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娇气包她美貌无敌 > 深宫修罗场12

深宫修罗场12

    邵家老夫人进宫的那天晚上,邵首辅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看着大马金刀坐在自己书房内的慕昊苍,邵首辅拉着个脸,冷冰冰的问:“慕将军这么晚了,突然驾临寒舍有何贵干?”

    虽然被皇帝的动作伤的不轻,已经没什么忠君之心的邵首辅还是不喜欢慕昊苍。

    他一向守礼克己,是个遵循规矩的人,最看不上的就是像慕昊苍一样桀骜不羁的人。

    这是性格排斥的问题,就算两家现在同病相怜,邵首辅还是不喜欢慕昊苍。

    “咳咳”一见人进来,慕昊苍收敛了自己随性的坐姿,清了清嗓子,把自己的姿态调整好,恭恭敬敬的给邵首辅行礼“见过邵叔祖”

    两家祖上也有交情,慕昊苍这么叫也不过分,不过他端正的仪态,让邵首辅有些惊讶。

    要知道这小子一向都桀骜不驯的,以前自己指责两句,都要甩脸子,又自持是实权大将军,基本都不看上一辈的交情。

    这也是两家疏远的一个重要原因,现在突然这么规矩,邵首辅摸着胡子,暗想这小子一定没憋什么好主意,也没搭理慕昊苍,自顾自的做到了自己的书案前。

    过了一刻钟,看着还维持那个动作的慕昊苍,邵首辅没好气的说:“起来吧,你又想要干什么?”

    邵首辅对于慕昊苍的性格了解的很清楚,闹腾了这么多年,还能不知道,这坏小子一规矩守礼,那就一定是在憋什么大招。

    慕昊苍也不在意邵首辅的话,就当是提前感受被岳家为难了,打探着邵家有关对皇帝,有没有什么提议。

    掀了掀眼帘,邵首辅波澜不惊的说:“先按兵不动,郁明哲不是想在秋猎闹事吗,可以联系摄政王提前布置一下。”

    “是这样的,我已经联系过摄政王了,他想......,想问问邵家的意思。”慕昊苍把他们三人商量的大部分计划,直接透露给了邵首辅。

    “可”

    反正出事的不会是邵家,只要有防备,邵首辅有自信能护好邵家全族。

    慕昊苍又询问了一些事情,直到半夜才离开,慕首辅靠在窗边,凝视着皇宫的方向,眼中闪过厉色......

    因为慕、邵两家的配合默契,加上摄政王于厂公暗中掩护,对于两家争斗突然表面化的不对劲,郁明哲完全没有发现。

    秋猎如期而至,

    房忻欢不能接受自己被淑妃罚了之后,郁明哲确劝她以大全为重,多多忍让,想到前世的摄政王就是死在了这次的秋猎之上。

    她很清楚这就是皇帝的设计,到那时定然是十分的混乱,郁明哲当初为了讨房忻欢的欢心,可是给了她几个暗卫。

    黑亮的眼眸中浮现了怨毒,房忻欢觉得这次有机会能除掉有威胁的皇后,得罪过她的淑妃,不顾郁明哲的阻拦,执意要去秋猎。

    郁明哲清楚这次设计,他可是把先帝留下的暗卫都带上了,就为了能够除掉那最大的绊脚石。

    规劝几次房忻欢,见她不肯留下,一直说着要与他共生死,郁明哲也感动之余又有些心虚,也就不再拦着了。

    此行确实凶险,要不是需要皇后在场,才能让邵家不顾损失的拼命,郁明哲现在才舍不得带莺莺呢。

    营地前,皇帝携手贵妃从御驾上下来,两人十指相握的亲密模样,好像慕关才是他的正妻一般。

    郁明哲揽着慕关的腰时,还时不时对莺莺投来歉意的目光,不过被他看着的人完全没有领略到其中的含义。

    伴驾的群臣和他们的家眷们,纷纷在心里可惜,也不知道皇帝什么眼光,美丽诱人的皇后不管,一直带着贵妃。

    “女主怎么也来了呀?我记得原著她是在皇宫等男主凯旋的呀!”莺莺眼中闪过好奇之色,眼神不住的往那边飘去。

    与房忻欢同在一个方向的摄政王,看到这个眼神,以为是在看自己,悄悄的绷紧了自己的身躯,等莺莺转开视线后,才悄然凝视着她。

    同样产生这个误会的还有慕昊苍,铁青着一张晚娘脸,不爽的盯着郁乐章。

    而这一幕在皇帝的眼中,就是护国将军迫不及待的要对摄政王下手的征兆,瞬间郁明哲觉得,这一次的成功率增加了50%。

    由此可见慕昊苍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