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一百一十章 你等着给本小姐暖床吧!

第一百一十章 你等着给本小姐暖床吧!

    “别摸我,我不喜欢。”

    穆茗甩开穆紫薰的手,也没顾及她的想法,戴上耳机就一个人走开了,颇有些不近人情。

    私下被摸摸头捏捏脸也没关系,但一到了公共场合,他就会很抗拒和别人亲近。

    “去哪?”

    “吃饭,我喜欢一个人!”穆茗头也不回地喊道。

    “喜欢谁呀?”穆紫薰脱口而出。

    穆茗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

    “staymealone!”

    说完,他就拉下兜帽,酷酷地走远了。

    阮伊儿欲言又止,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的背影就消失在了拥挤的人潮里。

    她也喜欢一个人,但是一个人吃饭没有两个人开心,因为她喜欢一个人。

    “他喜欢老外?”穆紫薰愣了一秒,呆呆傻傻地问道。

    阮伊儿冷淡地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叹了叹气。

    “元谋人!”

    说完,她就一个人朝着食堂走去,林溪和莺萝手挽着手跟在她身后。

    “你和你弟弟关系不好吗?”方佳诗看向穆紫薰。

    “怎么可能,我家弟弟可喜欢我了,就是傲娇而已。”

    穆紫薰抿了抿嘴唇,有些心虚。

    傲娇是真的,喜欢是真的吗?

    在干饭龙的指引下,穆茗听着《降e大调夜曲》,穿行在拥挤的人潮里。

    有这样一群人,上课的时候能趴着绝对不坐着,雷打不动,谁都叫不醒,但总是能在放学铃声响起的前一分钟醒来。

    1000米体测永远吊车尾,但吃饭时永远第一个到食堂。

    干啥啥不行,吃饭第一名是他们的标签。

    白天上课时秒躺,晚上则不眠不休地奋战在召唤师峡谷。一桶泡面可以够好几个人吃,一个人吃面,剩下的跟着喝汤。

    穆茗其实很羡慕这样的人,却注定无法成为这样的人。

    走在沙漠里会寂寞,走在人山人海里,还是会寂寞。

    沿途的男生们聚在一起嬉戏打闹,戴着眼镜的肥宅,唾沫横飞地复盘着昨晚在网咖的排位赛。

    某某上单天神下凡拯救世界,三路被破的情况下,五杀极限翻盘。

    老色批们讨论着昨晚一起蒙在被子里看的付费录像。

    讨论着女演员胸有多大,腿有多长,说着一些少儿不宜的内容,然后一齐发出哄笑声。

    他们的热闹,与穆茗无关。

    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在一大帮女生惊艳的目光中,穆茗朝着食堂走去。

    作为整个洛城最好的贵族学校,各项基础设施自然是相当高档,无可挑剔。

    一二楼的食物价格亲民管饱,相当实惠,为家庭环境差的学生提供了很多补贴。

    三楼则是非常高档的餐厅,专门用来为家庭富裕的少爷小姐们服务。

    阮伊儿带着莺萝和林溪走在食堂的路上,沿途不断能听到有人在议论。

    “哎,你听说了吗?四班的那个已经会高阶魔法了,比我们老师还牛逼!”

    “哈哈,吹几把?还高阶魔法,你是想笑死老子?”

    “你不信就去问四班的人,他们都看到了。”

    “这个我可以作证,是真的牛批!”高一二班的一名男同学凑了过来。

    “琉光之刃,光系中阶的顶级魔法,那个人好像是叫穆茗,穆氏的小少爷。光元素异种贼猛,威力超级大!”

    “难不成比高阶魔法还屌?”

    “真的!你不信等会去逛下学校的贴吧。”

    穆茗被这些人吹得神乎其神,一传十,十传百,流言蜚语越来越离谱。

    什么年纪轻轻,魔法可以吊打班主任,未来必定能进国家队,还有四个后宫……

    “小姐,他们好像在说少爷有四个老婆。”莺萝揶揄地道。

    “轻和动漫看多了。”阮伊儿很是淡然地道。

    是的,生活不是轻和动漫,但生活有时候比轻更没有逻辑,比动漫更加狗血。

    不可理喻的一幕幕正在发生着,在不远的将来。

    进了食堂三楼,伊儿带着两个妹妹点了一顿很是奢侈的午餐。

    这与她节俭的生活习惯有些不符,因为身为姐姐,她想要对妹妹们好一点。

    菜单上什么好吃,林溪和莺萝喜欢吃什么,她不是很清楚,全部都是挑最贵的点。

    如果和她一起吃饭的人是穆茗呢?阮伊儿想了想。

    学校后街的煎饼果子味道不错,他应该会很喜欢。

    中央广场那里的火锅也很好吃,东街的烧烤也很香。

    有机会一定要带他去尝尝。

    她觉得穆茗应该会喜欢的。因为穆茗喜欢的,她都喜欢,反之亦然。

    这顿饭有些索然无味,昂贵的澳龙和奢侈的鹅颈藤壶吃起来竟然还不如穆茗做的红烧狮子头和东坡肉。

    因为少了穆茗吗?

    嗯,一定是的,穆茗是最好的调味品。

    做饭的时候加了穆茗,就能变得格外好吃。

    阮伊儿这样想着,吃饭的时候一定要带上他!

    穆茗排在队伍中,戴着耳机默默听歌。

    偶尔抬起头看一眼几乎没有动过的队伍,总觉得有人插队了。

    随时间消逝,队伍开始缓慢蠕动,就像吃得太多消化不了的肠道。

    在食堂兼职的学姐舀了一大勺土豆炖牛肉,点餐的女孩子顿时笑容满面。

    “挺良心的。”穆茗喃喃地道。

    学姐纤细的手腕颠了两下,勺中的牛肉开始起舞,像是跳水运动员一样在空中划出曼妙的曲线,然后落回了餐盆之中。

    “深得阿姨的真传啊!”穆茗渐渐收回了目光。

    点菜的女孩子笑容渐渐消失。

    “你抖什么?”

    “别特么废话!快走,后面还有人等着呢!”

    打饭的学姐是个暴脾气,身材高挑,戴着口罩,看不出具体的长相,但露出的眼睛似琥珀般澄澈通明,灵动有神。

    让人不禁联想到《艺伎回忆录》里的小千代。

    眼睛这般漂亮的人,五官应该也不差吧。

    女孩子涨红了脸,气呼呼地走了。

    终于等到穆茗的时候,打饭的学姐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同学,你要吃什么?”

    声音显而易见地温柔了许多,那双眼睛仿佛正在微笑。

    “西兰花、土豆炖牛肉、西红柿。”穆茗轻轻说道。

    “好,请稍等。”

    学姐端起餐盘开始打饭,牛肉里找不到一块土豆。

    “食堂可以收现金吗?”

    穆茗接过餐盘,突然后知后觉。

    “不可以!我们这个档口只能用学生卡。”

    “抱歉,我忘了带学生卡,手机也没有开通线上支付,身上只有现金。”

    穆茗有些歉意地看向学姐,纤长的眼睫轻微眨了眨,在灯光下很是迷人。

    “色诱!后宫之术!”

    “啧啧!”藜砸吧着嘴,一脸的嫌弃。

    人类,你除了美色,简直一无所有!

    “没关系的,下次注意带就好啦。这顿饭学姐请你吃!”

    学姐笑吟吟地说完,就拿起自己的学生卡在机器上刷了刷。

    “谢谢。”穆茗从钱包里拿出现金递给了她,却遭到了拒绝。

    “多来我们窗口吃饭就好。”

    “嗯嗯,我会的。”穆茗有些腼腆地笑了笑,挥了挥手同她告别。

    “学弟再见!常来哟~”

    学姐花枝乱颤,隔着口罩也能看出一脸的姨母笑。

    “阿姨,快点!”

    后面排队的长得和狒狒有几分相似的男生忍不住了。

    听那不耐烦的语气,真怕他下一句就是“给阿姨倒一杯卡布奇诺。”

    “你说谁阿姨呢?”

    隔着大老远都能听到学姐响彻整个食堂的大嗓门。

    穆茗端着餐盘寻了一个僻静的座位坐下,看着堆成小山的牛肉,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唉,好像就是他!穆氏的小少爷!”坐在附近的女生对着穆茗的背影指指点点。

    “好帅啊,要不要上去要个联系方式?”戴眼镜的女生拉了拉闺蜜的袖子。

    “嘘~你想死啊?他二姐是个弟控!”

    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地,时不时拿出手机拍照。

    穆茗正吃着饭,感受到眼角有闪光灯亮起。

    顺着光源看去,两个女孩子低下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小口扒拉着米饭,耳尖泛起绯红。

    穆茗下意识地放慢了吃东西的节奏,开始细嚼慢咽。

    有人注视着他的脸,注视着他咀嚼肌,注视着他咽下米饭事滚动的喉结……

    像是大熊猫吃竹子被众人围观一样,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这一顿饭,穆茗吃得很不开心,只吃了一半就失去了食欲。

    “若是伊儿在就好了。”

    伊儿是很好的调味品,有她在,饭都会变香呢,穆茗这样想着。

    “原来一个人吃饭,没有两个人一起开心。”

    从食堂出来后,穆茗就收到了穆紫薰的信息。

    “今天下午的课全是自习,老师会带我们去挑选魔法阵图,你可以帮我一起看看嘛?给我点建议。”

    “随时都可以,到时候你叫我就行。”

    “那现在就去吧,等会人多。”

    “可以!”

    穆茗关上手机,朝着图书馆走去。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阳光从穹顶倾落,大小姐已经在图书馆门前等着了。

    齐腰的黑发和白色的裙摆微微随风舞动,她拿着手提包,踩着高跟鞋亭亭玉立的样子,很有淑女的气质。

    她目光专注地看向远处,穆茗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是一间音乐教室。

    隐约能听见不太流畅的琴声从那里传出,是《水边的阿狄丽娜》。

    手指僵硬,缺乏感情,还跳音,是初学者没错了。

    “来了!”穆紫薰上前,很自然地挽住他的手臂。

    穆茗挣脱了。

    穆紫薰笑了笑,抓紧了他的手。

    穆茗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不动了。

    穆紫薰脸上的笑意更甚,像是报复性地伸出手把他的头发揉得凌乱。

    “就摸你了!”

    穆茗只是瞪了她一眼,淡淡地道:“你想要修炼哪一种类型的魔法?”

    “功能系?还是毁灭系?”

    “当然是毁灭系了,迦楼罗之炎就是为毁灭而生的魔法,难道让本小姐去当工具人吗?”

    “了解了。”穆茗牵着大小姐的手,朝着火系魔法阵图所在的区域走去。

    “要不先试试最简单的。”

    穆茗拿起一个羊皮卷看了看,然后递给穆紫薰。

    穆紫薰接过卷轴看了看,低阶低级的【流火】,有些不悦地放回了架子上。

    “你瞧不起我?”

    “没有。”

    “那干嘛要给我这种垃圾魔法?”

    “你的元素种加成很高,威力远超其他人。即便是最普通的魔法,也有惊人的威力。就当是练下手,先应付即将到来的分班考试,再学习高难的魔法不行吗?”

    “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穆紫薰看着穆茗的眼睛,很固执地道。

    “我明白了,你对火系魔法了解多少?”穆茗点了点头。

    “火系和雷系是所有元素里攻击性最强的,同样的元素亲和度,火系和雷系魔法的杀伤力有压倒性的优势。”

    “直到超阶后,其他属性的魔法都产生了质变,差距才会缩小。”

    “火系低阶和中阶的魔法,威力最大的是【绯炎】,还有【绯色莲华】,我想学的就是这两个。”

    穆紫薰说着,从最上层的架子上拿了两个卷轴。

    低阶顶级的【绯炎】和中阶中级的【飞焰】,这两者是习得【绯色莲华】的基础。

    “可是难度会很高,【绯炎】比一些中阶还要困难,我不建议你把全部精力都放在高难的魔法上。”

    穆茗看着她手中的卷轴,微微蹙眉。

    “你瞧不起我?”

    穆紫薰挑了挑眉,冷冷地道。

    “我没有!”

    “你凭什么觉得本小姐比你和雪糕差?”穆紫薰逼近了他,一米八的身高加上高跟鞋,压迫力满满。

    穆茗仰望着她,莫名地有些害怕,不断后退,穆紫薰不断往前。

    “呃!”

    穆茗被逼到了墙角,穆紫薰一手杵着墙,一手抬起穆茗的下巴。

    “我们打个赌?”她微微俯下身,贴近了穆茗,艳丽的红唇近在咫尺,呵气如兰。

    “赌什么?”穆茗有些慌乱,不敢看她的眼睛,像落入了猎人陷阱的小白兔。

    “赌我在两个月内学会【绯炎】和【飞焰】,并且星云体达到中阶。”穆紫薰捏住了穆茗的脸,慵懒地道。

    “你在开什么玩笑?”穆茗微微蹙眉。

    先别说两个月内修成两个高难的魔法,让一个毫无基础的人在两个月内达成中阶,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赌不赌?”

    “赌注是什么?”穆茗咽了咽口水,不敢低头,稍微一低头就能看向她的领口。

    雪峰一览无遗。

    “如果你输了……”穆紫薰贴近了他的耳畔,用很酥软的声音说道:“就要和我睡觉。”

    “如果你输了呢?”穆茗一下子红了脸。

    “如果本小姐输了,我就用口给你……”穆紫薰说着,一手比了个圆环,一手伸出手指插进去上下滑动了几次。

    穆茗满头雾水,眨巴着眼睛看着她。

    “什么意思?”

    “你不明白?”穆紫薰愣了愣,看着穆茗一脸懵懂的样子,赶紧咳了咳。

    “没啥,如果我输了,我就和你睡觉呗。”

    “我才不要和你睡觉呢!”穆茗一脸嫌弃,赶紧将她推开。

    他绝对没有心动!一点也没有!

    穆茗转了转,从里面的书架上拿了一个卷轴,仔细看了看,然后将手中的卷轴递给了她。

    “两个月后就是分班考试,到那时,大多数人都可以完成魔法阵图的构造。如果你非要硬啃【绯炎】,两个月肯定是来不及的。”

    穆紫薰接过他手中的卷轴,打开看了看。

    “烈霞?”

    “对,这个是低阶高级的,杀伤力在火系低阶魔法中算是顶尖的了,挺适合你的。”

    “嗯,可以。”穆茗抛了抛手中的卷轴,将【绯炎】、【飞焰】、【烈霞】的卷轴收好,笑眯眯地看着穆茗。

    “我挑选完了。”

    “你不是还觉醒了土系和黑暗系吗?这两系不去看看?”

    “我暂时只想把精力放在火系上。”

    “好吧。”

    两人并肩走出图书馆,穆紫薰将手背在身后,微风吹拂起她的长发,青丝如墨,玉颜胜雪。

    她转过脸,嫣然一笑,玫瑰色的唇瓣轻启。

    “你等着给本小姐暖床吧!”

    她说完,便放肆地大笑起来。

    往来经过的学生们纷纷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