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婆大人请进化 > 第一五一章 从此世间,再无周明
    第一五一章从此世间,再无周明

    【】

    【欢迎订阅支持】

    护士听见周明的呼叫,从护士站里跑出来,到房间一看,刚刚做完手术的那位重要病人,竟然跑了!

    小护士急眼了!

    院长大人特别交代过,这个病人十分重要!因此刚才响了警报,自己都没有撤离。而是一个人坚守在护士站。

    要是这个病人出了什么意外,那自己绝对就完了!

    小护士焦急的向着电梯口跑去。

    远远的就看见那位病人正在按着电梯,而且电梯楼层显示已经到了。

    “站住!NO!NO!NO!”机灵的小护士还说了两种语言。

    小护士看着电梯门打开,看着病人捂着胸口踉跄地走了进去。

    就像是疯了一样的,向着电梯冲去。

    自己在这么多年的经历里,好像体育考试的时候,都没跑这么快过。

    电梯门即将关闭的那一刹那,一只脚伸进了电梯。紧接着一双柔嫩的小手紧紧地扒住电梯门,门开了。

    “NO!NO!NO!don‘tgoalease!”

    “我不走!我就是下去看看!我看见我同事了!”周明同事赶紧回答道。

    可是,发现小护士泪眼汪汪的一脸蒙逼的看着自己。

    这才意识到,自己说的是国语,赶紧又用英语翻译了一遍。

    “I‘mnotleaving!”

    “I,I,Isawmycolleague!Mypanion!Youknow”

    周明同事一把将还有些发蒙的小护士拽进了电梯,按了一层的按键。

    “Youewithme!”

    小护士似乎反应了过来,陪着周明同事一起下了楼。

    皮埃尔正在焦头烂额的安慰着哭成了泪人的西尔维娅,一抬头竟然看见了刚刚做完手术的那位,让一个小护士搀扶着从电梯里急匆匆地走了出来!

    “天哪!不要命了!”

    皮埃尔感觉三观都要毁了!连怀里的西尔维娅都顾不过来了,赶紧放开西尔维娅就跑了过去。

    西尔维娅其实也哭的差不多了,自己其实已经能够冷静下来了。

    可是能够在自己心仪的男人怀里多温存一会,毕竟是好的。

    “可是?”西尔维娅抹了一把眼泪,扭头看向皮埃尔。

    只见皮埃尔正在搀扶着一名病人,急切的说着什么。

    这名病人有着和林语一样的肤色、一样黑的发亮的眼睛、一样的黑色头发。

    西尔维娅立刻就明白了,这肯定是那个男人的同伴吧?

    怪不得皮埃尔这么紧张。

    “你不要命啦!赶快回去!你才做完手术!”

    “我看见我的同事了,他就在外边,朝着那边走了!”周明同事指着院外,周明离去的方向焦急的说道。

    “我不出去也可以,你帮我追上他!穿着黑色卫衣的黄种男人!”

    皮埃尔惊了一下,他说的莫非是。。。。

    “他怎么看到周明了不是想要躲着不见的吗?”

    皮埃尔没敢直说,“好,我帮你去追!”

    过了好一会儿,皮埃尔才气喘吁吁的跑回来。

    周明同事看情形似乎已经预感到了不妙,但仍然眼中充满希望,急切的问道:

    “怎么样?”

    “我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真相,那是一个高丽国人。”

    “根本不是华国人,所以也就不可能是你的同事。你先不要着急,我会帮你联系大使馆的。”

    周明同事沉默了许久。什么话也没说,转身让小护士扶着进了电梯。

    此时皮埃尔接通了电话。

    “老板,有什么吩咐?”

    “我住的旅馆这里遭到了袭击,你那里现在情况怎么样?”

    林语问道。

    “我这里,刚刚也遭到了两名歹徒的袭击,不过已经解决了。老板你没事吧?”

    “没事,没有人受伤,不过,我们暂时没地方栖身,想先在你家借住几天。”

    “哦,当然可以,非常欢迎,我这就安排人去接你,你在什么地方?”

    “那倒不用,你安排好,我自己过去,注意安全,有事情立刻通知我。”

    “对了,老板,刚刚,那个手术的病人,好像,好像是看到周明了!”

    “还让我去追,我撒了谎,告诉他认错人了。”

    “好的,我知道了,晚上你回来我们商量。”

    “好的老板。”

    林语挂了电话,又打给周明,告诉周明来皮埃尔家的古堡。

    下午的帕里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雨水滴落在塞纳河上,形成一圈一圈的涟漪。

    水中模糊的两岸景致如梦似幻。

    林语眼望着河水里飘来的一片纸屑,心中有了计较。

    “如果你真的再也不想和他们联系,那就做个局吧。”林语看了看身旁的周明。

    周明眼睛里没有悲喜,就这样平静的望着远方。

    “我如今能和父母在一起快乐的生活,已经知足了,以前的一切,就当做是一场梦吧。”

    “虽然我不是个宿命论者,但是我相信与你的相遇总归是一件好事。”

    “让我能够不在平凡的度过此生。”

    “虽然不能说注定,但是,我知道,这是我骨子里希望的。”

    “哪个人甘愿一辈子平凡?”

    “能叱咤风云,看尽人间,是个男人都喜欢。”

    林语笑了笑,“有时候,平凡看似简单,真正能够一辈子活得平凡,其实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既然你想好了,那么把你原来所有的证件给我,另外,找一下你原来的衣服。”

    周明看了看身旁的林语,忽然就明白了林语要做什么。

    两日后,大使馆专门派了工作人员去了皮埃尔的医院,看望了周明同事,并且补办了相关手续证件。

    同一天,在帕里的一张报纸不起眼的地方,刊登了一则消息:

    “十日前,在塞纳河下游某河段,发现一具高度腐烂的男尸,警方经过多方查证,在附近河中打捞出疑似该男子所带证件。”

    “身份显示,该男子为华国人,现已将骨灰及相关证件遗物交由该国驻帕里使馆。”

    “据悉,该男子姓周,是华国警察。死亡原因不详,警方已终止调查。”

    周明拿着这份报纸,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世界。

    天依旧湛蓝,河水依旧无声无息的流淌,然而,周明知道,从此以后,世间再无周明。

    那个叫周明的华国警察已经死了。

    周明同事的身体,以能见的速度神奇般的迅速恢复着。

    没几天就已经完全看不出来像一个刚做完移植手术的病人了。

    周明同事已经和家里取得了联系,就在今天,妻子和不满两岁的孩子即将赶来与他团聚。

    听到周明同事仍旧活着的消息,他的妻子几次都幸福的哭晕了过去。

    固宁市局的领导同事也十分高兴,在失踪了半年时间以后,终于传来了好消息,不过唯一遗憾的是,周明死了。

    听说他的父母因为周明的失踪,办了移民,或许是想凭借自己的力量去碰碰运气,万一能找到呢?

    大家都很理解,虽然周明父母走的时候看起来很平静。

    但是大家心里都清楚,虽然说,有一名当了警察的儿子,就要从那天起,做好心理准备,准备着白发人送黑发人。

    可是无论如何,人的情感总不可能因为做好了心理准备,就不悲痛。

    更不会因为‘光荣’两个字,而变得铁石心肠,毫不动容。

    周明父母内心的悲痛,大家都能感同身受。

    没有送行,没有祝福,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周明一家从此消失了。

    固宁的警察队伍里,少了一名优秀的警官,多了一段传说,留了一段记忆。

    警队那边在收到周明确切死亡消息之后,特意为周明立了衣冠冢。将周明生前的警服,葬在了烈士陵园里,立了碑。

    三天后,周明同事在妻子的陪同下,抱着周明的骨灰回了国。

    警队特意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

    随后将周明的骨灰放进了衣冠冢。

    自此,警员周明魂归故里,成了固宁永久的回忆。

    躲在古堡里的周明,这几天都很沉默。

    林语审问了抓来的舌头,了解了FD成员的藏身之处。

    于是老张带着兄弟们前往了西尔维娅的鸢尾花城堡,可是扑了个空。

    周明没有参加行动,只是在古堡里喝酒,看天,睡觉。

    林语来到周明的房间,谁也不知道两个人谈了什么,只是那夜,两个人喝掉了十几瓶古堡里珍藏的红酒。

    第二天,周明焕然一新,出现在了大家面前,像往常一样,有说有笑。

    大家心照不宣,知道周明获得了涅。

    西尔维娅因为受惊过度,所以被皮埃尔安排住了院,进行了调养。

    西尔维娅在皮埃尔的细心照料下,慢慢好转,心情热逐渐平复了下来。

    这一天,西尔维娅找到皮埃尔,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

    两人谈完后,一起匆匆的回了古堡。

    见到林语之后,西尔维娅说出了自己知道的FD的全部秘密。

    FD公司一直以来都是个幌子,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业务。

    但是,暗地里,FD公司却一直在发展组织,组织人员遍布全世界,甚至连华国都有。

    西尔维娅就曾经听到过让阿伦提及华国的组织成员,是个道士,甚至好像还有什么公务员的。

    另外,组织的大本营并不在鸢尾花城堡,而是里昂郊区的一座乡村教堂。

    在让阿伦的背后,还有一个大Boss.

    西尔维娅不止一次听到过,那个人给让阿伦安排事情做。

    但是两人似乎有些矛盾,平时都不怎么见面。

    西尔维娅也从未见过对方。

    话说回来,西尔维娅连让阿伦的真面目都没有见过,更何况他背后的真正老板了。

    听到了这些,林语很振奋,知道了老窝,那就好办了。

    “希望你们能够承受住我的怒火!”林语微微一笑。

    “这一次,一个也不能让他们跑了!”

    【】

    【欢迎订阅支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