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一百章 黑渊重现
    穆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临近傍晚了。

    看着身上盖着的毯子,穆茗觉得有种淡淡的温馨。

    走到厨房,便见到莺萝系着围裙正在煮汤。

    “少爷,你醒了,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莺萝见穆茗头上炸起了几根呆毛,忍不住笑了笑。

    穆茗走过去揪了揪她的小脸,和她一起准备晚餐。

    “少爷,你怎么跟小姐一样,就喜欢欺负我。”莺萝小声嘟囔着,看起来委屈,却并没有不满。

    “觉得你挺可爱的。”

    轻车熟路地做好桂花蛋,穆茗又随手将生姜切片,和花椒一起放在了碗里。

    再将黑胡椒和盐均匀地抹在羊排上腌制,在锅里倒入红酒用于去除膻味,便开始煎羊排。

    穆紫薰嗅着食材的香味走了进来,走到穆茗身边,开始试吃桂花蛋,动作优雅得像是矜持有礼的公主。

    脖子上戴着的赤色琥珀,高调地炫耀着它的光芒。

    莺萝鼓着嘴,哀怨地看着小姐。

    “小妮子,你看什么?”穆紫薰瞥了她一眼,细细品尝着香甜软糯的桂花蛋。

    “小姐,你偷吃!”

    “你才偷吃呢!读书人的事能叫偷吗?我这叫试吃!”穆紫薰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等菜端上桌的时候,那盘桂花蛋已经少了一半。

    阮伊儿合上《百年孤独》,看了一眼被穆紫薰夹得奇形怪状的桂花蛋,淡淡地说了一句“老鼠不留隔夜食。”

    这是她小时候住外婆家,听来的方言。大概意思是说一个人能吃,贪吃,像老鼠一样嘴馋。

    穆紫薰只是嘿嘿一笑。

    “蓝姨,林溪,开饭了。”

    穆茗看向正在念书给林溪听的蓝依。

    “晚上再念给你听,先吃饭好不好?”蓝依将那本《绿山墙的安妮》合上,对着林溪微笑着说道。

    “嗯呐~”林溪乖巧地点头,看向穆茗。

    穆茗已经将她和蓝依的碗筷准备好了,还盛上了米饭。

    蓝依从后院摘了一大捧玫瑰,插入灌了水的清水瓶中,放在了桌子上。

    餐桌上,看向大快朵颐的穆紫薰,蓝依忍不住“啧”了一声。

    “哼~”穆紫薰别过脸,轻轻哼了哼。

    晚餐在暖融融的温馨之中结束,穆茗独自来到后庭练习剑术。

    高大的雪杉如亭亭玉立的美人,月光照拂在针叶之上,流转着银色清辉的雪杉宛如玉石。

    用木系魔法培植的玫瑰花四季开放,簇拥在一起,欣欣向荣。

    晚风吹过,红玫瑰在月光下摇曳,艳丽的红裙悄然绽开。

    穆茗轻舞白露,物我两忘。

    刀刃破开空气,发出清脆的嗡鸣声。

    凛冽的寒风与银光拂过藜的脸颊,穆茗收好白露,静静看着她。

    那让万千玫瑰都黯然失色的脸,在月光下分外妖冶妩媚。

    “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

    穆茗轻轻念着,形容眼前这一幕倒也应景。

    “这是亡国之音,不是什么好话。”藜翻了个白眼,她跟着穆茗一起读过不少书,自然知道南陈后主陈叔宝的名句,可惜这个人名声太差。

    “我饿了,今天都没有吃东西,你自己看着办吧。”

    藜双手抱胸,淡淡地道。

    “行吧,我的公主殿下。我这就给你去做饭。”穆茗优雅地行了个骑士礼。

    藜见状,突然来了兴致,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了他的背上。

    “我的骑士,快让我骑!”

    藜抱着他开始撒娇,把脸埋在他的后颈处开始傻笑。

    “别闹,被看见了就麻烦了!”穆茗涨红了脸,总觉得她的话怪怪的。

    “怕什么嘛?我施加了【视界阻碍】,她们看不到的。”

    温热的呼吸吹拂着穆茗的后颈,呵气如兰。

    穆茗左右看了看,纠结了一会儿,还是蹲下身。

    藜按住裙子,骑在了他的脖子上,穆茗抱着藜的小腿,站起身。

    “就这样?”

    “对啊,就是这样。”藜双手伸到了穆茗的头发里,轻轻搓揉起来。

    “驾~”藜调皮地笑了笑,惹来穆茗一阵白眼。

    穆茗鼓着嘴,有些闷闷不乐的在后庭里开始散步。

    这个动作来源于他和藜去看的一次庙会。

    有个可爱的小姑娘骑在爸爸的脖子上,在人潮中看着舞狮。

    藜见到之后觉得很有趣,就一直缠着穆茗。

    穆茗被她缠得没有办法了,只好硬着头皮,在一大帮人暧昧的眼神中载着她穿行过热闹的集市。

    “吁~”藜轻轻揪了揪穆茗的头发,示意他停下。

    “别太过分嗷!”

    要不是看在我是你爸爸的份上,才不会让你这么放肆呢。

    看着穆茗幽怨的眼神,藜捂着小嘴轻轻笑了起来。

    她双手捧着穆茗的脸,在他脸上轻轻吻了吻。

    “人类,我真的,太喜欢你了。”

    藜轻轻舔了舔嘴角,目光如火焰般炽烈。

    好想,好想把你吃了,但是又好舍不得。

    穆茗有些不敢看她热切的眼神,于是害羞地说道:“你不是饿了吗?我去给你做吃的。”

    “嗯,好呢。”藜抹了抹嘴角的口水,又从身后抱住了他,轻轻嗅着他身上的清香,忍不住呻吟起来。

    真是美妙的气味啊!

    解决了藜的晚餐后,穆茗便回到房间休息。

    蓝依房间里的灯依旧亮着,林溪和她睡在一个房间,蓝依继续念故事给她听。

    伊儿身上太冷,只能安排她和穆紫薰睡一个房间。

    两人不是在抢枕头就是在抢被子。

    “你过去一点!”

    “凭什么啊?你过去!”

    阮伊儿皱了皱眉,一把将被子卷走,穆紫薰立刻贴了上去。

    “死姬姥!别搂搂抱抱的!”

    “你别乱说啊!我对女的不感兴趣!”

    “那就把内裤穿上!”

    关灯之前,是伊儿略带嫌弃的声音。

    因为只有三间客房的原因,穆茗和莺萝睡在一个房间。

    “莺萝,你还没睡吗?”

    穆茗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了。

    “嗯,等少爷你回来。”莺萝红着小脸,裹在可爱的小被子里,打着地铺。

    “你睡床上吧,地上湿气重,女孩子睡地上不好。”

    “可……可是……”

    “别可是了,睡床上去!”穆茗一把抱住莺萝,将她放在了床上。

    “啊!”莺萝突然被穆茗用公主抱抱住,一时间失去了思考能力。

    穆茗身上的温暖气息涌来,让她小鹿乱撞。

    “听话!”

    穆茗把手轻轻放在了莺萝的头上,温柔地道。

    莺萝被驯服了,只是轻轻应了一声。

    “嗯。”

    “晚安,莺萝。”穆茗脱下外套放在了一边,睡在地铺上,然后关了灯。

    “晚安,少爷。”莺萝躺在床上,借着窗外的月光,看着穆茗的侧脸。

    不多时,乌云渐起,遮住了月亮,室内的光线渐渐消失,逐渐归于黑暗。

    黑暗中,莺萝能感受到少年轻柔的呼吸。

    有少爷在,睡觉也能这么安心呢。

    轰!

    电闪雷鸣,雨淅淅沥沥地落下。

    毫无征兆地一场暴雨,雨势很大很急。

    蓝依房间里的灯依然还亮着,林溪躺在蓝依的怀里睡着了,母女相拥而眠。

    蓝依手里还拿着那本摊开的《绿山墙的安妮》。

    隔壁的房间中,伊儿卷在被子里,裹得像是蝉蛹,又像是墨西哥鸡肉卷。

    穆紫薰略显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起身去上厕所。

    经过后院的时候,乌云散去,光线透了进来,她惊鸿一瞥。

    后院里盛放的玫瑰花在夜间默默绽放着芳香,只是无人欣赏。

    即便有着火系体质,她也觉得有些微冷,回了房间。

    “哐啷!”

    木门被关上了。

    莺萝依然没有睡着,黑暗之中,突然有阵阵诡异的幽光闪起。

    光源是穆茗放在枕边的一块黑色晶体。

    “咦?怎么回事?”莺萝坐起身,那块灵魂结晶上的光芒又立刻内敛,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真奇怪呢。”莺萝满头的雾水。

    轰!

    闪电划破夜空,光芒照亮了漆黑的客厅。

    蓝依插在清水瓶子里的玫瑰花迅速枯萎了。

    娇嫩的玫瑰花瓣从炽烈的嫣红化作了死寂的灰白。

    穆紫薰坐在床上,一眨不眨地看向窗外,雨下得很大,落下的雨幕遮住了视线。

    不知为什么,一时间睡意全无。

    她想到那个雷雨天的夜晚,不禁有些惶恐。

    一片阴影缓缓遮住了窗外的光线,穆紫薰见状,微微蹙眉。

    她起身穿上拖鞋,走到了窗边,推开嘎吱作响的翠绿竹窗。

    这才发现竹窗已经变成了灰黄的枯槁。

    雨水被风吹打进来,带起丝丝冷意。

    她愣了愣,出现在雨幕中的,是一片蠕动的黑色。

    视线缓缓上移,湿漉漉的漆黑长发遮住了面容。

    “轰!”

    闪电照亮夜空,让她看清了那张可怖的脸。

    那张脸微微扭曲,似乎是在笑,好像能听到它说:“嘿,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