,臣的属下发现,这次皇后娘娘遇刺,是有人暗下杀手,用的还是您的人,难道说...”

    留个余地,看你怎么解释的清楚。

    邵首辅还在场,也没有开口指责,只是唤了一声“陛下”。

    这种可比直接指责要说法,更让心思深沉的郁明哲多想。

    这会儿皇帝也顾不上慕昊苍的威胁了,温柔的牵起莺莺的手。

    心疼的说:“此事,朕日后定然会给你一个解释的。”

    莺莺冷着脸,甩开郁明哲的手,冷冷的看着他。

    “免了吧,这解释臣妾受不起,看今日那刺客的架势,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日后!”

    眼看隔阂已成,郁明哲当机立断直接下令,让人把后方营帐中的房忻欢带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