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后,她让偏执大佬爱不释手 > 第208章 给她陪葬

第208章 给她陪葬

    “你说什么?”盛老爷子蹭得站起来,双眸怒视盛星寒。

    “你把嘉树怎么了?”

    虽然平日盛老爷子都是表现得更偏心盛星寒多一些,对盛嘉树似乎并没有那么的关心。

    但事实上,他对盛嘉树这个孙子,也很关注。

    只是觉得,他有双亲,如果自己再过多关注,会给人一种盛星寒在家中更孤苦无依的感觉。

    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持家中那微妙的平衡。

    盛星寒表情平淡,似乎刚才说的只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我相信爷爷不会对姜妙怎样,所以,我也不会对盛嘉树如何。”

    言下之意,倘若爷爷你对姜妙不利,那盛嘉树自然也会有同样的遭遇。

    盛老爷子看着面前,清隽出尘,宛若谪仙的长孙,目露寒光。

    “星寒,你这是在威胁爷爷吗?”

    “怎么会,我怎么会威胁爷爷!”

    “那你这是在做什么?”

    权威遭受挑战,而且还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孙子挑战他,盛老爷子气得呼吸都粗重了不少。

    盛星寒面不改色,直视盛老爷子双眼。

    “当年我护不住我妈,现在我必须护住我的妻子。”

    盛老爷子愣了一下。

    “你……不是说你不在乎姜妙。”

    “这跟在不在乎没关系,爷爷您应该清楚,这是我心中的执念。”

    盛老爷子脸上的怒色在听到这话之后一点点褪去。

    当几年盛夫人出事,盛星寒还小,他跪在瓢泼大雨中,求盛老爷子救他母亲。

    可是,鸿叔出来说,老爷子服用了助睡眠的药,已经睡着了,让他别跪了。

    当年那个身形单薄的小小少年,执着地跪在漫天风雨中,他那个时候不相信,一向对他疼爱有加的爷爷,能忍心眼睁睁看着她母亲死去。

    但,事实永远都那么残忍。

    他的母亲永远留在了那个雨夜。

    那是盛星寒一生都无法治愈的伤痛,是这辈子都走不出的阴影。

    当他提及盛夫人,盛老爷子的眼底闪过一抹令人难以察觉的心虚。

    那天晚上他的确是对不住盛星寒,也对不起他母亲。

    但,他也是没有办法。

    如果救了盛夫人,她醒来不会善罢甘休,到时,万一闹出来盛伯元杀妻的丑闻,盛家名声就完了,盛伯元也完了。

    为了儿子,他只能牺牲儿媳妇。

    “星寒……当年的事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你也……该走出来了!”

    说出这话,盛老爷子自己都觉得脸上发热。

    盛星寒讥笑。

    “过不去,这辈子都过不去,爷爷您到这把年纪什么都经历过,自然也明白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若非盛老爷子是盛星寒的爷爷,他会直接问,你亲妈被人害死,我让你放下仇恨走出来,你愿意吗?

    盛老爷子脸上阴晴不定。

    盛星寒抬头看向鱼缸里游弋的鲤鱼。

    “我不会为难爷爷,您若是依然觉得姜妙有问题,自然可以一直去查!事实上我并不在意他的死活……”

    “那你为什么还要抓住嘉树?”

    盛星寒突然笑了。

    他让江川将他推到鱼缸前,端起盛满鱼食的陶钵,手一扬全倒了下去。

    盛老爷子看到这一幕大喊:“你干什么……”

    那么多鱼食倒下去,两条鱼全吃了,还不得撑死。

    他赶紧招手想让人去把鱼食捞出来。

    盛星寒扭头看着盛老爷子:“因为我心中这口气,总要有个发泄处。”

    盛老爷子一愣。完整内容

    盛星寒懒懒道:“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是太不好了,母亲,妻子,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如果我连一个都护不住,那,总要有人为他们陪葬才行。”

    盛星寒指着那两条鱼。

    “就像这两条鱼一样,我痛苦,也要有人陪我一起痛苦!”

    盛星寒笑着,他那样的好看,那张足以惊艳岁月的容貌,仿佛拥有蛊惑人心的神力。

    可他眼底的冷漠,残忍,却让盛老爷子都觉得心惊。

    “打扰爷爷了,我先回去了。”

    盛星寒礼貌地离开。

    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他知道盛老爷子会做什么选择。

    盛星寒今日这一举动是有很大风险的。

    盛老爷子这么多疑的人,肯定会意识到,他这个废物大少爷,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废物。

    或许,以后会开始防备他。

    但,这些盛星寒并不在乎了。

    他不能让姜妙出事。

    既然不能让九爷和姜妙的关系曝光,那就只有他出面。

    可他也不能让盛老爷子认为他非常在乎姜妙。

    只能让老爷子认为,是他没有放下仇恨。

    今日他要救的不是姜妙,而是他的妻子。

    他心里的执念,让他必须要救下这个人,因为他不愿意当年的事重现。

    书房里,佣人着急地将盛星寒倾倒进去的鱼食捞出来。

    可那两条鱼吃的速度太快,最后并没有捞出来太多。

    鸿叔有些担忧,这两条鱼不知道会不会死啊?

    他偷偷看一眼坐在那已经半个小时一动不动的老爷子。

    心中叹息。

    老爷子年纪越大,疑心病越重了。

    连沈暗都没有从姜妙的口中问出疑点来。

    老爷子竟然还不相信她。

    也不知道到底想干什么。

    大少爷身边好不容易有一个知冷知热的人,就不能让人家小两口,过几天好日子吗?

    鸿叔心里是非常同情盛星寒的,但是他表面从来不敢表现出来。

    忽然,盛老爷子开口:“你说,星寒是不是根本不是表面上看的那样简单。”

    鸿叔心中又叹口气。

    看,又怀疑上了。

    大少爷都被你亲儿子和陈美珠害得双腿残疾,在盛家一直都深居简出,说句难听的话,能活到现在都已经很不容易了。

    他倒是想不简单的,可他有机会吗?

    你们给他机会,让他不简单吗?

    鸿叔思考两秒,道:“大少爷是盛家子孙,又是您一手带大的,智商定然是毋庸置疑的。”

    他给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

    盛老爷子长叹一声。

    “我难道真的错了吗?”

    鸿叔低头不吭声。

    盛老爷子摩挲着手边的紫砂壶,道:“让沈暗再去审一次姜妙,如果依然问不出什么,就放了她吧。”

    鸿叔心头大喜。

    “那我这就去!”

    可刚走一步,盛老爷子的一句话让鸿叔心跌到谷底。

    “等等,让沈暗对她用吐真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