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第二千六百六十二章 交易
    “我这次来找你,是想跟你做一个交易。”李泽道说明了来意。天魔好歹也是蚩龙身边的十二戾魔,几个深呼吸之后稍微恢复了些平静。“什么交易?”天魔低声开口,眼睛是却舍不得从那魔之眼离开。那从魔之眼上释放出来的那种诱惑对它来说就如同那致命的毒药,让它彻底失去了反抗的能力。李泽道一脸淡淡笑容看着天魔说道:“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这枚属于灵宇境修为的强者的魔之眼,便是那酬劳。”“嗯?”天魔的瞳孔一下子就瞪大,心脏仿若重击,呼吸直接处于停滞的状态,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它那瞪得大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李泽道手中那魔之眼,流露出相当炙热的渴望幽光。它的魔之眼被毁,想要恢复到昔日巅峰状态,自然得需要在修炼出一只魔之眼出来。但是想要在修炼出一只魔之眼出来,这谈何容易?或者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真让它幸运的炼制一只魔之眼出来,它想恢复到曾经的实力,也根本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说到底,在魔之眼被一拳击碎的瞬间,它就已经废了,从此代表着蚩龙身边最为强大的十二戾魔就没有它的位置了。甚至若非修为摆在那里,若非它是强大无比的魂魄体,它现在早就魂飞魄散了。不过,除了重新修炼一只魔之眼这种办法之外,天魔其实还可以将其它魔人的魔之眼占为己有。只不过,天魔一族的其它拥有魔之眼的魔人谁也没能抵达它的高度,它们的那魔之眼对天魔来说太弱了,压根就融入不了天魔的魂魄体。换句话说,在天魔一族里,魔之眼其实是可以传承下去的。不过只能是强者传承给弱者,弱者的魔之眼对于强者来说,毫无用处。现在李泽道手中这只魔之眼是属于灵宇境强者的魔之眼,天魔若是能将其占为己有,功力非但能够恢复,甚至还能更上一层。因此由不得它不心神皆剧烈颤抖,脑子空白一片。它喉咙拼命蠕动,一时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发出了一些怪异无比的哼声。“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它就是你的。”李泽道的声音满满的都是引诱,那表情就像是诱惑白雪公主吃下那毒苹果的女巫婆似的,要多邪恶有多邪恶。天魔眼睛里流露出极其可怕的贪婪幽光,死死的盯着那魔之眼看,就觉得自己咽喉干咳得异常厉害。甚至下意识的它那双被褐色树皮所包裹着的手伸了出来,就想动**劫。只不过那手却是硬生生的僵硬在那办公中,没办法在往前移动哪怕分毫。“什……什么事情?”天魔努力开口。“这么说你答应了?”李泽道的笑容炙热。“答应,我什么都答应你,只要你将那魔之眼给我。”天魔不停的吞咽口水,忙不佚的狂点头。它现在就像是那被困在大沙漠里的可怜虫,那魔之眼就是那从天而降的水,明知道那水可能拥有剧毒,但是它还是忍不住就想品尝一口。被毒死终究比活生生的渴死强。有了这魔之眼,它的修为将更上一层。到时天魔一族的危机自是可以迎刃而解,那些该死的族人将匍匐在它的脚旁。之后也可以让那些敢在伟大蚩龙大人耳旁吹耳边风,让其对天魔一族下了那样一道命令的小人付出代价。不用想,天魔都知道那小人就是那跟自己的有仇的夜魔。“是吗?可是,如果我要你做的事情是背叛伟大的蚩龙大人……你也答应?”李泽道饶有兴趣的把玩着手中那眼珠子。天魔身体一顿,那炙热的眼神就想是被狠狠的浇了一大盆冷水似的,瞬间冰冷了下。冰冷持续不过数个呼吸,再次炙热了起来,它拼命的蠕动着咽喉说道:“答应,我答应你,我愿意成为你的手下,共同对抗蚩龙。”没有这魔之眼,它将彻底沦为废物,到时它必将沦为那些小人的玩物。它甚至可能会被关在笼子里,被用各种手段羞辱。天魔万万不想让自己沦落到那种境地。李泽道笑笑说道:“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对你成为我的手下这种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另外我也不是要让你背叛蚩龙,我只不过是想让你帮我从蚩龙手中得到几块石头。”“石头?”天魔一愣。李泽道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石头。”……“小道子,你就不怕那天魔回头就把你给卖了?到时你怕将更难得到天石,也白白浪费了一颗魔之眼……当然,那魔之眼对于现在的你来说也实在没什么用就是了。”高空之上,天梦慵懒的躺在那金色云朵上。在她看来小道子的计划还算不错,通过天魔之手从蚩龙手中得到天石的可能性的确比小道子去偷去抢来得大多了。关键是,万一天魔回头就向蚩龙汇报这事呢?一旦让蚩龙知道,他们之后哪怕是偷是抢,也万万得不到那天石了。“天魔应该不敢。”李泽道有些不太确定的摇了摇头:“它的小命在手里。”李泽道现在所拥有的战斗手段太多了,那些手段都不见得比魔之眼弱。因此那魔之眼对他来说,确实没有太大用处,在加上将其镶嵌在额头上也太丑了。索性将其当成筹码,说不定可以换取来更为珍贵的天石。天梦妩媚一笑:“你对天魔下毒了?小道子,千万不要太看得起你那所谓的毒丹,更不要看不起魔人那种变态至极的体质。”“那天你若非一拳砸碎天魔那魔之眼,而是砸在它身体其他部位,你那龙拳不见得可以给它带来多大的伤害。”那些实力的比天魔还弱的拥有魂魄体的魔人,女娲跟盘龙都奈何不了它们,最后只能选择将其封印。更别说是天魔那种级别的强者了。只不过是魔之眼可以说是它的命门所在,所以它直接没了半条命。李泽道微微苦笑:“那就没办法了,现在只能相信天魔的品行了。”天梦嗤之以鼻,冷笑:“魔人的品行跟小道子你差不多,都是两面三刀,相当无耻的小人。”李泽道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天梦姐姐,你这是在羞辱我。”天梦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拿魔人的无耻跟你的无耻做对比,对于你的无耻来说的确是一种羞辱。”“……”李泽道心想要不就跟这个女人大战三百回合得了,何必受此等鸟气呢?……天魔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浊气,蓦然睁开额头上那只仿若黑洞一般漆黑眼睛,刹那间,它浑身上下释放出极其可怕的魔气的出来。与此同时,更是用一股阴冷至极的黑雾从它额头上那魔之眼里释放出来,笼罩了整个石室。眨了眨额头上的魔之眼,天魔狂喜至极,它将那黑雾尽数收了回来,再次细细的感受了一番自己体内那源源不断的磅礴魔气,只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强大过。这只来自灵宇境强者的魔之眼,果然让它的实力更上一层。当然,离真正灵宇境强者,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就是了。想到什么,天魔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它开始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却是没有任何的不适之感。它此时魂魄处于最为强大饱满的状态,并没有丝毫的受损。事实上,在它跟那个强大的女娲后裔达成协议之后,它吞服了他递过来的一枚毒丹,以表忠心。当然,事成之后,它自然可以从那女娲后裔手中得到那解毒丹药……至少女娲后裔是这么说的。至于这是一枚怎样的毒丹,那强大的女娲后裔并没有说清楚。“那究竟是什么样的毒丹?”天魔深呼吸了一口气,再次仔细的感受了一番自己的身体,依旧没有发现什么不适之感。难道是因为它的魂魄太过强大,以至于那枚所谓的毒丹对自己不起任何作用?亦或者是,那枚毒丹有潜伏期?还是毒丹发不发作,那个强大的女娲后裔说的算?天魔陷入沉思当中,在炼丹以及炼器一途中的造诣都极高的它在全神贯注的回忆所吞服的那么毒丹的味道。想了半天,除了知道那是一枚魂丹之外,依旧没有什么头绪,只能放弃。随即,天魔的内心开始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将那个女娲后裔想从蚩龙大人那里得到那不知道为何物的天石这种事情告诉蚩龙大人,自是大功一件。在加上它的实力非但已经恢复,甚至更上一层,在加上它在炼丹一途的造诣是十二戾魔力最强的,所以蚩龙大人应该更重视它才对。不过,也说不定吧?以蚩龙大人那种充满暴戾之气的性格,加上有小人在耳旁吹着耳边风,会不会有所猜忌认为自己跟那女娲后裔达成什么协议了,随后招惹来杀身之祸?况且,虽说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出现任何问题,但是那枚毒丹可是出自灵宇境强者之手,又岂能直接将其无视?万一,那当真是一枚极其恐怖的毒丹呢?想起那女娲后裔离开之前那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天魔头皮莫名发麻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