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娇气包她美貌无敌 > 深宫修罗场6

深宫修罗场6

    出来的男人一袭紫袍风流雅致,俊美的容貌上带着些苍白病态之感,还时不时捂嘴咳嗽一声。

    真是好一个风华无双的病美人。

    “失礼了,本王不是故意偷听的”清冷的声音传来,来人正是摄政王郁乐章。

    “有段时间没见了昊苍,没想到一回来,就见到这样的场景”说着他的视线看向藏在慕昊苍背后的人,恭敬的行了一礼

    “臣郁乐章,见过皇后娘娘,娘娘千岁”

    莺莺面色愁苦,这可怎么办,落水被外臣救起,还被摄政王撞见,她感觉自己要凉了。

    凄凄惨惨的对系统交代着自己的遗言:“23~,我任务失败了的话,请您一定要把我的原身葬在原来的那个院落下,拜托了”

    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慕昊苍听到背后莺莺小声的抽泣,扭头一看,果然哭了。

    心疼的把莺莺拥入怀中,轻声哄着:“怎么了?哭什么?”

    “都被看到了...呜呜呜...本...皇帝不会放过的”莺莺哽咽的说着,声音带着害怕的颤音。

    慕昊苍只感觉口中唾液分泌的越来越多,喉结滚动咽了咽口水。

    暗想着娘娘哭的真好听,这要是在他...,那就更好听了。

    听着莺莺越哭越厉害,心中既是兴奋又很心疼,慕昊苍把自己发散的思绪收回,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着

    “行了行了,别哭啦,摄政王和于厂公不会说出去,你放心啊”

    “于厂公?”莺莺仰着水雾朦胧的双眼,询问着。

    于元良是皇帝的心腹太监,掌控着他手中最大的兵力,东厂禁军,他又怎么可能和皇帝的死敌在一起。

    况且出来的明明就只有摄政王,根本没有渣皇帝的心腹于厂公嘛。

    看出来她眼中的意思,慕昊苍揉了揉她的脑袋,转头看向郁乐章“王爷让暗处那位也出来吧,咱们也算是互有把柄,可以相互保密。”

    病美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黑暗中一个穿着黑色夜行衣的人也走了出来。

    蒙面人声音有些尖锐“将军怎么能肯定,我是于厂公呢?”

    “呵,谁不知道皇宫被陛下心腹,心狠手辣的于厂公保护的严密周全,没有许可那是一个有去无回”慕昊苍漫不经心的说着。

    “摄政王可是陛下的死敌,无诏入宫还没被发现,皇宫中怕也只有于厂公能做得到了”

    ”哼,都说慕将军有勇无谋,冲动鲁莽,现在看来这心思也不浅嘛”蒙面人嘲讽着说

    尖锐的声音非常的刺耳,莺莺有些不舒服的捂着耳朵,又把自己藏了藏。

    这个于元良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物,还得渣皇帝信任,惹不起惹不起啊!

    “咳咳”郁乐章又忍不住的咳嗽了起来,脸色看起来更白了。

    蒙面人见此开口了“我让人把娘娘心腹宫女带到附近,先送您回去,今日之事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皇后娘娘落水被心腹宫女所救,慕将军早已出宫了,王爷从未入宫,如何?”

    “行,本宫要尽快回去”虽然有些害怕,莺莺还是赶紧点头同意了。

    慕昊苍也同意了,等莺莺被舒月带走后,这里的气氛就有些凝重了。

    “碰——”

    突然的一拳轰向了于元良,后者也反应迅速,抬手格挡。

    “很好看吧,本将军一开始还没发现,后来的于厂公和王爷的气息,乱了呢!”慕昊苍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杀气腾腾的

    “一个无根的浮萍,一个病秧子,还敢暗中觊觎?”

    慕昊苍完全没有留手,一副往死了打的样子,而他这话也戳中了于元良的痛点。

    “慕将军不也喜欢吗?”于元良声音阴恻恻的,也不再继续格挡,硬接一招之后直接下死手反打。

    曾经的时候,于元良并不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问题,为了报仇他什么都可以付出。

    可见到那绝色倾城的人儿后,他后悔了,那么多的方式,为什么要图快,进宫做内侍!

    郁乐章慵懒的道:“慕将军是以什么身份立场来质问的?怎么?你能光明正大站在她了?”

    “你!!”眼神锐利如剑刃,慕昊苍踢开于元良之后,双目赤红的盯着郁乐章。

    “慕将军还是赶紧出去吧,小皇帝可还有点底牌的,你也不想害娘娘被非议吧!”

    冷哼一声,慕昊苍转身就走了,他又不傻,今天这事情一定是有人算计的。

    只要他被发现还没有出宫,不管是不是他救了皇后,明天那捕风捉影的消息也定然会传遍京都。

    他皮糙肉厚倒是没事,那个小娇气包可受不了这些。

    这片隐秘的空间再次恢复了安静,时间过去良久……

    “后悔了?”郁乐章看着身边眼神阴郁的黑衣人问。

    “嗯,哥你可以……”黑衣人话音刚出口就说不下去了。

    郁乐章知道他没有说完的话,摇了摇头“不可以,她才不及桃李之年,我已过而立,况且...咳咳...”

    “慕昊苍说的也没错,就我现在这病怏怏的身体......”

    也不知道还能活几年,郁乐章心中苦涩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