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九十七章 诡异的回忆
    “你们怎么都不吃饭啊?菜不合你们胃口吗?不吃就浪费了。”蓝姨看着几个孩子放下碗筷,都是肚有余而心不足。

    良久的沉默之后,林溪怯生生地拉了拉穆茗的袖子。

    “哥哥,我想吃豆腐。”

    那羞怯的眼神,不由得让人生出强烈的保护欲。

    “麻婆豆腐吗?”

    “嗯嗯!”林溪像小鸡啄米一样点了点头。

    “好!我给你做!”穆茗揉了揉她的小脑瓜,林溪开心极了。

    见有人率先开了口,莺萝迫不及待地道:“少爷,我也想吃!”

    伊儿也转过脸看着穆茗,只是没有说话。

    “我也要!”穆紫薰把手举得老高,蓝依面带微笑地看了她一眼。

    “厨房里还有大闸蟹,你要吃吗?要吃,我就给你做。”

    一路上她还是很照顾自己的,贴着她睡觉也很暖,穆茗对她的语气也温和了许多。

    穆紫薰对蓝依核善的笑容毫不理会,大声喊着:“要!我还要吃红烧狮子头、白切鸡、火锅鱼……嗷!”

    她话音未落,蓝姨就用筷子敲了敲她的头。

    “桌上这么多菜不够你吃嘛?茗子做饭很累的。”蓝依板着脸教训着女儿。

    “我不管!”穆紫薰快哭了,就差躺在地上撒泼打滚了。

    问题是你做的菜能吃吗?可是她又不敢说。

    “不碍事的。”穆茗只是笑了笑,将桌上的几道菜放回了厨房。

    “我去帮少爷的忙!”莺萝立马起身朝着厨房跑去。

    帮忙都是其次,主要是可以偷吃。

    食物的香气从厨房中溢散出来,穆紫薰用筷子敲着碗,在椅子上摇头晃脑,心里满满地期待。

    林溪傻乎乎地,学着她一起敲,叮叮当当的响声像一曲欢快的交响乐。

    “林溪别学她,用筷子敲碗是很不礼貌的,会被人说成叫花子。”阮伊儿蹙了蹙眉。

    “哦哦。”林溪闻言,立刻规矩地坐好,将筷子放在了桌子上。

    穆紫薰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用筷子敲了敲她的碗。

    从旋律上能听得出来是“两只脑斧、两只脑斧、跑得快……”

    阮伊儿用一副“你幼不幼稚?”的眼神看着她,蓝依在一旁笑得特别开心。

    “妈妈是不是受过很严重的伤?我能感觉到,是死亡系的魔法吗?”林溪看向蓝依,能感知到她的气息较常人有些微弱。

    “是的,是一种叫黑渊处刑者的恶魔,高阶最顶级的恶魔,擅长死亡系的魔法。”蓝依说着,浅浅笑着。

    穆紫薰不由得回想起了小时候。

    那个雷雨交加的晚上,恶臭的黑水涌到了房子里,怨灵的尖叫声让她每每回想起来就会觉得颤栗,止不住发抖。

    那把锈迹斑斑的巨大剪刀,上面沾染了血浆和碎肉,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息。

    整栋别墅都被剪成了两段,那是她不愿回想起的噩梦。

    后面再一次遇到黑渊处刑者袭击时,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她总觉得这个恶魔的体型缩水了一圈,那把骇人的巨大剪刀也不知去向了,变成了锯肉刀和铁爪。

    不过已经没关系啦,这个噩梦被穆茗终结了。

    “高阶最顶级?”阮伊儿蹙了蹙眉,略微有些困惑。

    “嗯,那个恶魔真的很厉害,我付出了很大代价,才勉强将它击退。要是再出现,不知道会死多少人。”蓝依点了点头,脸上的笑意也收敛了起来。

    “放心啦,那个东西已经被臭狐狸和茗子消灭了嘛,我亲眼看见的。”穆紫薰把手放在妈妈的手背上,示意她安心。

    “消灭了?怎么可能?”蓝依大为不解。

    “我亲眼所见的,那还能有假?”穆紫薰对此很是笃定。

    “什么时候的事?”蓝依继续问道。

    “就是茗子来的那一天,我们闹了点矛盾,我去花圃给他摘花,碰上了那个怪物,是茗子救了我。”穆紫薰说着,还有些惭愧。

    “都没有听你说起。”阮伊儿倒是感到有些惊讶,能想象得出其中的惊险。

    “怕吓到你们嘛,不想你们担心。”

    “夕研那丫头变得这么厉害了吗?高阶中级魔法师能够击杀高阶最顶级的恶魔。”蓝依对此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即便是她这样的高阶顶级的光系魔法师,还是天赋最出众的那一类,也只能勉强击退而已。

    夕研和茗子即便是魔人,但若是联手就将其击杀,未免也太过匪夷所思。

    “高阶最顶级的恶魔,需要同阶层的六人魔法师小组齐心合力才能击杀。你是不是弄错了?确定击杀了吗?”阮伊儿看向穆紫薰,总觉得她在夸大其词。

    “真的,我没骗人!”

    “那个灵魂结晶都在茗子手里,不信你去问他。”穆紫薰说着,穆茗已经端着菜出来了。

    莺萝跟在身后,嘴里还在咀嚼,腮帮子鼓鼓囊囊地跟仓鼠似的,唇边还沾了些许油光。

    “啊!莺萝,我就知道你会偷吃!”穆紫薰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才……才没有!我……我没有偷吃,是少爷让我试吃的!”莺萝红着脸,支支吾吾地道。

    “偷腥猫!”穆紫薰扑了过去,又开始揉捏莺萝的脸蛋。

    “茗子,那个黑渊处刑者的灵魂结晶,你有带在身上吗?”

    “有!”穆茗将麻婆豆腐摆在了林溪面前,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枚黑色的晶体递给了蓝依。

    林溪心满意足地吃着软嫩的豆腐,目光也被那枚幽暗深邃的晶体吸引。

    黑芒内敛,内部流转着一片黝黑的雾状物质,散发着淡淡的死气。

    隐约能听见怨灵的咆哮,让人不寒而栗。

    “确实是死亡系的高阶恶魔种。”蓝依接过晶体仔细看了看,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

    “是黑渊处刑者的,死亡系遗存种的灵魂结晶虽然十分少见,但我在古籍上见过图解。”阮伊儿仔细观察了一番晶体,点了点头,看向穆茗的眼神顿时变得异样。

    “不是都说了嘛,你们偏不信。”穆紫薰剥开螃蟹壳,对着莺萝招呼道:“莺萝,给我把狮子头端过来,你之前偷吃了一个,你的那份就别想了。”

    “不要啊!小姐!”莺萝撅着小嘴,哭唧唧地把狮子头放在了她面前。

    伊儿伸出筷子,当着穆紫薰的面夹走了两个,惹来一阵死亡凝视。

    伊儿不为所动,将其中一个放在了林溪碗里,大小姐立刻就没脾气了。

    “这个灵魂结晶的能量级数只有高阶中级的水平,和高阶最顶级的恶魔差了三倍有余……难道那东西还会降阶吗?”蓝依摇了摇头,将灵魂结晶还给了穆茗,还是感到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