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一百零九章 琉光断灭
    “真的假的?堪比高阶?”

    “不可能吧?”

    “我反正是不信。”

    “可是查老师不都说了吗?”

    ……

    在学生们的质疑和议论声中,穆茗摘下了耳机,默默出列。

    “退后。”穆茗淡淡地道,清澈的嗓音听不出任何情绪,但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全部退后!”查海生大声喊道。

    围观的学生按捺不住好奇心,纷纷退后出十多米的距离,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穆茗。

    穆茗挥了挥衣袖,淡蓝色的纤细光剑从他手中延伸出来。

    剑身薄如蝉翼,通透如琉璃,舞动之间,带起清脆的嗡鸣声。

    穆茗持剑而立,轻轻抬起手。

    封伶对魔法元素的掌握使得他多了一些感悟,再结合他长期修炼的魔剑术,或许可以尝试改变一下释放形态?

    穆茗这样想着,剑尖绽放出狭长的虹光,暴涨出二十多米长的剑芒。

    这惊艳的一幕让在场的学生们瞠目结舌。

    可不可以将琉光之刃所有的魔力汇聚在一剑之上呢?

    穆茗这样想着,星云体中的光元素不断往剑刃上汇聚。

    封伶的脸色立刻就变了,看向穆茗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他在尝试将元素进行凝炼压缩,提高元素的纯度,这是何等精妙的魔力掌控啊!

    原本浅蓝色的光刃逐渐加深,变成了湛蓝色。

    光元素依然在聚集,最后甚至变成了深蓝。

    似乎是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剑身发出清脆的嗡鸣。

    是时候了!

    长袖轻舞,璀璨的剑光一闪而过,分化出万千光影。

    在出剑的那一刻,剑身的魔力毫无保留地释放。

    “轰轰轰轰!”

    剩下的十三根岩柱在辉光中幻灭,爆裂的岩石碎片四散而出。

    寂静,全场鸦雀无声。

    流离的浅蓝色光粒子在空中纷飞,微光照亮了穆茗冷峻的脸。

    过了很久,围观的学生们才从那绚丽的一幕中回过神。

    穆茗陷入了沉思之中,他在寻找刚才的那种感觉。

    他手中的琉光之刃崩解了,耗费的魔力总量超过了平时的三倍之多。

    琉光之刃本身的攻击力就极强,适合长时间的高强度战斗。

    若是将魔力凝炼压缩,或者在短时间内注入大量魔力,再将琉光之刃的魔力一瞬间全部倾泄出来,就可以造成极其恐怖的破坏力。

    说白了,就是将所有的魔力融入一击之中,换取瞬间的爆发。

    再结合他的恶魔之力和魔剑术,这一剑会变得更强!

    但如果这样做,短时间内迅速增长的魔力就会导致光刃超负荷,从而变得极不稳定。

    所以在施展出一击后,凝结的光刃就会崩解,失去续航能力。

    如果不能一击制敌,这么做就会使自身面临险境,因为对魔力的损耗会非常大。

    不出则已,出则致命。

    一种极端的抉择,穆茗很喜欢。

    “啪啪啪!”

    林溪率先鼓了掌,后知后觉的掌声渐渐响起。

    封伶意味深长地看着穆茗,只说了一句话。

    “你一定可以超越你的父亲。”

    穆茗微微颔首,很是淡然地退下了。

    查海生也从刚才的震撼从回过神来,不禁有些惭愧。

    他在穆茗这个年纪的时候,习得初阶魔法就开心得不了,全然没有他那般淡然。

    “穆茗同学的实力,大家都已经看到了。客观公正地说,他的水平已经不逊色于我们的导师。”

    “一个月前,他才满14岁,年纪是我们学校最小的一个。别说是洛城,放眼帝都,也几乎找不到天赋能和他并肩的人。”

    “我可以很肯定地说,他和阮伊儿,未来是必定要进入国家队,参加世界级魔法师学员比赛的。”

    全场哗然,国家队!

    那是所有年轻魔法师的梦想!为国出征,那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你们的学姐,穆夕研,是我们洛城一中的骄傲,她曾进入国家队为国出征。”

    “我希望,大家都能以这些优秀的学员为目标,努力钻研。最少也要拿到毕业证。”

    查海生说着,一阵急促的铃声打断了他的讲话。

    铛铛铛!

    “下课!”

    他说完就很果决地离开了,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从学生时代走过来的他对拖堂的老师一向深恶痛绝。

    尤其是中午放学的时候,拖一秒钟的堂,在食堂打饭的时候就会多排一分钟的队。

    他正在竭尽全力避免自己活成最讨厌的样子。

    铃声响起,校园的广播室响起《thetruethatyouleave》,意味着上午的四节课结束,到了干饭人的时间。

    穆茗第一次听到这首曲子的名字时,还以为是“你离开的真相”。

    true有真相的意思,也许是因为相比事实这个词,穆茗更喜欢真相吧,哪怕它会伤人。

    “你离开我,想必是有言不由衷的理由。你不必说,我也不必问。”

    这是穆茗的理解。

    而事实上,true被翻译成了事实,强调“你走了”这样一件客观事实,斯人已去的寂寞感便扑面而来。

    穆茗觉得,自己一定是自作多情了。

    在略带忧伤的钢琴曲中,训练场聚集的学生纷纷解散。

    “穆茗同学,你好,我是祝梦灵,请多指教!”祝梦灵走到穆茗面前,笑容和煦地伸出手。

    阮伊儿握住了穆茗的手。

    很冷,摸起来又像是羊脂玉,穆茗下意识地握紧了一些,希望能将这只手变暖。

    阮伊儿用薛定谔的力气一把将穆茗拉了过来,然后强势地挡在了他的身前,微微扬起下巴看着她。

    就像是护崽的母狮。

    “离我弟弟远一点!”

    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穆茗仿佛能想象出一只凶巴巴的雌狮龇牙咧嘴的样子。

    冰霜的气息往外扩散,让众人都感受到了寒意。

    祝梦灵维持着脸上的笑容,不卑不亢地离开了。

    转身的那一刻,脸上的表情冷得可怕。

    “干的漂亮!雪糕!”穆紫薰点了个赞。

    “唉!紫薰,你太不够意思了!搞了半天,这个好看的小哥哥居然就是你弟弟,我怎么之前都没听你说过?”

    一个带着棒球帽,穿着运动服,扎着马尾的高挑女孩凑了上来,拍了拍穆紫薰的胳膊。

    这是莫雨潇,穆紫薰小学就认识的好姐妹。

    “我朋友想和你弟弟认识一下,你有你弟的联系方式吧?”

    “我就是她朋友,你给我就好。”方佳诗窜了出来,笑吟吟地看着穆紫薰。

    方佳诗长着好看的鹅蛋脸,五官很精致,眼角和穆茗一样都有泪痣。

    穿着鹅黄色的长裙,身材娇小,一个词形容就是小家碧玉。

    这三个人从初中部开始就是死党,关系很铁。

    “想干什么?你们对我家弟弟有想法?”穆紫薰眯着眼,有些不善地道。

    “你弟弟现在还没女朋友吧?肥水不流外人田啊!”莫雨潇看着穆茗的侧脸,一脸姨母笑。

    “做梦吧!我把你们当成好姐妹,你们却想当我弟媳?门都没有!”

    穆紫薰一把揽住穆茗,指着两个好姐妹说道。

    “看清楚了嗷,这两个女人,色中饿鬼!千万要小心,知道了吗?”

    “哦哦”穆茗有些不明所以,呆萌地点了点头。

    “好可爱啊!”

    莫雨潇和方佳诗看着他呆萌的样子,异口同声地道。

    穆紫薰蹙了蹙眉,警惕地看了她们一眼,带着穆茗退后了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