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九十八章 蓝泪
    午餐结束,蓝依收拾好了碗筷,看了一眼躺在椅子上玩手机的穆紫薰,不禁蹙了蹙眉。

    “紫薰,帮我洗下碗。”

    “哦。”穆紫薰放下手机,跟着妈妈去了厨房。

    身为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谁的话都不听,但在妈妈面前却格外乖巧呢。

    这就是蓝依最擅长的“魔法”吧。

    “女孩子不可以什么都不做,茗子做饭很辛苦,你总要做点什么。”蓝依递给她一个新的干丝瓜瓤,然后将她用过的碗筷递给她。

    “哦。”穆紫薰嘴上应着,心里却是不以为然,只是默默接过丝瓜瓤开始洗碗。

    “做饭也好,家务也罢。总要去做,不能总是让别人照顾你。”

    “交给下人来做不就好了吗?”穆紫薰淡淡地道。

    “可茗子和莺萝从来都是亲力亲为。”蓝依很认真地看着她。

    穆紫薰不说话了,但心里还是不理解。

    蓝依看了看大厅,穆茗捧着一本书看着,阳光从窗外照在他的侧脸上,少年仿佛亮着微光。

    “你啊。”

    她又看了看穆紫薰,然后笑着摇了摇头。

    一个是住在象牙塔,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一个是经历过磨难,身体力行的少年郎。

    生活理念和经历都截然不同的两个人,是很难走到一起的。

    “你觉得茗子怎么样?”蓝依突然问道。

    “干嘛要问这个?”

    穆紫薰手一僵,心里一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洗着碗。

    精巧的白瓷碗被刷得铮亮,能看清她的脸。

    “随便问问。”

    “很好啊!长得那么好看、天赋优秀、温柔、勇敢、善良……”

    “笑起来特别干净,特别治愈。”穆紫薰仰起脸,一想起他的笑脸,她就情不自禁地泛起微笑。

    “平时是很文静,很孤僻的一个人,看似坚强,其实内心很柔软。”穆紫薰说着,眼前又不由得浮现出他的泪眼。

    “哪里都好,全身都是优点,所有美好的词汇都能用来形容他。”

    “抛去穆家大小姐的身份,我哪里都比不上他。”

    穆紫薰说着,低下头,竟然有些自卑。

    “有哪些缺点呢?”蓝依很满意她的回答。

    “缺点也有,但是这些缺点又显得特别可爱。”穆紫薰暖暖地笑着。

    “比如呢?”蓝依顿时来了兴致。

    “蠢萌蠢萌的,是个路痴,经常找不着路。我去接他的那天,他居然在车站等了一整天,傻啦吧唧的。”穆紫薰说着,忍不住笑出声。

    “特别单纯,很好骗,但是我又不忍心骗他。”穆紫薰说着,不禁蹙了蹙眉,不禁开始担心起来,这么可爱的弟弟要是被人骗了该怎么办。

    “太温柔了!真的好温柔呢!会为了别人委屈自己。明明不喜欢我,明明很害怕,但还是会鼓起勇气挡在我面前。”穆紫薰越说越兴奋,眼里流转着动人的光彩。

    “继续说!”

    蓝依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再就是傲娇了吧,真的好傲娇呢。但是又觉得他真的好可爱啊!特别特别可爱,可爱到爆炸!第一次见到他就觉得他可爱,哪里都可爱!”

    穆紫薰说着,脸上不禁浮现出红晕。

    蓝姨见女儿一说起茗子就变得滔滔不绝的样子,一时间什么都懂了。

    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她是过来人,看得比她更透彻。

    “那,和茗子结婚怎么样?”蓝依笑吟吟地问道。

    “呃?开什么玩笑嘛?”穆紫薰顿时慌了,眼神躲躲闪闪的,不敢看她。

    “我是认真的!如果你喜欢他,我会帮你。”蓝依很认真地看着她。

    “虽然是喜欢,但就是当作弟弟的那种喜欢啊,觉得他可爱,很想宠他。很想欺负他,又舍不得。”

    穆紫薰的声音越说越小,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客厅里的穆茗。

    “喜欢,就要抓紧了。”

    穆紫薰小声说道:“我比他大,他应该不会喜欢比自己年龄大的女孩子吧?”

    “就大两岁而已,不影响的。”蓝依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

    “可是……我们都还小,恋爱结婚什么的,还太早了吧。”穆紫薰有些犹豫。

    “不小了啊。再说了,正太养成游戏,想想就觉得刺激啊,是吧?”蓝依笑眯眯地看着穆紫薰。

    穆紫薰像是想到了什么,脸庞像熟透了的苹果,头上隐隐有蒸汽冒出来。

    “我看得出来,伊儿很依恋他。如果你对茗子有感觉,就尽快拿下吧。”

    “不会吧?雪糕只是太孤单了,没什么朋友,所以才和他走得那么近。”穆紫薰也拿不准,心里没底。

    “再说了,雪糕……是我的好姐妹啊。”

    “傻瓜,爱情这种东西,是最不讲道理的,没有谁对谁错,也没有先来后到。”

    蓝依理了理穆紫薰的头发,很认真地说道:“在感情中,人都是自私的……”

    蓝依话音未落,便被穆紫薰不耐地打断了。

    “哎呀,你扯到哪里了?雪糕永远都是我的好姐妹,茗子是我们的弟弟。”

    彼此都是重要的家人,一想到有一天会面临抉择与取舍,她就觉得心很乱,不愿再想。

    “行吧,我不管你了。”蓝依叹了叹气,用干毛巾擦了擦手。

    “锅碗都给我涮干净。”

    说完,她就出了厨房。

    “这么多?”穆紫薰看着碗池里的碗,瞪大了眼睛。

    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女儿?

    穆茗和阮伊儿坐在一起,两人挨得很近,一起看着《绿山墙的安妮》。

    “期望也可以得到一半的快乐。你也许得不到那个东西;但是什么也阻止不了你期望它们时所产生的快乐。林德太太说‘一生无求的人是幸福的,因为他们不会失望。’可我觉得一生无求比失望更糟糕。”

    两人近乎保持着同步的速度,穆茗很是默契地翻了页。

    温柔干净的少年,还有正直最美年华的女孩,像一副美好的画卷。

    蓝依看了许久,释然地笑了笑。

    “伊儿,过来,我有话要对你说。”蓝依对阮伊儿招了招手。

    “下次再看吧。”穆茗将页脚折了一个小角。

    “嗯。”伊儿点了点头,起身跟着蓝依朝着房间走去。

    蓝依关上了房间门,将自己手上的一串手链摘下,恋恋不舍地看了看,然后戴在了伊儿的手腕上。

    纯银的手链上挂着一个透明的蓝色泪滴状的宝石,在光线不那么明亮的房间里焕发出柔和的光泽。

    “伊儿喜欢系红线嘛?”蓝依摸了摸红线上坠着的双鱼雕,轻轻笑了笑。

    珠光宝气的手链与那根简陋红绳上系着的双鱼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喜欢。”伊儿只是点了点头,语气依然冷淡。

    “这个是【蓝泪】,和茗子的【白露】一样,都是高阶魔具。”蓝依微笑着。

    即便听到是高阶魔具,阮伊儿依然面无表情。

    “【蓝泪】和【白露】,当初是我和文斌的订婚礼物。我把自己的【白露】给了茗子,文斌的【蓝泪】,我本来想留给紫薰的。”蓝依摸了摸伊儿的长发,突然有些愧疚。

    订婚礼物……伊儿的眸中终于泛起淡淡的涟漪。

    “可是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们都是我女儿。”

    “伊儿,你喜欢茗子对吧?”

    “我不知道。”阮伊儿思考了一会儿,有些迷惘地摇了摇头。

    “这两件魔具,是我们打算留给茗子和未来儿媳的。”蓝依说着,摸了摸她手腕上的手链。

    阮伊儿猛地抬起头,白璧般的脸颊上浮现出丝丝粉红。

    “说实话,我挺希望紫薰和茗子在一起的,这是我身为母亲的自私。”

    “但是感情又不能勉强,真矛盾呢。”蓝依叹了叹气。

    “我能察觉得到,你和茗子,会成为灵魂伴侣呢。你们是一类人,没有谁比你们更了解彼此。”

    “所以,我也希望你和茗子都能获得幸福。”

    “我给紫薰出谋划策,你不会怪我吧?”蓝依俏皮地眨了眨眼,又变成了古灵精怪的少女。

    阮伊儿摇了摇头,她是个极聪明的人,之前在餐桌上就能察觉出来。

    “一碗水要端平,这件魔具就送给你了。你和紫薰公平竞争吧,我就不掺和了。”

    穆紫薰站在门外默默听着,指甲嵌入掌心。

    “什么一碗水端平?分明就是偏心!”

    “明明我才是你的亲女儿,为什么要把【蓝泪】那么珍贵的东西给雪糕?”

    她抿了抿嘴唇,眼眶忍不住泛红。

    蓝依摸着伊儿的长发,拿起了一把梳子。

    “伊儿,我都好久没给你梳头了,让我给你梳梳头发。”

    “嗯。”伊儿很是乖巧地背过身,蓝依的手指在她的发间温柔地划过,轻轻将发丝理顺,然后拿起桃木梳从发端梳到尾。

    她摸着手腕上闪烁着蓝色极光的美丽水晶,浅浅笑着,微微露出洁白的贝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