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九十六章 上去,自己动
    看着锅里已经不能吃了的羊排,蓝依耷拉着脑袋,鼓着嘴怨艾。

    不知道她年纪的人,看着那可爱的模样,一定会把她当作花季的少女。

    “再做就好了,没事的。”穆茗轻轻安慰着,将猪五花肋肉刮洗干净,切成方形的肉块。

    开大火,将水煮沸,将肉块放入锅内煮。

    估摸着火候差不多了,便取出用清水洗净。取大砂锅一只,用竹箅子垫底。

    蓝依看着他熟练的手法,连连称赞。

    “葱和姜块!”

    “哦哦!”蓝依回过神,立马拿上葱花和切好的姜块。

    先铺上葱,放入姜块,将猪肉皮面朝下整齐地排在上面。

    白糖、酱油、绍酒、葱结样样具备。

    穆茗盖上锅盖,用桃化纸围封砂锅边缝,将锅子放置在了旺火上。

    “接下来等水烧开就好。”穆茗拍了拍手。

    “多才多艺,长的好看,还会做饭,真了不起。”蓝姨竖起了大拇指。

    “你觉得伊儿怎么样?”蓝姨促狭地笑了笑,歪着头看着他。

    “很好啊!”穆茗脱口而出。

    “好在哪里?”

    “哪里都好!和她相处,我会觉得很自然。和她一起坐着,就算不说话,待一整天也不会觉得尴尬,不会无聊。”

    穆茗一说起伊儿,眼睛就眯成了好看的月牙,脸上流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

    “那,紫薰呢?”蓝依笑吟吟地看着他,大有一种抛砖引玉的感觉。

    “大小姐啊……”穆茗顿时觉得为难起来。

    “大小姐?”蓝依挑了挑眉。

    “姐姐!”穆茗立马改口。

    “她……优点挺多的。”穆茗思来想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有什么优点?”蓝依突然来了兴致。

    “长得好看!”穆茗不假思索地道。

    “伊儿也好看,这个就不能算优点了。”蓝依摇了摇头。

    “呃……善良,会关心人!”穆茗想到她曾将衣服披在自己身上,心中多了一些暖意。

    “善良?还会关心人?得了吧,我自己女儿,我还不清楚。”蓝依瞪大了眼睛,开始大声笑起来。

    虽然她嘴上嫌弃,却笑得很是开心。

    “能带林溪回家已经说明了她是个善良的人,平时也很照顾我。”

    “还有呢?”蓝依眨了眨眼,心情大好,很是期待地看着穆茗。

    “嗯……”穆茗蹙了蹙眉,仔细思考了很久。

    “玩游戏很厉害。”穆茗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对比一下,藜玩游戏那么菜,女孩子会玩游戏应该可以成为加分项吧?

    “对哦,男孩子都喜欢玩游戏,可以让她带你玩,挺好的。”

    水烧开了,穆茗加盖密封,用微火开始继续焖制。

    “茗子,你真是太好了。真希望我家紫薰能嫁给你。”蓝依漫不经心地说着,图穷匕见。

    “蓝姨,这可不能乱开玩笑。”

    肉质变得酥烂后,穆茗将砂锅端离火口,听到蓝姨这么说险些没拿稳。

    “是我们家紫薰不好吗?”

    “不是,挺好的。”穆茗撇去油,将肉皮面朝上装入了特制的小陶罐中。

    没有谁会希望听到别人说自己家的孩子不好。

    将小陶罐加盖置于蒸笼内,用旺火开始蒸。

    剩下的时间,两人一边做饭,一边闲聊,直至东坡肉变得酥透出锅。

    期间,蓝依不停地问着穆茗。

    “我家紫薰身材是不是很好?”

    “那腿好看吧?”

    “胸很大吧?”

    ……

    穆茗觉得这话没法接,只能笑着点头,总觉得蓝依像是在推销商品的销售。

    原本悠闲的做饭时光,让穆茗总觉得芒刺在背,好不自然。

    菜端上桌的时候,蓝依眼含深意地看了穆紫薰一眼,穆紫薰满头的雾水。

    “伊儿,和妈妈一起坐好吗?我们说说话。”

    蓝依看向坐在穆茗身旁的伊儿,亲切地笑了笑。

    伊儿闻言,默默起身坐在了她旁边。

    蓝依平时对她极好,她是很尊重她的。

    女儿啊女儿,老妈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给我争点气啊!

    蓝依看向穆紫薰,用眼神疯狂给她暗示穆茗的位置。

    穆紫薰正美滋滋地吃着东坡肉,笑得合不拢嘴。

    见到了蓝依的死亡凝视,她一脸懵逼,和她大眼瞪小眼。

    气死我了,我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女儿!蓝依鼓着嘴,别过脸,不想理她了。

    穆茗旁边的位置被林溪占据了,穆茗不停地给她夹菜,嘱托她多吃。

    林溪小脸微红,一边给哥哥道谢,一边也给他夹菜。

    看着从莺萝手中抢到肉后笑得跟个傻子似的女儿,蓝依无奈地摇了摇头。

    穆茗夹起西兰花默默咀嚼着,阮伊儿正看着他,欲言又止。

    “我喜欢吃西兰花”注意到了阮伊儿的眼神,穆茗微微一笑。

    其实他觉得西兰花一点也不好吃。但是小时候,他能吃的只有这东西,它供养了他的命。人嘛,总是念旧的。

    “我要吃!”阮伊儿突然出声道。

    “啊~”穆茗夹起西兰花递到了她嘴边,她没有一丝顾虑就一口吃下。

    一向脸皮很薄的她,竟然也不在意其他人暧昧的眼神呢。

    “伊儿很喜欢茗子啊。”蓝依忍不住打趣道,理了理阮伊儿的长发。

    一向和其他人刻意保持距离的她,似乎格外黏着穆茗呢。吃饭的时候都要坐在他的旁边,紧紧贴着他。

    “不是喜欢。”阮伊儿轻轻摇了摇头,仔细思索了一会儿,想寻找一个词来形容她对穆茗的感情,却怎么也找不到。

    不是喜欢,也不是爱这种俗气又烂大街的形容,到底是什么呢?

    她读过很多书,却就是形容不出来,甚至有想过翻遍字典去寻找一个词来形容她对他的感情。

    她已经在茫茫书海中寻找了很久,可直到现在她也没有发现那个词是什么,于是只好有些茫然地看着穆茗。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语言是很苍白无力的东西。”穆茗看着她有些茫然的眼神,微微一笑。然后给她的碗里夹了很多菜。

    若是有其他人夹菜到她的碗里,她是一定会生气的,非常生气,直接把碗放下离席的那种。

    不只是因为洁癖,更多的是因为那份对人群与生俱来的抗拒感。

    “山药,我记得你好像喜欢吃这个!去外面吃饭都要点。”穆茗说着,夹了几片山药片放到了她碗里。

    “不是我喜欢。”阮伊儿摇了摇头。

    “我记得以前有个人,好像是很喜欢这个的,不记得是不是你。你第一次给我夹的就是这个。”阮伊儿吃着碗里的菜,悠悠地道。

    藜透过契约空间看着她,总觉得有些伤感。

    那个叫江岸芷的女孩子到底是有多喜欢穆茗,才能把这份记忆留下来?

    也许是因为她太寂寞了吧,寂寞的孩子总是很用心地记住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

    阮伊儿的世界很小,她不爱说话,不爱交朋友,也不喜欢出门。她拒绝和别人来往,只是从书本里去认识这个世界。

    穆文斌和蓝依对她很好,她也喜欢他们,但是从来不叫他们爸爸妈妈。

    爸爸妈妈这两个词对阮伊儿来说是很忌讳的存在,知晓她痛点的人都善良地不去触碰。

    穆紫薰和莺萝对她来说算是好姐妹,但她觉得自己是有些重色轻友的,穆茗要格外重要一些。

    因为除了书本以外,让她热爱这个世界的,就是这个牵一牵手就会脸红害羞的白衣少年。

    “算了,反正都是我女儿,茗子和谁在一起都一样。”

    蓝依摸了摸伊儿的头发,看向穆茗的目光变得温柔无比。

    回过头看了一眼穆紫薰,顿时气上心头,伸出筷子夹走了她碗里的东坡肉。

    “吃吃吃!就知道吃!活该你败犬!”

    穆紫薰抬起头看着蓝依,突然觉得她是如此陌生。

    这顿饭吃得其实不愉快,原因无它。

    蓝依的手艺着实不太好,甚至可以说相当糟糕。

    怎么也嚼不烂的橡皮筋排骨,像皮鞋一样的牛肉,还有钢丝一般的粉丝……

    出自穆茗之手的东坡肉和肉沫茄子成为了众人争夺的对象,而蓝依做的菜,大家都是很给面子地试吃了一口,便无人问津了。

    穆茗做的两道菜被吃光以后,几人坐在餐桌上,筷子不知道该放哪。

    看着一大桌子的菜,你看我,我看你,左右为难。

    “吃啊,别这么拘谨!”蓝依说着,将一大块排骨放在了莺萝碗里。

    莺萝苦着脸,装模作样地咬了两口,然后不停地喝水。

    齁咸!

    “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留不住老爸的人了。”穆紫薰看着剩下的一大桌子菜,伸出的筷子不知道该放哪。

    明明肚子很饿,但偏偏没有食欲。

    “要死啊你!臭丫头你说什么呢?”蓝依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抄起筷子敲了敲她的头。

    “嗷呜!”穆紫薰捂着头,眼泪都要疼出来了。

    一个身高一米六的娇小可爱的萌妹子板着脸教训着一个一米八的高挑御姐。

    御姐偏偏还不敢还嘴,画风很是搞笑。

    “你妈我只是体力不好,在床上经不起你爸折腾。”蓝依淡淡地道。

    “要不怎么让你从小练散打锻炼体力呢?”

    此话一出,餐桌上所有人都陷入了安静。

    穆紫薰撇了撇嘴,没好气地道:“要是我体力太好,另一半经不起折腾怎么办?”

    “你不会上去,自己动?”蓝依不耐烦地道。

    穆紫薰下意识地捂住脸,老妈还是一如既往的彪悍。

    “咳咳~”

    正在喝水的莺萝突然被呛到。

    伊儿表情依旧冷淡,只是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林溪眨巴着好奇的眼睛,一脸懵懂。

    穆茗别过脸,红晕从耳尖蔓延到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