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娇气包她美貌无敌 > 深宫修罗场9

深宫修罗场9

    房忻欢怎么也没有想到,她费尽心思维系的感情,居然败在了皇后的一张脸上面。

    曾经的郁明哲一直说的是,会让她入主正宫之位。

    本朝没有废后这一说法,只有现在的皇后去世了,其他人才能有登上后位的机会。

    明明皇帝一直都不打算让皇后和贵妃活下去的,这才多久?居然就改主意了!

    这和房忻欢前世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她心中惶恐不安,更加想除掉莺莺了。

    被急急忙忙的皇帝皇帝带离了朝暮殿,莺莺表现的一副虚弱可怜的样子,泪眼婆娑的表示身体不舒服需要陪伴。

    “朕自然是会陪着娆儿的,乖”郁明哲心疼的紧,伸手摸了摸莺莺的头,答应了下来。

    后来又想到自己的师妹,有些头疼的表示会经常让莺莺伴驾的。

    接下来这段时间,莺莺和房忻欢被召去伴驾的最勤,其他的一些宫妃也有。

    只有贵妃被禁足中,不过也是会时常得到皇帝的看望。

    “给本宫跪下”淑妃气势汹汹的看着房忻欢,以不敬为由罚跪。

    后宫之中,除了皇后贵妃之外,就属淑妃家世最好,地位最高。

    淑妃早就看房忻欢不顺眼了,一个小小的婕妤,去伴驾的次数比她还多,正好遇见了就随意想了个借口惩罚。

    郁明哲很担心,让人把消息传给了莺莺,意思淑妃越权惩罚嫔妃,想让她去阻拦一下。

    然而莺莺完全没有听懂这隐藏的含义,一副当故事乐子在听。

    皇帝心头痣挨罚,关她什么事情,要知道原著中,房家为了瓜分邵家的资源权力,可是泼了不少无中生有的脏水。

    舒月倒是有所察觉,不过后宫嫔妃互相敌对的事情,对于莺莺是有利的,于是也没有提醒。

    淑妃看着眼含愤恨的房忻欢,十分不屑的说:“怎么?你还想对本宫动手不成?”

    伸手拍了拍房忻欢的脸,有些嫉妒“不过是一张脸而已,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皇后是嫡妻,伴驾次数多也正常”

    “贵妃禁足被陛下探望是人家地位高,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踩在本宫头上”

    对于这些人,淑妃心中多有记恨,她家世不差皇后之位都有一争之力。

    可惜晚了点,她勉强能接受皇后贵妃得到的恩赐多,毕竟人家父兄给力,家世也高,房忻欢不过是个虚职太傅之女。

    靠与皇帝小时候的情谊,现在都压在她的头上了,淑妃可不是省油的灯。

    她家里给皇帝提供了足够的帮助和支持,相应的皇帝就该宠着她,可进宫这么久了都没有圆房。

    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的淑妃,撞上了房忻欢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可以说,后宫众多的嫔妃,除了房忻欢之外,其他的都能或多或少给郁明哲带来点帮助。

    “妾不敢”房忻欢柔顺的低头,心中的恨的牙痒。

    淑妃也没重罚,毕竟她不是皇后,惩处嫔妃名不正言不顺,就让房忻欢跪在原地三个时辰,自己就带着侍女走了。

    郁明哲最终还是没有冷心不管,等了半个时辰左右,假装御驾路过御花园,把人带走了。

    “委屈你了,欢儿”郁明哲怜惜的抚摸着房忻欢的脸,声音中带着心疼。

    “抱歉,是朕考虑不周,才让你受这般委屈,接下来朕明面上会先冷待你,但是你放心,朕会经常来看你的。”

    如果是以前房忻欢会很开心,毕竟自己被皇帝暗中护着,明面上又不参与争宠,自然没有人会为难她。请下载app爱阅app最新内容

    那样的话,她就能在暗处稳坐钓鱼台,毕竟皇后之位迟早是她的。

    可是房忻欢现在不这么想了,郁明哲改变的话风和注意,让她无法自控的陷入了偏执。

    夜间,莺莺身着红色寝衣,娇软的身子歪在了软榻上,心中非常的纠结。

    这段时间去伴驾,没有一次遇到过慕昊苍的,莺莺苦恼的喃喃自语“唉,该怎么才能在瞒住皇帝的情况下,见到慕昊苍呢”

    “原来娘娘也想见本将军啊”

    听到身后的声音,莺莺被吓了一跳,猛然坐起了身,还没稳住心神就被一双结实的手臂拦腰抱起。

    “唔——”

    正欲脱口的惊呼声,也被死死的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