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娇气包她美貌无敌 > 深宫修罗场4

深宫修罗场4

    接下来一段时间,莺莺都没有什么机会和慕关相处,皇帝看的更加紧了,郁明哲信了两人之前没有说过,可也防着这种意外再次发生。

    他可没把握皇后这个傻白甜,不会想再去找贵妃商量‘子嗣’的事情。

    郁明哲现在绝对不能有子,摄政王没有登基的心,可他想要一个听话的皇帝,若是现在有了皇子,他可就危险了。

    天气明媚,坐在轿子上莺莺的心情就明媚不起来了。

    水灵灵的眼眸中,充斥着不开心,任谁着大太阳天气被叫门,也是开心不起来的。

    小嘴一张一合的碎碎念“这么热的天,让我去送汤水,以前送的他都不喝的,这又是犯了什么毛病.......”

    怨念都可以在她头上凝聚一朵小乌云了。

    “娘娘,再坚持一会啊!就快到了...”舒月温柔的哄着,心中对于皇帝也起了怨念。

    可能是张开了的缘故,舒月觉得娘娘的容颜变得越来越惑人了,即便是她日日陪伴,都会忍不住盯着失神。

    手中扇子停的扇风,暗想自家娘娘这么一个娇软美人的,这皇帝怎么忍心使唤啊。

    莺莺被哄的忍不住笑了:“还是舒月最好了,比...好多了”

    皇帝二字说的很轻,只有舒月听到了,这让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舒月对需要用多久才能到皇帝勤政殿的时间,把控的很准确,一盏茶的功夫不到,就来到了殿外。

    “见过皇后娘娘”郁明哲的心腹大太监行礼请安,面上带着些愁苦之色,说话有些他吞吞吐吐的。

    “娘娘...这个,慕将军现在正在与陛下议事,您...”

    这一路上热的莺莺已经很不开心了,娇媚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不能进去吗?不能的话,本宫就先回去了”

    大太监是皇帝心腹,对于他现在的心事那是有所掌握的,皇帝心里明显已经有了皇后娘娘的位置,怎么敢拒之门外呢?

    这消息被陛下知道了,还不拔了他的皮,连忙拦住要走的莺莺,陪笑道:“娘娘自然是可以进去的,只是慕将军脾气不好,您可得小心了。”

    莺莺可管不了这些了,天气这么热,再不用冰消暑,她都要化了。

    自然是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反正皇帝现在也不可能对邵家下手。

    进殿之后,莺莺明显感觉那里面气氛有些凝重的感觉,心中还有些揣揣。

    郁明哲穿着金色的龙袍,眼神微眯着看着下首护国将军慕昊苍,眉目之间的神色有些隐忍和不耐。

    今日朝堂之上,慕昊苍因为贵妃被禁足一事,突然发难邵首辅一党,让他有些焦头烂额。

    他是想让两家不和争斗起来,可那是在他收拢了摄政王手上的兵权之后,现在这一不顾立场的闹腾,让摄政王一党看足了热闹。

    下朝后,他还是纠缠不休,非得要个说法,这让他心中憋屈的不行。

    不过对于此事,郁明哲心里没有记恨,因为是在他心中,这个肆意张扬嚣张跋扈的慕将军,迟早都会是个死人的。

    见到莺莺进来,郁明哲抬手招呼着:“皇后,来朕这里。”

    “陛下,外边太热了,我都要被晒化了,先去乘凉一下,过一会再过去嘛”

    莺莺径直走向了旁边的冰盆,声音甜腻诱人,让他根本舍不得拒绝。

    这个声音让那身姿挺拔,站着的男人也忍不住抬起了头。

    早在莺莺到达殿外时,慕昊苍就已经听到了动静,只不过是懒得看过去。

    他并不觉得自己妹妹的情敌值得一见,不过在听到声音后,他就突然很想看看这位皇后娘娘的脸。

    两人默契的停止了之前的话题,郁明哲也没叫慕昊苍起来,就让他站在那好好反省。

    一直等到没有不舒服后,莺莺才慢慢的走到了郁明哲身边,将食盒中的消暑汤拿了出来。

    “陛下,这是我特意吩咐御厨做的,您尝尝”

    看他喝的高兴,莺莺也有些嘴馋了,悄悄的给自己盛了一小碗,小口小口的喝着。

    这可爱的小动作让郁明哲想笑,还担心伤到她的面子,只能自己强忍着。

    边喝,莺莺还打量着传说中的护国将军,男人看起来才二十多岁,容貌俊美如热烈的太阳,耀眼至极。

    身上气质有些桀骜,相比于穿着龙袍都不像天子的郁明哲,仿佛他才是那执掌天下的帝王,实在是引人瞩目。

    在莺莺打量的时候,慕昊苍早已把她仔细看过了,包括之前那小动作在内,都尽收眼底。

    红色的凤纹裙华贵端庄,可穿在她身上更衬得粉白的肌肤莹润,透着一股妩媚妖娆之感,青丝披落被金色的凤冠挽起,水润的眼眸潋滟动人,彷佛可以荡人心神,引人浮想联翩。

    好一个妩媚诱人的绝色佳人。

    眼神深处暗色划过,慕昊苍心中不住的想着,这般美人配皇帝这个废物是真的可惜了。

    他可从来都看不起只能在背后玩弄权术的小皇帝。

    之后的时间里,皇帝不开口放人,莺莺百无聊赖的坐在旁边,时不时就瞄一下慕昊苍。

    慕昊苍表面没什么情绪波动,实际上却悄悄将背挺立的更直了,把之前那吊儿郎当的站姿完全改了。

    “陛下此时在见谁?”

    一直等着皇帝能来看她的晗婕妤,多次询问皇帝安排过来保护她的宫女无果后,她就知道皇帝被人给拦住了,声音泛着冷意。

    宫女有些为难,她虽是皇帝派来的,可这段时间已经被晗婕妤收复了,纠结了半响,最终还是把消息说了。

    吞吞吐吐的:“陛下下午召皇后娘娘伴驾...此时...此时两位都没有离开勤政殿”

    “哐——”

    房忻欢气急败坏的将手中的杯子砸了,她一直都很自信凭借自己的容貌手段,定然是能抓住皇帝的心的。

    可见过皇后之后,她突然就没那么自信了,今天这一情况,让她更加的惶恐了。

    “婕妤娘娘息怒,慕大将军也在,应该是在争论贵妃被禁足一事”宫女神情急切的安抚着房忻欢。

    这句话让房忻欢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她是知道皇帝心中是有她的。

    不过皇后的那张脸,还是让她非常的在意,房忻欢挥手让这个宫女退下,召来自己的心腹。

    勤政殿出去的路上可有池塘亭台什么的,皇后落水被外男所救,她就不信皇帝心里不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