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娇气包她美貌无敌 > 深宫修罗场14

深宫修罗场14

    郁乐章也没反驳,但是并没有让郁明哲的人送,一个瘦小的人无声的出现在他身边。

    这人出现还让周围得几个小宫女惊呼出声,来人扶着郁乐章直接就走了。

    这般不给面子的行为,让郁明哲脸色有些不好看,待人走到不远处坐下后。

    郁明哲沉声问旁边的宫女“摄政王来见皇后做什么?。”

    刷的一下,宫女太监们跪了一地,之前派人去找皇帝的宫女开口说:“回陛下,摄政王殿下送了娘娘一块红玉,说是提前赠送的生辰礼。”

    这话没有让郁明哲脸色好转,他看向了莺莺腰间,果然多出来了一块红玉,顿时面色有些扭曲。

    郁乐章是摄政王,曾经也是文慧太后的嫡子,前朝太子殿下,这块红色的暖玉可是文太后离世前,送给他让其转交给自己妻子的。

    然而这意义非常的玉,现在却被他当作生辰礼,提前送给了皇后,安的什么心思不用说,郁明哲都已经明白了。

    大逆不道!郁明哲在心里不住得大骂着。

    “陛下,这块玉怎么了吗?”莺莺见郁明哲一直盯着那个玉,好奇的询问着。

    一双灵秀的眼睛看着郁明哲,纯欲妩媚的美像是带着钩子一样,让他忍不住的心动。

    “没,既然兄长送的,娆儿...就收下吧。”郁明哲言不由衷的说,没有回答莺莺的问题。

    他肝疼的看着那块玉,红色在暖玉总非常的稀少,加之这还被特意调配的秘药浸泡,可令蛇虫退避百毒不侵。

    皇室中都没有,也就当年权倾朝野的第一世家,文家能够给自己的凤凰儿寻到一块。

    这玉除了意义外,确实是个好东西,还能保护莺莺。

    想着反正摄政王过了这几天就是个死人了,郁明哲强忍着暴躁的心情,没让她取下来。

    看着皇帝不打算解释,莺莺也就不再追问了,这回郁明哲没再去打猎了,一直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说着话。

    慕昊苍回来就看待了这一幕,握着剑的手不自觉的收紧,冷冷的盯着皇帝,就像是要用眼刀杀了他一样。

    这不规矩的模样被不少人看到了,不过也没什么人敢说,那可是握着重兵的大将军。

    郁明哲也感受到了,回头就看见他这副样子。

    还以为是因为自己没有陪着贵妃,所以慕昊苍才这么不爽,歉意一笑。

    慕昊苍顺势就走了过来,躬身行礼:“见过陛下,皇后...娘娘”

    喊莺莺娘娘的时候,那叫一个意味深长,令郁明哲有些担忧他吓人,把莺莺藏到了身后。

    “我记得陛下应该是在猎场的,当时不是还是要与贵妃比试的吗?”慕昊苍声音中带着些暴躁,说话也没什么尊敬之感。

    他就是看着皇帝在猎场上,将营地防御布置好之后匆匆赶回来,没想到原来就看到提前回来的皇帝,心情自然不好。

    还想着能趁机聊个天什么的,现在看来没机会了。

    郁明哲克制住心中的杀意,神情有些无奈的说:“摄政王刚刚突然找皇后,我有些担心就提前回来了。”

    他也没有摆架子,似乎完全不在意慕昊苍的无礼,表现的非常的宽容。

    郁乐章,慕昊苍嘀咕了一句,用眼神迅速扫了一眼莺莺,看到那腰间的玉佩,太阳穴直突突。

    等级够的世家,谁不知当年文家那块传家宝玉,当年为了祝贺文家女封后,这块玉被雕琢成了凤凰图。

    这玉佩一挂,郁明哲的脸可就丢尽了。

    “摄政王心思不正,皇后娘娘和陛下要多加防备”慕昊苍慎重得告诫着。

    主要就是想提醒莺莺,摄政王心思不正,让她不要多接触。

    他这声音又没掩饰,自然是被一边不远处的郁乐章听见了,他面带不愉之色,冷然地反问道:“护国将军这话说的,本王如何心思不正了?”

    “只是提前送生辰礼,这不过一块玉石而已,怕是尔等心思不纯,才会只领略到些龌龊之事,况且”

    突然他的唇角勾勒出令人目眩得笑容“将军又是站在什么立场上之上,提醒娘娘小心本王的呢?”

    这话提醒到了郁明哲,他也反应过来了,君为尊,按理来说他的称呼应该是要在皇后前面的......

    想清楚这点,脸色控制不住的有些黑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