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娇气包她美貌无敌 > 深宫修罗场17

深宫修罗场17

    次日清晨

    秋猎自然是少不了比试的,猎物最多者获胜,第一名者能得到皇帝腰间上的那枚墨色龙纹玉佩。

    这玉佩也是皇帝用来调动暗卫的令牌,摄政王要除掉郁明哲,最大的阻碍就是皇家暗卫。

    要得到这枚令牌,唯有皇帝亲口下令转赠,受赠者能拿到手才行。

    今天他大庭广众之下,宣布的之后,要钓的是谁,人尽皆知。

    而摄政王郁乐章就算明知这是个陷阱,也一定会踏进去。

    郁明哲带着后宫众位妃嫔率先入场,其中自然也包括皇后邵娆和贵妃慕关。

    除了女主房忻欢不知为何没有跟上来,要知道后宫之中,只有她一人没有参加秋猎。

    莺莺的眼前闪过原主的记忆,这一场秋猎比试,比赛的时候并未发生什么事情。

    直到比试结束,获胜者宣布是摄政王郁乐章之后,战斗才开始爆发。

    一想到一场争斗中,原著中邵家的遭遇,莺莺担忧的望向了原主的兄长,今年风流文雅的邵探花郎。

    当时兄长为了保护原主,一时分心被砍断了一条手臂,邵首辅重伤不治身亡,邵老夫人惊吓过度瘫痪在床。

    一时间邵家混乱不堪,京中只有邵父在苦苦支撑着。

    只不过到底还是被皇帝有心算无心,邵父因原主和慕昊苍起了争执。

    在对外战争时,慕昊苍被郁明哲暗算战死,十万大军或被杀,或被俘,最后这个黑锅就稳稳的扣在了邵父头上。

    曾经门庭若市显赫的邵家,就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咬着唇,再次询问系统:“33,邵家真的不会有事吗?”

    【数据推算,原著皇帝能顺利除掉邵、慕两家,纯粹是两家没有防备,经过宿主提醒,邵家不会有事情的!】2323一板一眼的回道。

    那边收到莺莺目光的探花郎回头,笑着看向了她,嘴唇动了动说了两个字‘放心’。

    看着他的笑,莺莺感受着心口传来的情绪,担忧烦闷的奇异的被安抚住了,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邵兄在看哪位姑娘啊?笑得这般荡漾,也不怕嫂夫人生气!”男子伸手拍了下邵维,调笑道。

    邵维反手一掌打了回去,对他翻了个白眼:“时都你瞎咧咧什么呢,我看自己妹妹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说着扭头看向了女眷那边,果然啊!自家夫人也在目不转睛的看妹妹!

    “吃醋个鬼!爷都不知道该吃谁的醋了!”邵维无奈的嘀咕着。

    “啊!娆儿啊!嘶——!”看的入神的时都,口中无意识的说出了心中的话,然后被邵维捶了。

    时都揉着发痛的肩膀,不爽的说:“还是不是兄弟了?下手这么重!!”

    看莺莺已经进场了,邵维一夹马腹,低语了一句,便驾马也跟着进去了。

    “我妹妹的名不是你能叫出来的!”

    时都没有再揉肩膀了,他曾经也算是邵娆的夫婿人选之一,只可惜......

    抛开心中的杂念,时都握紧了缰绳,纵马飞驰入场。

    这边一句入场的莺莺,看着牵马小太监陌生的脸,有些疑惑的询问,为什么没在凤鸾宫见过他。

    小太监声音绵软,跟个女孩子一样“奴才是祥公公的干儿子,干爹身体抱恙怕影响到娘娘,特地吩咐让奴才来给您牵马”

    “这样啊!”

    莺莺也没多做计较,闲适的坐在马上抬头看风景,错过了小太监抬眼时那纠结的神色。

    看风景的人儿嘴角勾起,莺莺脸上扬起了明媚的笑容,对于森林,她是一直都很喜欢的。

    在秋猎场必经路上等着的慕昊苍,看到这个笑容,感觉自己原本平静的心又开始剧烈跳动了起来。

    慢悠悠的跟了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