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回1986 > 021【老干部】求票票,求收藏
    第二天一早。

    李燕歌就出门拽上俞成礼一块去了国营乐器店。

    骑着今天特意让父亲留下来的自行车,到了乐器店的门口,里面零零散散的只有几个顾客。

    准备进去的时候,俞成礼胆怯了:“燕歌,要不你一个人进去吧,我在门口等你。”

    “行吧,那你在外面等我。”李燕歌也不在意,大步走进了乐器店内。

    相比较后世的热情服务,柜台内的两名售货员坐在椅子上,吹着电风扇,潇洒地磕着瓜子,一副你爱买不买,不买我省事的态度。

    “你好,请问一下你们店长在不在?”李燕歌露出一丝微笑上前问道。

    “店长?你是说主任吧?你找我们主任做什么?”

    “麻烦你,我这边有点事想跟你们主任谈一下。”

    售货员是一名三四十岁的妇女,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李燕歌,只见其穿着白色衬衫,黑色的长腿裤,面部虽然稚嫩,但头发梳理的很整齐,看起来像是刚刚参加工作的小年轻。

    “那你等一下。”

    售货员也不太清楚李燕歌是什么人,见他一上来就找主任,只当是某个单位的人,放下手上的瓜子,拍拍灰迈步走进了乐器店里面的小房间。

    不一会儿,售货员就领着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或许是听售货员说起,那男子一出来就找上李燕歌道:“我是乐器店的主任徐洪文,不知道这位小同志你找我有什么事?”

    “徐主任你好,我叫李燕歌,这次来是想跟你们乐器店谈个合作。”

    “合作?你们是那个单位的?”

    徐主任只以为李燕歌是某个单位派过来,想从乐器店买一点乐器回去,搞一个单位性质的乐器队啥的。

    李燕歌摇摇头道:“我没什么单位,就是个人想跟你们乐器店合作一下。”

    徐主任一听没单位,立马态度一变:“没单位?那不好意思,我们乐器店是国营的,不跟私人合作。”

    “打扰了。”

    李燕歌毫不拖泥带水的走了。

    八十年代的国营店还是太傲气了一点,完全不像是九十年代下海浪潮百花齐放后,因为下岗工人的数量越来越多,大家都怕自己丢了铁饭碗,这才稍微的态度好转。

    这点李燕歌也是早有预料,所以看这位徐主任的样子,他也没有多费口舌,直接走了出来。

    到了外面,俞成礼凑上来,询问谈的怎么样。

    李燕歌摇摇头:“乐器店是不行了,之前我让问的乐器厂,知道路怎么走了吗?”

    “我只问到是在锦华路路上,具体那我爸妈也不知道。”

    “那就先去锦华路再说。”

    李燕歌一屁股坐上自行车,双脚踏在上面,招呼俞成礼上来后,两人直奔乐器厂。

    ……

    蓉城50年代的时候,就建了一个乐器厂,里面生产的乐器最初也是五花八门。

    不过后来一款名叫百花牌的小提琴打响了名头,不仅在蓉城内有了很大的知名度,连带着也外销到周边城市和其他省份,乐器厂也开始逐步的以生产小提琴为主。

    一到锦华路,找路人东问西问,终于是找到了晨辉东路附近的蓉城乐器厂。

    看着大门口的门卫,李燕歌从车上下来,推着自行车到了门卫室,“师傅,我们是蓉城文工团的,不知道你们销售部在哪?”

    “文工团的?”

    门卫看了看李燕歌,标标志志的年轻人,长的还行,应该刚参加工作没多久。

    再抬头往后一瞅,另一人长的就不咋地了,满脸痘痘,也不知道是怎么混进文工团的。

    门卫摇摇头,顺手指了指后面道:“进去之后右拐,就能看到一栋三层小楼,销售部就在一楼自己找吧。”

    “好的谢谢。”

    李燕歌推着自行车往里走,俞成礼胆怯的跟在后面。

    一直到进了厂区内,把自行车停在了自行车棚下面,俞成礼才放松下来,“燕歌,你怎么说我们是文工团的?”

    李燕歌道:“不说文工团,你觉得门口那门卫会放我们进来吗?”

    这时候的国营厂的门卫还是十分严格的,乐器厂还算好的,只是稍微盘问一下,不像某些大的国企厂,例如治金厂、毛纺厂这种地方,没有单位的介绍信根本进不来。

    “你确定乐器厂会借你乐器吗?”俞成礼问道。

    “不知道,总得问问才行。”

    两人一路走进,只见四周绿树成荫,正前方有几座厂房,里面咯吱咯吱的发出奇怪的声音,没一会儿,就看到一栋三层小楼。

    到了销售部门口,李燕歌整理了一下衣服,大步走了进去。

    ……

    几分钟后。

    李燕歌略显失落的走了出来。

    果然还是不行,一听没单位介绍,那位销售科长也是瞬间变脸。

    看他失落的表情,俞成礼道:“没成功?”

    李燕歌有点无奈的说道:“嗯,只能想办法看看能不能从私人乐器店问问了,实在不行的话,我就找我爷爷,让他从文工团借点旧乐器过来用用也行。”

    他其实想的挺好,找国营乐器店,或者乐器厂合作一下,先从他们那借几个乐器过来,之后想办法租下红星缝纫厂闲置的厂房,继而开始招生。

    既然是学乐器,学生们肯定是要买的,贵的就不提了,便宜点的乐器家长们还是舍得花钱买的,只可惜无论是乐器店还是乐器厂,都看不上他这点合作的小生意。

    “那我这三百块岂不是没了。”俞成礼脸一囧,昨天晚上他都在幻想拿到三百块后的工资,该怎么花了。

    “也不一定,私人的乐器店指不定能合作一把。”

    李燕歌也不气馁,要是连这点事都搞不定,后面租借厂房,招学生岂不是更累?

    这也得是蓉城,要是在广东沿海一带,人工厂巴不得你来谈合作帮忙销售乐器呢。

    蓉城这个超内陆城市,还是慢了一拍,要等到90年代下海潮兴起,这些国营企业才算是真真明白,历史的大势已经无法更改,不顺应潮流,还抱着老思想的话,那只有死路一条。

    “那边的两位小同志等等!”

    就在两人推着自行车快到门卫处的时候,后面有人叫了句。

    李燕歌回头一看,一个鬓角发白的老人正迈步走来,是前天在武侯祠碰到的那位那埙的老人。

    “你是前天在武侯祠那位的小同志吧?”

    老人眼神或许不太好,走近一点后,从上衣衬衫口袋里取下老花镜戴上。

    “对,没想到今天能遇到老爷子。”李燕歌一笑,没想到这么凑巧。

    “你们不是乐器厂的职工吧?之前在厂里面没见过你们。”

    老人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衫,军绿色的长裤,戴着一副老花镜,里里外外透着一股老干部的气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