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度情记 > 第七回 嫁衣之争
    十世怨侧身转蹬在李白横削的软剑的剑刃上,快速向重光身边的粉红嫁衣飞去。东方女和司空女凭空转出而下,各自挥剑把十世怨削转而起,十世怨皱起眉头转出九个,看到幻灵女凭空转出挥剑刺入重光心口……这时飞雪跟着转出,把飘飘荡荡的粉红嫁衣吸在左手,纵身向上快速飞去……

    重光侧身避开幻灵女刺来的三尺剑微笑着说:“十世怨!你应该是追寻自己心中所求,偏偏我此行求死不求生,不希望你再出手挑衅……”九个十世怨转成一个人身,十世怨凌空向上快速飞走在重光面前,东方女和司空女向上纵身快速飞去……

    钟馗挥伏魔剑凭空转出,横挡在南阳劈下巨大的的龙隐剑下,激荡的杀意把周到一圈亭台楼阁击爆一圈……这时棋心剑自动转回到重光面前,看到面前的幻灵女挥剑向自己射来,重光侧身把幻灵剑转蹬出去。重光左手运功抓住棋心剑冷冷的说:“公孙梅雪!你不要走太快,我这就来了!”杨戬凭空转出左手运功抓住棋心剑剑柄冷冷的说:“重光前辈!去灵魂尽头还有别的道路。没必要这么去灵魂尽头吧!”幻灵女微微皱起眉头消失了……

    南阳倒翻转落在平台上冷冷的说:“李隆基!看来你的脑袋,今天先寄存在脖子上,南阳如果不死,你的脑袋我南阳要定了。”钟馗看着南阳消失在面前向李隆基收剑行礼严肃着说:“救驾来迟,还请陛下恕罪。”李隆基皱起眉头说:“钟爱卿免礼,孤家没事。您能前来度劫,孤家感到特别意外……”这时素衣女突然坐起来疑惑着说:“我怎么晕倒了?”

    李白撩衣袍跪下看着背后严肃着说:“臣只怕是该辞官了,请陛下恩准。”李隆基看着银甲将军杨戬和重光凭空消失在面前微笑着说:“李爱卿免礼吧!孤家知道你并非寻常之辈。不过前路漫漫,保重吧!此行虽然是一种告别,也许没有来日再遇……”

    十世怨回头看到东方女和司空女各自飞转而来冷冷的说:“不论你们是谁指引而来,阻止我拿到我的隔世嫁衣,就别怪我剑下的夺命杀意了……”看到广寒宫外药灵先生面前的玄光镜里微笑着说:“七公主!看来今天要提前休息了!”药灵先生背后凌空御针刺绣的素衣白袍的织女微微一笑说:“每逢至阴魔煞之日,我都会选择在广寒宫外静心织心……或许有几位不速之客前来索求,或许也是一种磨练。倒是药灵先生你可要当心了!”

    药灵先生微笑着说:“孤月的玄阴之气,几乎可以探索月心幻境,我不会担心被有心之人盗去运用。但是七公主,每次来这里绣同一副画,不觉得有点枯燥无味吗?”织女微笑着说:“广寒宫虽然冰冷清净,不还是有灵魂念想牵动思绪吗?”

    药灵先生疑惑一下微笑着说:“你我就别说笑了!她们既然有心来此争夺隔世嫁衣,必定有人在暗中操控。你还是暂避一时吧!”织女看着面前自己绣的山河图消失在面前说:“好吧!我去种药的幻境溜达、溜达!”药灵先生看着织女走进广寒宫宫中微笑着说:“告诉玉兔一声,上贡的药材上,必须有寒露灌溉……”

    飞雪飘落在瞬间冰封的桂树密林上皱起眉头说:“不是吧!虽然我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也没有必要遇到这么夸张障碍吧?”十世怨飘落在飞雪面前十步外的桂树叶子上冷冷的说:“该把我的嫁衣物归原主了吧!”飞雪右手持起剑变成红色冷冷的说:“想要这也许传说中的灵魂嫁衣,那就自己过来拿,我也很想快点完成任务。”

    十世怨看着司空女和东方女挥剑转落在飞雪背后冷冷的说:“别说你们三个,也许能阻止我寻找真相,就算命运金铃主人亲身来阻止。我又有何介意呢!不过我很好奇的是,孤月三千不知何时转变,命运金铃主人,为何选择你们前来掠夺布局呢?”

    东方女和司空女各自挥剑纵身而起劈向十世怨,十世怨背后飞出一个十世怨挥怨灵剑,和东方女、司空女削转在飞雪面前……飞雪微笑着说:“灵魂分身的秘术有很多种,我也很想知道你修炼的哪一种。”十世怨挥怨灵剑移刺在飞雪横挡的红剑身上,激荡的杀意把二人脚下的冰封桂树密林刺爆十里。爆炸的冰封桂树密林,又莫名其妙瞬间长了出来……

    十世怨左手运功变长抓入飞雪心中之中,被飞雪挥剑横削而过……飞雪看着和东方女和司空女各自挥剑削转移落在面前冷冷的说:“你这是偷袭我呢?还是在非礼我呢?”十世怨疑惑一下挥剑消失在面前的夜色之中……飞雪微笑一下冷冷的说:“我们也许没有完成任务,现在可以选择全身而退……”

    十世怨左手伸开看到粉红嫁衣慢慢变大,一口血喷在粉红嫁衣上。粉红嫁衣慢慢变成五彩斑斓的色泽……又慢慢自动飘里起来……突然嫁衣里面转白色气息,转出一个戴冰雕面具的白发女子,发出冷冷的声音说:“我杀了你不止十次,偏偏有心之人的她,选择保留你灵魂不灭。不珍惜自己得到的人生,寻找失去一切的真相!或许毁天灭地的她认为值得。”

    十世怨皱起眉头持起怨灵剑冷冷的说:“我现在虽然失去一半的力量,但寻找真相的决心,不可能因为自己的不足而改变。你到底是谁?为何选择折磨我?”戴冰雕面具的白发女子冷冷的说:“看着你们个个如此执着,我也就应时应景了,提前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叫夕月灵,如果我得不到的情缘。我并不觉得你和所有生灵,能得到执着的岁月……”

    十世怨微笑一下闭一下眼睛冷冷的说:“若无情!她曾经是公认的宿命之劫,得到不属于她的情缘,把若无情害成无法现身于世,难道也是你暗中下的手。”夕月灵冷冷的说:“告诉你这些事情,是因为我并不想杀你。”这时周围凭空转出五彩缤纷的气息,自动飞入夕月灵体内……

    夕月灵右手挥出赤血剑冷冷的说:“药灵先生给我用药草灵气做个肉身,莫非药灵先生也想插手我夕月灵的事情吗?”药灵先生转出在十世怨背后,右手运功把一颗冰魄既然十世怨体内微笑着说:“有伤得治、有疾要医,帮你得到一些不属于你的感觉。希望你收手,免得失去或者的机会……”

    夕月灵冷冷的说:“我既然可以以人身入凡尘,自然执行我的使命。”十世怨看着夕月灵凭空消失在面前回头看着药灵先生问:“你不想知道她是谁吗?”药灵先生微笑着说:“她的目的那么明确,你不会不明白吧?”

    十世怨微微皱起眉头冷冷的说:“我并不清楚她的使命,可我要寻找的真相,似乎还是没有找到。我岂能就此罢手呢!”药灵先生微笑着说:“刘振兴的身份是后世越界生灵,证明夕月灵就一直活着。如果你灭道她,你觉得刘振兴还能活在这个世间吗?”十世怨微笑着说:“或许这就是命运会把夕月灵找出来,如果这样的话……我更该寻找昔日的真相,不然夕月灵被灭掉。刘振兴也许就灰飞烟灭了……”药灵先生看着十世怨纵身飞走在面前冷冷的说:“她能隐形到现在,她背后的人岂会是平凡之辈呢!”药灵先生说完把冰封的桂树密林瞬间解封在脚下……

    夕月灵转落在大地之上的山头上冷冷的说:“主人,我被命运金铃主人算计。我的使命会受到牵制,我该怎么做呢?”这时夕月灵面前浮现出一个飘飘荡荡的阴阳图案……夕月灵冷冷的说:“主人我明白了!你们明白吗?”这时灭道、无道各自挥剑同时转出在夕月灵面前十步外。夕月灵冷冷的说:“你们灭不掉刘振兴,杀我就有可能吗?”无道冷冷的说:“解决问题的方法,从来就不止一个,选择你也不失为一个方法。你觉得呢?”

    夕月灵冷冷的说:“方法虽然愚笨了一点,却也是弱者的心智。你们一起来吧!”灭道和无道各自挥剑劈向夕月灵,夕月灵后仰原地转动挥剑和灭道、无道削在山顶之上……看到山间密林上红莲使者眼睛里,红莲使者对着自己持起的红剑说:“主人,机会出现了异变。要不要毁掉夕月灵的肉身呢?”红剑里传出宫主的声音说:“这种异变或许有助于计划,必要的时候帮助夕月灵。”红莲使者说:“明白了,主人。不过十世怨会继续纠缠夕月灵,这个棘手的问题该怎么做?”红剑里传出宫主的声音说:“随她去吧!”

    十世怨挥怨灵剑变大把灭道和无道劈转出去,夕月灵左手运功捏住巨大的怨灵剑冷冷的说:“我没时间和你纠缠下去。”夕月灵说完左手运功把怨灵剑和十世怨脱手向北方扔飘出去……这时灭道和无道各自挥剑刺向夕月灵的前胸和后背前,被凭空转出的玉玲珑转动蹬飘入天空的浮云之中……

    夕月灵看着玉玲珑转落在面前冷冷的说:“这么阳刚中带着阴柔力量的活物并不多,你应该是人灵先生玉玲珑吧?”玉玲珑微笑一下说:“你不要明知故问,我没有帮助你的意思。我最不希望别人打扰我要做的事情,你可以摘下冰雕面具了。”

    夕月灵看着玉玲珑微笑一下冷冷的说:“玉玲珑,你觉的有可能吗?想看我真面目的灵魂绝对不止你一个,想看自己动手呗!”玉玲珑微笑说:“别人想知道你身上灵魂嫁衣的秘密,我不过是想一睹芳容。不算为难你吧!”夕月灵冷冷的说:“面具下不过是一团气息,无形无相。没什么值得一看的,你想要的也许会得到,不过不是现在,还是耐心点等待吧!”玉玲珑看着夕月灵消失在面前说:“如果只是一团气息,也没有必要永远掩盖下去吧!”

    夕月灵转出在密林里一座冒着黑气的《恶鬼客栈》前冷冷的说:“这个招牌也敢挂出来,真是当正道无人了吗?”夕月灵走进开着门的恶鬼客栈里,运功在眼发现什么都没,夕月灵冷冷的说:“原来是空空的恶鬼客栈,也没有必要打扫的这么干净吧!”这时恶鬼客栈的大门自动关上……

    黑夜转出夕月灵面前的桌子上冷冷的说:“今天我的力量才刚刚彻底恢复,就遇到你隐形灵魂夕月灵。看来你身上灵魂嫁衣的秘密,也该大白于世了吧!”夕月灵冷冷的说:“如果我灭掉你的话,主人也许会给我一些奖励。”黑夜右手运功挥出魔煞剑冷冷的说:“那要看看谁能达到目的了!”

    黑夜说完挥魔煞剑和夕月灵劈滑而过,激荡的杀意刺在恶鬼客栈里面的桌子、椅子、墙壁上,快速反弹回来游转刺向夕月灵。夕月灵快速移转而起和黑夜削转在恶鬼客栈里……这时有人在敲恶鬼客栈的大门,一个少年的声音冷冷的说:“现在日上三竿了,还做不做生意了……”

    黑夜侧身和夕月灵转蹬在一起,各自转落在桌子上。这时恶鬼客栈的大门碎在二人身前,黑夜凭空消失在夕月灵面前,一个左手拿着浑然一体的赤血剑的少年冷冷的说:“我肚子快饿的不行了,店主还有心情桌子上起挥剑舞。店主可真是有雅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