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穿荣妃娘娘养娃日常 > 第一百二十章佟夫人入宫

第一百二十章佟夫人入宫

    康熙的旨意一下,不过几日佟夫人便入了宫。

    “额娘。”佟妃见到佟夫人后瞬间红了眼眶,憋在心中的委屈瞬间涌上心头。

    佟夫人看着这样的佟妃心疼的将她抱在怀里:“这次的事情你阿玛已经知道了,你放心佟家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的。”

    不止佟妃盼着有一个孩子,佟家同样希望后宫里有一个留着佟家血脉的皇子。结果临门一脚让钮祜禄妃给破坏了,换谁也咽不下这口气。

    佟妃点了点头不忘补充道:“她让我赔了一个阿哥,却也同意害的自己不能生育。”

    在处得知钮祜禄妃不能生育的时候,佟妃是高兴的,和自己斗了那么久的对手突然比自己弱了些。

    佟妃若不是顾及自己的身体恨不得当面嘲笑一番钮祜禄妃。

    佟夫人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这哪里能用亏不亏,划不划算来算的。”

    “福晋,请用茶。”南枝端着茶递到佟夫人身边。

    佟妃:“额娘,快尝尝,这是皇上新赏的,等你回去的时候也带些回去。”

    佟夫人点了点头接过茶:“南枝,你先退下去。”

    看着娇俏动人的南枝,佟夫人心里突然涌起一个念头,但还需要和佟妃单独说说,自己的女儿,佟夫人再清楚不过。

    性子倔,任性。认定的事情就没有反悔的余地。

    “是,奴才告退。”

    等到南枝离开后佟夫人放下茶试探着询问:“南枝可还忠心。”

    佟夫人还是想要先了解一下南枝的情况,若是对佟妃忠心耿耿,自然可以把这个荣华富贵的机会给她。

    若是有些小心思,为了避免日后南枝意图攀高枝背叛佟妃,自然只能让她一直待在宫女的位置上。

    佟妃不明白佟夫人的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忠心啊,南枝自幼便跟着我,自然是忠心的。”

    佟夫人轻轻一笑:“忠心就好,如今你在这后宫,有些事情你阿玛额娘想帮你也是有心无力,倒不如给自己找些助力。”

    “助力。”佟妃微微一愣:“额娘的意思是……。”

    “不错。”佟夫人点了点头。

    “不行。”佟妃坚定的拒绝了佟夫人的意见。

    往日里康熙去了其他嫔妃的宫殿,她都要在心里吃醋,她又怎么做的到亲手把自己的宫女送给康熙。

    “你这孩子。”佟夫人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佟妃:“在皇宫有些助力,总好过孤立无援的好,这道理你该是懂的。”

    佟妃咬了咬牙:“本宫可以在后宫嫔妃里面找,南枝绝对不行。”

    一想到自幼和她一起长大的伺候她的人要和她共侍一夫,佟妃便觉得心里不舒服,所以她宁可在那些嫔妃里面找。

    “那你倒是说说这宫里谁合适?荣妃与你平起平坐,人家还有封号有子嗣说高你一头都不为过,可以自成一派,惠嫔有子嗣背后还有一个皇太后,人家会投靠你,剩下的就是些庶妃,不得宠,家世低。”佟夫人和佟妃一个个的来说。

    “你说说谁合适。”

    即便知道佟夫人说的对,但佟妃还是做不到:“额娘,不行。”

    钟粹宫

    “咚咚咚。”蕴初手指在桌上敲击着,望着不远处的天空,沉默不语。

    康熙走进来便看到这么一幕,不由得轻轻一笑。

    原本康熙是因为心情不好出来走走,不知不觉便走到了这里,此时看到蕴初后,心里的怒气也散了不少。

    “参见……”一旁注意到康熙的人准备行礼,却被康熙挥手示意她们退下。

    众人对视了一眼,才退了下去。

    等到蕴初注意到康熙时,康熙已经走到她身侧了。

    “皇上,怎么来了,也没有通报一声。”说着便要站起身行礼却被康熙按住肩膀重新坐了回去。

    “你怀着身孕不方便,便不要行礼了。”康熙坐在蕴初身侧柔声说道。

    蕴初却丝毫不把康熙的话放在心头,帝王的宠爱是一把双刃剑,若是不当真规规矩矩或许便伤不到自己,但若是当了真,日后这份宠爱便会狠狠的扎在心头。成为你的罪名。

    “您是皇上啊,臣妾见了您自然是要行礼的。”蕴初表现的毫不在乎笑的单纯。

    “可那些大臣却不知道这个道理。”康熙冷声道。

    蕴初也不搭话只是默默的坐在康熙身侧,用行动贯彻后宫不得干政的道理。

    这些日子康熙其实一直在考虑撤藩一事,三藩在所镇守的省份权力甚大,威胁中央集权,因此一直是他的心头大患。

    但三藩却也一直安分守己,让康熙找不到机会下手,他便想找一些大臣商量商量如何撤藩。可那些个大臣总打马虎眼。

    心情不好便出来散散步,但这后宫里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活。

    太皇太后心里想着科尔沁,皇后在意宫权,在意嫡子。佟妃见到他总是哭哭啼啼,一开始康熙还耐心安慰可时间久了也不耐烦。钮祜禄妃他不想见。

    “这宫里也就是你一直如此,一直老老实实的待在钟粹宫,不争不抢这么多年从未变过。”康熙不由得感慨。

    连他这些年都发生了变化。

    蕴初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不争不抢是因为没什么好争的,若是有人触犯了她的利益,她会让那人知道什么时后悔。

    老老实实待在钟粹宫那是因为没有什么地方可去,不然她早没人影了。

    “臣妾一直都在这里,只要皇上愿意过来。”蕴初将手放在康熙的手上眼神温柔的看着康熙。

    康熙:“这宫里的人要是都像爱妃这样该有多好。”

    蕴初无语住了,要是都想她,你这皇帝都要成空壳了。

    “皇上说笑了,宫里的姐妹各有特点,每个人都很好啊。”蕴初说道。

    “你啊,单纯。”康熙点了点她的额头。

    系统:[单纯个鬼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