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娇气包她美貌无敌 > 深宫修罗场15

深宫修罗场15

    慕昊苍会怕皇帝黑脸吗?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淡定的看了郁明哲一眼,声音没有什么起伏:“臣对于礼节一向不讲究,也未有感觉到不对之处。”

    又摆出一副傲慢的样子对郁乐章“且不说这块玉佩的意义,单论摄政王殿下又为何要提前赠送,难道身体病情恶化了,活不到娘娘生辰日了吗?”

    这话语中的不怀好意都要溢出来了,那样子看上去就等着摄政王说活不起,然后送他上路了。

    “咳咳...”郁乐章用手帕捂住嘴,轻轻的咳嗽了两声,缓过来之后,看着慕昊苍笑着说

    “本王身体确实不好,可也不至于这般短命,倒是慕将军,战场刀剑无眼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为国捐躯了呢!”

    慕昊苍冷哼一声侧着头,淡然地说道:“不劳摄政王关心,您还是多关心自己身体吧...”

    两人的唇枪舌剑你来我往的对决时,这边的郁明哲已经是恢复淡然的表情。

    对于两人的之前的事情已经看开了,郁明哲觉得反正这两人迟早都是个死,他又何必多加计较呢。

    郁明哲所谓的看开了,就是已经下定了要处理掉两人的决心,也就无所谓他们有没有觊觎莺莺了。

    在一旁的莺莺也看的津津有味,一边嗑瓜子一边看,时不时还问系统,两人话中的隐藏含义。

    【...】2323感觉自己的宿主非常的没有自觉,她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场风波的起因是因为她自己。

    三人的注意力都有分给莺莺,然而她毫无所觉,听到系统翻译的一段话,不禁的笑了起来。

    明媚耀眼的笑容,让两人的争吵停了下来,郁明哲都看痴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莺莺瞧。

    “能博娘娘一笑,本王倒是没白和慕将军吵这么一遭”郁乐章也笑了起来,温柔的看着莺莺。

    这句话让莺莺看向了他,也引来了另外两人恶意的目光。

    晚上举行了宴会时,才察觉到两人心思的郁明哲,顾不得要继续表现宠爱贵妃的样子。

    只留下莺莺一人坐在他的身边,为了宣誓主权,郁明哲还亲自给莺莺夹菜,一副龙凤相合的恩爱模样,完全没有注意到角落边红了眼睛的人。

    房忻欢没有皇后那显赫的出身,也没有贵妃那得皇帝明目张胆得偏爱,又得罪了淑妃,虽然是个婕妤坐得位置却连贵人都不如。

    角落中得房忻欢看着那帝后恩爱得场景,贵妃淑妃坐得高高在上,感觉自己得心在被嫉妒疯狂得吞噬着。

    就皇帝这副模样,明显就不打算下手对付皇后了,眼中的妒火熊熊燃烧着,她已经有些忍不住要下手的冲动了。

    “娆儿,尝尝这杯酒,南郡进献的佳酿,不烈也不醉人”郁明哲端着一小杯酒,喂到莺莺嘴边。

    在这种场合,莺莺也不能拒绝,皱着柳眉喝了一口,尝到味道后眼睛一亮“很不错,我还想喝。”

    郁明哲被那灵动的眼睛看的心中酥酥麻麻的,完全拒绝不了莺莺的要求,唤来宫女给她倒酒。

    只喝了三杯,莺莺就感觉有些晕乎乎的,脸颊透着诱人的红晕,明月般的眼睛中弥漫着雾气,朦朦胧胧的让人忍不住的想要窥探。

    有些难受的咬着花瓣般粉嫩的嘴唇,妩媚诱人的样子不止看呆了郁明哲一人。

    一群大臣家年轻子弟,看到这一幕,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都有些控制不住的有些面红耳赤。

    在群芳争艳的后宫之中,皇后娘娘的容貌确实是世间独一份的绝色,仅仅是坐在上位,就能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都飘向了她。

    看一眼莺莺又快速的收了回去,一直重复着这一过程,这些人的动作,被上首的三个男人看在眼里。

    慕昊苍用杀气腾腾的眼神,扫视着经常往莺莺那边看的人。

    有些人被这视线一扫就垂下了头,有些则对此置之不理,像一些家世够高的世家子,那眼神都快要黏在莺莺身上了。

    “娘娘喝醉了,陛下还是先派人送娘娘回营帐休息吧!”郁乐章抬头对着上位说,如玉般的脸上露出冷然的的神色说道。

    要你多嘴!郁明哲看向郁乐章的眼中,表示着这般含义。

    正想送莺莺回宫时,一名小太监悄悄走到郁明哲身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郁明哲眉头一皱,看向了房忻欢所在的角落,一想到自己今天一直都忽略了她,心中有些心虚。

    师妹那么喜欢自己,而自己却忽视了她一整天,想到两人之前的感情,凝思片刻的郁明哲想到了首领太监于元良。

    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郁乐章:“多谢摄政王提醒,元良,送皇后回营帐。”完整内容

    低着头的于元良克制着自己不要笑出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