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娇气包她美貌无敌 > 深宫修罗场16

深宫修罗场16

    喝了酒的莺莺非说自己没醉,晃晃悠悠的跟着舒月去营帐,说要回去自己喝。

    莺莺脸颊绯红一片,醉眼朦胧的,仿佛下一刻就要站着睡着了一般。

    在离开宴会后,于元良上前走到了莺莺身边,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

    “娘娘,我来扶着您”

    这小手柔若无骨娇嫩的紧,让于元良心口跳动的剧烈。

    没想到莺莺被脚下石子一滑,娇软的身躯径直就向后跌倒而去。

    以于元良的身手,自然是不会让莺莺摔倒的,伸手一揽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感受到怀里那细腻的肌肤,于元良眼中有些泛红。

    这触感瞬间就让于元良了自己的梦,梦中的他是如何放肆,如何的以下犯上,代入感更加强了。完整内容

    那夜之后,于元良对于莺莺的模样久久不能忘怀。

    夜晚总是会梦见那时的场景只不过梦中是他自己把莺莺救上来的。

    每次从这样的梦中苏醒后,于元良都深切的恨着自己,为什么要急功近利而入宫。

    对于自己不共戴天的仇敌,皇帝郁明哲的恨意也更加深切了。

    “唔,难受”在他怀中的莺莺娇吟一声,娇艳粉嫩唇瓣微微嘟起,难受的哼哼唧唧。

    莺莺柔媚性感的娇吟,让于元良抱着的手紧紧的攥在一起,心底的渴望不断翻涌着。

    于元良低头看着莺莺那绯红魅惑的小脸,自己那冷白的皮肤上像是被传染了一样,也染上了红晕。

    又似乎想到了什么,于元良紧紧抿着嘴唇,看上去非常的难过。

    “大监?”

    一旁等着的舒月有些疑惑的看着于元良,心中奇怪他怎么还不把莺莺交给。

    于元良克制着自己的心思,动作轻柔的将莺莺交给了舒月,待她扶稳后才慢慢的退后,拉开了一点距离。

    才退半步,他就走不下去了,一片衣角被懵懂的小醉鬼拽着,令一向清冷淡漠的于大监的表情颇有些狼狈。

    回到营帐中,宫女太监们已经准备好了热水,就等着莺莺回来沐浴了。

    舒悦伺候着莺莺脱下衣衫,倚靠在浴桶中舒服的叹了一声,睁着水雾撩人的眸子看向舒月,软糯糯的撒娇道“月月,我还想喝酒~”

    本来舒月就对自家小姐忠心不二,这会完全被迷得失了魂,这爱娇的小调子,感觉她的心都被撩乱了。

    “月月~”细白的小手拉着舒月的袖子轻轻摇晃,莺莺娇娇悄悄的看着她喊。

    就在舒月即将顶不住要答应时,外间传来了轻咳声,让她的神智回笼了。

    见舒月迟迟不答话,莺莺娇气的哼了一声,就不搭理人了。

    在外间的于元良捂着自己的心口,小宫人一开始就都被他打发出去了。

    营帐就这么大,莺莺细细簌簌的更衣,入水、撒娇的声音,都被于元良听的一清二楚。

    软糯诱人的撒娇声,让于元良恍惚间以为那是在对自己说的,桌子上的酒壶都被他端起来了。

    而后的那一声‘月月’,唤回了他的神智,将酒放下咳嗽了一声,提醒着内间的小宫女不能答应这个要求。

    于元良寒着一张脸,重新拿回拂尘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棕色的眼眸中一片暗沉。

    心中那种情绪不仅没有消停下来,反而如燎原之火一般,越烧越旺!

    醉酒的莺莺虽然在生气,却也没有捣乱,还是非常的配合,很快舒月就给她穿上了寝衣。

    于元良看着身着轻薄红色寝衣的莺莺,呼吸都凝滞了片刻,慌忙的扭过了头。

    “娘娘要歇...歇息了,那奴就回去禀明陛下了”

    心里苦涩的想着,这回真的是自讨苦吃了,于元良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加清楚,自己这内侍的身份,代表了些什么!

    脚底生风的于元良逃跑一样的离开了皇后营帐,迅速的赶往皇帝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