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祖 > 第874章 厉害的小姑娘

第874章 厉害的小姑娘

    墨芸抬起头,望向天空之上悬浮着的那道身影。

    她的眼底当中,居然有泪水喷洒而出。

    上官无云和张涵是唯一知道吴玄当时用五星使者和邪神的那一战,很有可能死去,但是这两人却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旁人。

    即使这俩人没有说,吴玄这一消失就是四年多的时间,也不由得让每个人的心中有了各种各样的猜想。

    在这里面已经猜到吴玄很有可能已经被杀死的就是墨芸。

    墨芸是跟着吴玄时间最长的人,他对于吴玄实在是太过于了解了。

    当吴玄当时选择一个人去面对邪神与五行使者,墨芸就应该猜到的,只不过吴玄以往都喜欢以一个人去面对各种各样的危难,不想让身旁的人跟着受到牵连,所以在当时与五行使者和邪神那一战之后,墨芸对于吴玄的消失仅仅是担心。

    但是一年下来居然没有吴玄任何的音信,墨芸忽然想到了当时,在与五星使者和邪神战斗之前,自己曾经感受到一阵被窥视的感觉。

    当时他还询问了其他人,发现大部分人都有一种被窥视了的感觉。

    墨芸当时还以为那只是某个错觉,或者因为其他什么原因造成的,但是在这件事结束之后,他还是仔细的回想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

    那很有可能是吴玄再用这种方法对每个人进行无声的告别,墨芸当初得到这个结论的时候,他甚至吓得心脏差点停止跳动,如果不是实力足够稳固,恐怕他早就已经被吓死了。

    墨芸越推敲这件事,越感觉到自己这么猜测越有理。

    也不知道人类在面对难以解决或者难以去预测的未来时,都会朝着不好的方面去联想的原因,墨芸整整大半年都没有睡好觉。

    而且每次想到他所猜测的这一切,都会感觉到一股不寒而栗,全身上下冒寒气的感觉。

    直到又过了三年的时间,仍旧没有吴玄的消息,墨芸也慢慢接受了自己所猜测的这件事时。

    墨芸并没有向其他的人提起过,他并不确定其他的人是不是也猜测到了这一点,但是他不想说,也不敢说,似乎将这件事情说出去,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虽然当时的吴玄也被龙虎宗逼入到绝境,最终被刺穿心脏,消失了整整三年的时间。

    但是那一次与这一次不同。

    那一次的吴玄是当着他的面,或者说他已经预测到了后面的结果,而结果就这么发生了。

    但是这一次……不声不响之间……

    如果说上一次被刺穿心脏,结果得到了当时张涵流下来,那属于荒古时代玄祖的心脏属于偶然,属于运气……那么这一次……

    墨芸在早已经心灰意冷,甚至抱着必死的决心参与这一次与龙虎宗的战斗时,他就已经想好了,凭着自己这副身躯与龙虎宗同归于尽的念头。

    但是现在……她看见了那一道熟悉的身影,悬浮于天穹之上,就像是救世主一样,俯瞰着众生。

    墨芸用那已经沾满血污的红色裙摆的衣袖擦了擦,早已经被泪水打湿的眼眶,他的目光望向了距离自己不远处的黄景晴。

    黄景晴早就已经蹲到地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了。

    墨芸神情恍然了一下,原来,当时不止一个人猜测到吴玄很有可能已经死去。

    黄景晴和她一样,都已经猜测到了,这个最坏的结果,但是谁都没有说。

    墨芸的目光又望向了远处一个个熟悉的面容。

    吴顺德,灵龄,麒麟荣杰,赵青宪,萧鸣远,楚舒琪……

    每一个人的眼眶瞬间变得通红。

    向楚舒琪这样现在年纪还小,心理承受能力虽然经过了长时间的磨练,但是仍然不怎么成熟的人,在这一瞬间,直接泪奔了。

    郑天琪,幽冥天君李丑两个人由于处于王林的状态,是没有眼泪的,但是此时此刻,并肩作战的这两人也是抱在一起,发出了一声声嚎叫,只不过在那嚎叫当中,却没有一滴泪水留下来。

    上官无云的目光写满着震惊与错愕,随后,他的嘴巴咧起,似乎也想要痛哭一场。

    不过他这一道哭声还没有传出,便有些愤怒的看暗香面前打乱他酝酿情绪的一位龙虎宗弟子。

    虽然这位龙虎宗弟子也不想打扰这位云祖大人,但是他现在早就已经没有了属于自己的思绪,就算他想要道歉、收手,也做不到。

    所以上官无云非常干脆果断地抬起手中乳白色的无云枪,在这一柄乳白色的无云枪朱梅瞬间环绕出了一片乳白色的云雾,云雾不断旋转着,将面前两三个龙虎宗弟子包围。

    下一刻就几道身影,便已经被分解成了支离破碎的血肉。

    上官无云嘴角一咧,就在她想通过放声痛哭来表达出他的情绪的时候,坐在他肩膀上的纸人娃娃张涵却直接堵住了他的嘴。

    上官无云有些好奇地回过头。

    却发现张含生出直娃娃那小巧的双手抱住了他的脸,早已经痛哭出身,虽然这副身躯也没有眼泪,但是丝毫也不会阻止张涵那狼嚎的哭声传出。

    原本正打得激烈的战场上,忽然出现了一道道哭声,这让那些不明事理的人感觉到一阵的莫名其妙。

    是当他们发现自己这边的那十几个,甚至上百个主心骨一个个开始痛哭流涕的时候,这些不明所以的修炼者为了紧跟那几位强者的脚步,不至于落下他们也一个个扯开嗓子吼叫哭声。

    那哭的叫一个惨,甚至他们死去掂量的时候都没有哭的这么惨过。

    更有甚者,更是泪水狂飙,虽然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但是看到库存一片的袍泽兄弟,他们哭的那么卖力,自己也肯定不不能甘于人后。

    所以哭就完了。

    当整片战场上响起一道道哭声的时候,在天穹之上的吴玄还以为下面有谁死了,她的心中也莫名其妙的有一种难受感。

    只不过吴玄现在还没有太搞清楚自己消失了几年,尤其是在消失的这段时间里玄荒大陆到底发生什么的吴玄,目前还不敢轻易的下去。

    因为远处的龙虎宗之前,正上演着极为激动人心的一幕。

    合肥激动人心……

    因为严冬青真的已经快要把心脏给跳出来了。

    严冬青虽然忌惮远处还有一个吴玄,但是对于面前这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小姑娘,心中却也有了忌惮之心。

    虽然这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姑娘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模样,而且身上的气质包括那精致,如同邻家妹妹一般的面容也带给他一种极为想要呵护的欲望,但是严冬青却知道这一切都是表象。

    呵护的欲望。

    严冬青已经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没有了,想要去呵护的人,甚至已经没有了,值得他去呵护的人,所以当这种莫名失去已久的情绪初心出现在抬心头的时候,他就知道面前这位女子不好对付。

    但是这个姑娘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且看样子周围这片黑红色的邪器还不会对这位女子造成半点的影响,严冬青心情莫名的有些烦躁,但是他还是保持着警惕与理智。

    “不知姑娘姓字名谁,为何如此刁难与我?”

    潮汐想了想,说道:“你可以叫我潮汐,就是你们玄荒大陆上时不时会涨起,又会落下的潮汐,我之前听我二哥提起过那玩意,但是没有看到过,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你可以直接叫我潮汐。”

    潮汐想了想,继续说道。

    “我也没有想要刁难你,我只是觉得你召唤出的邪神法相非常的有意思,不伦不类的,如果邪神现在从地里爬出来,看见你召唤出来的邪神,可能会一巴掌把你给抽死,免得丢人现眼。”

    严冬青听到这句话,先是一愣,随后,双眼当中居然露出了疑惑。

    听潮汐所说的这句话,难道邪神已经死了?

    严冬青再看到吴玄重新返回循环大陆的时候,就已经猜到邪神很可能已经陨落了,但是当这句话从一个人畜无害看上去连半点修为都没有的小女孩嘴里说出来,总给人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

    而且听潮汐说这话的语气,好像还和邪神认识一样。

    严冬青正在想着这些的时候,忽然看见穿着黑色长裙的小姑娘,居然一步步走到了他的邪神法相之前。

    潮汐缓缓的伸出手掌,似乎想要摸一摸这个高达百丈的邪神法相。

    由于邪神法相足有数百丈高大的缘故,即使潮汐抬起脑袋,拼命的向上仰望,他也只能看见邪神法相的脚趾。

    潮汐伸出了手掌,就像是贴在邪神法相的脚趾上,但是这一幕可吓坏了严冬青。

    严冬青虽然不知道自己心中莫名其妙的不详之感以及恐惧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却知道恐惧的来源就是面前这个人畜无害的小姑娘潮汐。

    如果潮汐的手掌真的贴在邪神法相之上……

    如果换成旁人,那自然是必死无疑,甚至在下一瞬间就会被邪气能量破坏成漫天的碎屑,甚至融化。

    但是换成面前这个人畜无害的小女孩。

    严冬青心中却生出了莫名的恐惧感。

    在这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惧感的影响之下,严冬青我好几次都想要快速的离开,但是却被他的理智一次次的又拉了回来。

    但是现在他看着这位叫潮汐的姑娘,已经将手贴在了邪神法相的脚趾上,严冬青眼睛都快要突出来了。

    但是随后,严冬青的双颖当中却多出了茫然之色。

    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即使潮汐的首长已经贴在了邪神法相之上,但是邪神法像却没有对潮汐产生任何影响,潮汐也没有对邪神法相产生一点伤害。

    这感觉就像是一个外出游玩的人,找到了当地的名胜古迹,前去拍一拍,摸一摸一样。

    “你在故弄玄虚?”

    这一次的严冬青是彻底的生气了。

    虽然严冬青总感觉面前的这个小姑娘真的非常古怪,而且心中的确有些慌乱,虽然这股慌乱的源头是小女孩潮汐,但是严冬青还是操控着携程法相直接对着潮汐来了一圈。

    大不了打完这一圈就跑。

    蕴含着黑红色光芒的拳头,转瞬之间便已经来到了朝西的面前。

    严冬青忽然发现潮汐不躲不闪,即使在那一片黑红色邪气所带来的威压之下,潮汐仍旧面色不变地望着他,甚至还回过头对着吴玄做了一个手势。

    那手势的意思好像是一种无奈与迫不得已。

    就在严冬青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什么的时候。

    就见那个人畜无害的小姑娘,潮汐忽然高高举起了自己的手掌,白皙的手掌看上去如此光滑,其实,这忽然高举手掌扯动后边的马尾辫,一阵摇摆的动作并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反而还给人一种极为可爱的感觉。

    就在严冬青对此感觉到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她忽然见到潮汐的手掌,心中出现一道黑芒。

    这道黑色的光芒一闪而逝。

    但是这道突然接受而出,只有拇指般大小的光芒,却直接洞穿了邪神法相的手臂,从邪神法相的肩膀处钻了出来。

    邪神法相的整个手臂在一瞬间开始崩溃,整个手臂也化成了星星点点的黑红色光芒,不断地朝着天穹上方飘散。

    与手臂连接的部位也泛起了一片黑色,这片黑色快速地侵入到邪神法相的整个身体当中,紧接着那高达数百丈的邪神反向表面则是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裂痕纹路。

    这些裂缝朝着两边快速的扩散,可能过了一瞬,也可能过了许久,从邪神法向的胸口部位忽然亮起一片黑色的光芒。

    伴随着这片黑色光芒,忽然之间闪耀亮眼,整个邪神法像直接炸成了一团黑红色的云雾。

    就在这片云雾刚刚出现的时候,一道裂缝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黑色的云雾当中。

    那些原本要朝着更远处扩散的黑色云雾,在这一瞬间全部都被吸入到了裂缝里面。

    吴玄站在裂缝当中,身上沾染着斑斑点点的黑色光泽,包括腰间所佩戴的那块令牌表面也浮现出了黑色的光芒,原本要扩散的云雾包括突如其来的那片黑色,就在这一瞬间消散于无形之间。

    潮汐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有些埋怨的说道:“你下次能不能先来到我身边,我还以为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呢,如果刚刚那一团深渊能量扩散,恐怕下面又要死不少人。”

    吴玄在听到潮汐这句话的时候,也有些后怕的说道:“幸亏我反应速度够快,又时时刻刻注意着你,要不然你刚刚那一招绝对得要把我的心都给吓出来。”

    潮汐的声音里面还是带着埋怨:“你说说你们玄荒大陆上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就想要过来好好的玩耍一圈吗,结果这家伙还欺负我!”

    潮汐说这话的时候恶狠狠的看了一眼一脸莫名其妙,像是被冤枉的严冬青。

    严冬青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得要赶快跑呢。

    刚刚潮汐所爆发的那一道攻击,虽然在一瞬间便将邪神法相给摧毁,但是对严冬青却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所以他现在还有力气逃。

    严冬青刚刚迈开脚步,身上一根根黑红色的血丝,快速的朝着四面八方蔓延,为他铺平逃离道路的时候,一道裂痕出现在了严冬青的面前。

    这一道裂痕突然出现在虚空之上,即使在这道裂痕的周围已经布满了黑红色的血丝,要将这到裂痕彻底的摧毁,但是最终还是被裂痕将缠绕在自己身上的血丝给崩断。

    严冬青大吃一惊,他的目光望着吴玄。

    吴玄,居然已经古祖九重了。

    严冬青记得当时他最后一次见到吴玄的时候,吴玄还是古祖六重,在邪神邪气的帮助之下才能够发挥出古祖八重的修为。

    他实在没想到吴玄提升修为的速度居然如此之快,虽然才隔了四年,但是胸围却直接飙升到古祖九重……

    在这一瞬间,严冬青已经放弃了逃离的打算。

    他可是知道古祖九重的吴玄,即使来数十个同等级别的人类修炼者,都不一定能够拦住这位玄祖大人,更何况只是得了邪神稍许传承的自己。

    吴玄看着已经放弃打算离开的严冬青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露出了一个笑容。

    吴玄看着被一片黑红色云雾笼罩的龙虎宗,手臂上墨绿色的纹路不断的闪亮着,随后,一片墨绿色的潮汐之家将被黑红色邪气覆盖的龙虎宗彻底的笼罩在内。

    但随着这片墨绿色的潮汐不断地在龙虎中周围来回的盘旋环绕,整个龙湖中周围扩散出的邪气一点点地被吞噬消失。

    这个过程也就持续了几个呼吸间的时间,等到那一片墨绿色的潮汐缓缓地褪去,龙虎宗那偌大的宗门终于呈现在众人的眼前,没有了黑红色雾气的笼罩,龙虎宗的大殿也少了几分神秘,多了几分残破。

    严冬青对于这一切没有半点的反抗,他的目光只是灼灼地望着吴玄,最后只剩下了一道长长的叹息。

    严冬青的声音传了出来:“你居然还没有死,你果然还没有死。”

    这一句话当中,充斥着无奈与哀叹。

    吴玄在这个时候才缓步走到严冬青的面前,望着这一道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容,感受着她体内既陌生又熟悉的邪气。

    吴玄也是长长的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