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一百零六章 魔法理论课
    “今天我先给你们普及一下基础的魔法常识。”查海生将手杵在讲台上,悠悠地道。

    “魔法分为五个阶层。初阶,中阶,高阶,超阶,禁咒。”

    “呵~无知。”

    藜轻蔑地笑了笑。

    “有什么问题吗?”穆茗好奇地问道。

    “禁咒之上,还有神迹。渺小的人类,果然是见识短浅。”藜淡淡地道。

    “……”

    穆茗一时语塞,是是是,你说的对。

    不知道是谁,当初见到泡面的时候高兴得像只傻狍子。

    “每一个阶级又分为低中高三个等级。同样是攻击性的魔法,以火系为例子,火系的初阶低级魔法【流火】和初阶中级的【飞焰】,威力之差足有三倍!”

    “其他系的魔法也大抵如此,每跨越一个阶层,魔法的魔力量级和威力之差超过十倍,是近乎无法逾越的天堑。”

    “但是呢,在低中高三个等级之上,还有一些极其特殊的“顶级魔法”,虽然属于高级的范畴,但能发挥出跨越阶级的威力,并具备极高的上限和成长能力。”

    “比如火系的【绯炎】,初阶顶级魔法,实际上已经十分接近中阶。难度和威力甚至可以超过不少中阶魔法。”

    “再比如光系中阶顶级的【琉光之刃】。”查海生说着,略微顿了顿,有些诧异地看了看穆茗。

    他从穆夕研那里得知了穆茗习得这个高难魔法的消息,但依然怀着质疑。

    “同样的,我们人类的敌人,恶魔的实力也可以划分为几个阶层。”

    “初阶的恶魔奴仆,中阶的是精英级恶魔,高阶就是极其难缠的统领,其中的天花板,也就是顶级,甚至能成为领主。”

    “比如前些时间在洛城市区袭击,导致数千人死亡的黑渊处刑者,就是高阶中级的强力恶魔,还有造成古代树森林动乱的幽影魔,属于高阶高级的恶魔。”

    “高阶恶魔就能有如此强大的破坏力,更不用说高阶之上的恶魔了。”

    “高阶恶魔之上,就是超阶恶魔,据说洛城有两只。明面上的一只叫做织女,还有一只不知去向。”

    “呃哦~”

    查海生话音刚落,倒吸冷气的声音在教室里响起。

    织女……

    穆茗心里微微一跳,当初猎杀摄魂鬼的时候感知到的应该就是它了。

    黑渊处刑者尚且如此棘手,级别超出了一整个阶层的织女,又会有多可怕?

    “不用担心,超阶恶魔一般都会被盯得很死,它们也会忌惮我们人类中的强者,不敢轻举妄动。”

    “查老师,超阶之上是什么?”

    “超阶之上啊,就是传说中的王阶。它们的名字,只有神话和历史书上才能见到。”

    “呵呵……”藜不屑地笑了笑。

    “又怎么了?”穆茗有些古怪地问道。

    “没什么,说了你也不懂,渺小的人类。”

    “行吧,当我没问。”

    尽管很多知识他都已经掌握了,甚至比查海生了解得更为详细,但穆茗依然听得很认真。

    “恶魔分为多种类别,你们有谁具体了解过吗?”

    一名女生站起身回答道:“一共有八个类别。”

    “兽魔种,以兽类恶魔为主。”

    “异变种,恶魔受环境影响而产生的变种,可以被划归到其他类别之中,也可以单独归位一类。”

    “遗存种,古代恶魔的后裔。”

    “元素种,由纯净的元素凝结出来的恶魔,没有实体,以极高的元素掌控力闻名。”

    “共生种,由多个恶魔共生。”

    “融合种,共生种的进阶。”

    “神秘种,极少见的恶魔,具有各种超出人类认知的力量。

    “古代种,远古恶魔,遗存种的祖先。也是公认的恶魔中最强的一类。”

    “不错,你叫什么名字?”

    查海生鼓了鼓掌,对这个戴眼镜的女孩子颇有些欣赏。

    “祝梦灵!”

    “可以。”查海生点了点头。

    “藜,不是还有一类古神种吗?那才是最顶级的恶魔,传说中的存在。”

    穆茗略微有些不解,恶魔的各种类别,养父都悉心教导过他。

    “所以才说你们人类无知啊。”藜理所当然地道。

    大多数人所能接触到的都是只是这个世界的冰山一角,只有真正站在巅峰的存在,才能窥见世界的真实。

    “呵,一个肉包子两块,十五个肉包子多少钱?”穆茗淡淡地讥讽道。

    “等等,你别提醒我,这一次我一定可以算出来!”藜板着小脸,反复扳着手指开始计算起来。

    这事关她的尊严,身为最顶级的古神种恶魔,还是血统最尊贵的公主,她绝对不允许这个渺小的人类嘲讽她。

    下课后,江晚亭双手抱胸走到了阮伊儿面前,目露不善。

    “同学,你很拽啊。”

    阮伊儿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一把将穆茗揽到怀里。

    穆茗正在发呆,一下子被她搂住,有些措手不及。

    伊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霸道了?

    “你不会有一丁点机会的。”

    江晚亭闻言,眼皮不自然地跳了跳。

    “凭什么?”

    “就凭我是他姐姐。”

    阮伊儿冷淡地看着她,放缓了语气,无比强硬地道:“我!不!准!”

    姐姐?她是穆氏的二小姐,穆茗……穆家的小少爷?

    原来是这样啊,早该想到的。

    “你给我等着。”

    江晚亭眼含深意地看了她一眼,有些不悦地走开了。

    碍于阮伊儿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班上其他想要搭讪的人都有些畏首畏尾。

    “去呀!去呀!”男生们哄笑着,将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推了出去。

    “加油,章鱼哥!”

    “泽儿!不要怂!”

    张雨哲被男生们推攘着,朝着阮伊儿走去。

    作为初中部广受欢迎的校草,他对自己的外貌还是很自信的。

    但只是匆匆瞥了一眼她身旁的穆茗,他就不免自惭形秽。

    他把手放在胸口按了按,似乎是要把胸口躁动不安的小鹿摁回去。

    看着阮伊儿冰蓝色的清冷眼眸,他一时间竟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同学……我……”

    阮伊儿对这种事早就习以为常了,或者说,已经很厌烦了。

    “不谈恋爱,不需要朋友,也不想认识任何人,请立刻走开。”

    很美妙的声音,用白居易的话来形容就是“如听仙乐耳暂明”。

    “我……”

    张雨哲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他脸上的表情很快就僵住了。

    冰晶毫无征兆地爆开,化作棘刺抵在了他的咽喉处。

    “听不懂吗?”

    很冷的声音,让人发自内心地感到寒冷。

    倘若张雨哲在此血溅五步,应该也没有人会感到意外。

    起哄的男生们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教室变得鸦雀无声。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在私下开始小声嘀咕起来。

    “这就是十班分来的学员吗?”

    “好厉害,都可以完整释放出魔法了!”

    “听说她已经达到了中阶魔法师,已经达到了毕业标准……”

    “天呐,同样是人,差距怎么这么大?她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张雨哲嘴唇嗡动着,额头上冷汗直冒。

    那抵在咽喉处的冰刺,让他的肌肤都感受到阵阵寒意。

    连完整的初阶魔法阵图都无法构造的他,深刻地意识到了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鸿沟。

    “抱歉!”

    说完,他便失魂落魄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