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九十五章 魔力中枢
    “妈,你又说什么呢?”穆紫薰有些无语地看了自己家老妈一眼,准备伸出手去拿穆茗做的水果蛋糕。

    “不许吃!这是我儿子给我做的。”蓝依小嘴一撅,将竹篮抱到了自己怀里,像是生气了的小女生。

    阮伊儿盯上了一块蛋糕,正准备伸出的手指顿时一僵,立刻缩了回去。

    蓝依白了穆紫薰一眼,从竹篮里拿了一块猕猴桃最多的蛋糕递给了伊儿。

    她记得猕猴桃是伊儿最喜欢的水果,这块蛋糕也恰好是伊儿看中的。

    伊儿很自然地接过蛋糕,没有道谢,只是小口地咬着。

    甜甜的,很香,她是很喜欢的。

    伊儿将蛋糕递到了他嘴边,她想把自己喜欢的东西都分享给他。

    穆茗看了蓝依一眼,那微笑的眼睛活像狡黠的狐狸,于是害羞地别过脸。

    “你吃吧。”

    伊儿冷淡地看了看蓝姨略显暧昧的眼神,又低下头若无其事地吃着蛋糕。

    蓝依又拿了一块车厘子的蛋糕递给了莺萝,然后将竹篮放在了林溪面前。

    “不知道你最喜欢吃哪种水果。”蓝依一脸宠溺地望向林溪。

    “菠萝”林溪很是乖巧地道。

    “呐~”蓝依将满是菠萝果肉的蛋糕递给了林溪,然后慢悠悠地走到了厨房。

    穆紫薰左右看了看,就自己没有,于是恶狠狠地瞪了穆茗一眼。

    穆茗一脸无辜,关我什么事

    做什么蛋糕啊真是!

    穆紫薰从莺萝手中一把夺过咬了一小口的车厘子蛋糕,美滋滋地咬了两口。

    莺萝撅着小嘴,委屈巴巴地,眼里有水雾涌起。

    小姐就喜欢欺负我!(ó﹏ò)

    “啊~”林溪将菠萝蛋糕递到了莺萝嘴边,莺萝的小脸便绽放出笑容。

    两个女孩子每天都睡一起,感情自然比较深厚。

    “茗子,来厨房帮我搭下手。”

    蓝依从厨房的门沿边探出小脑袋,俏皮地道。

    “嗯,好的。”穆茗站起身朝着厨房走去。

    莺萝正要起身,蓝姨便挥了挥手示意她坐下。

    “莺萝你坐着休息吧。”

    “哦!”莺萝很乖巧地点了点头,想来应该是妈妈有话要对少爷说。

    “帮我把茄子和黄瓜切片。”蓝依将一块羊排下了锅,然后将清洗好了的茄子和黄瓜递给穆茗。

    “嗯。”穆茗拿起刀,手腕轻微抖动着,厨刀落下层层叠影,黄瓜被切成均匀的薄片。

    “真好看呢。”

    蓝依默默打量着他,白雪般的发丝下是如蝶翼般微颤的眼睫,半掩着一汪碧蓝色的清泉,好看极了。

    “嗯”穆茗有些好奇地看着他,眨了眨眼。

    “说你长得好看。”

    “哦。”穆茗淡淡应了一声,每个见过他的人都会说他好看,他已经对这样的赞美形成免疫了。

    要是有人夸他长的好看,他不会有任何反应。

    要是有人说他做饭好吃,或者钢琴弹得很棒,他就会觉得很开心。

    “你的刀工很棒啊。”蓝依放下手中的厨刀还有被切得歪歪扭扭的生姜片。

    “因为经常做饭啊。”

    蓝依盯着他的手腕看了看,一把抓住他的手,翻开他的手心看了看。

    手很白,手指纤细修长,比她的手还要好看很多,只是有长期握刀留下的老茧。

    穆茗的掌心亮起了一轮浅浅的银月。

    蓝依手中闪过一道白光,白露凭空显现在了她的手中。

    穆茗对此也感到很是惊讶,寄宿在他体内的魔具竟然这么轻易就被取走了吗?

    “不用奇怪,这把刀以前一直是我在用,是我转交给文斌,让他送给你的,我比你熟悉。”

    蓝依温柔地笑着,轻轻抚着刀鞘,像是和故友久别重逢。

    她握住刀柄,将白露的刀锋拔出了半尺。

    冷冽的寒光和清冷的月芒一同显现。

    雪白的曼陀罗华花纹在刀身上流转。

    蓝依挑了挑眉,眸中异彩连连。她戴着的坠子上垂着一枚圆润的晶体,此时也绽放出明亮的白光,似乎是在与刀刃共鸣。

    “这把刀在你的魔力温养下,品质变得更好了。只是……沾了很多血。”蓝依润玉般的手指轻轻拂过刀背。

    美轮美奂的刀刃,隐约能感受到一股凛冽的肃杀之气。

    看得出穆茗很爱惜这把刀,但不管多么努力清洗,都无法祛除掉那股沾染在刃上的淡淡血气。

    “我一直在用这把刀保护别人。”穆茗淡淡地道。

    蓝依欣慰地笑了笑,揉了揉他的头发。

    “所以,你知道为什么我要把白露托付给你吗?”

    穆茗摇了摇头。

    “这是只有温柔的人才能拔出的魔具。文斌,他驾驭不了这把武器。”蓝依浅浅笑着。

    “只是我没想到,白露居然都快要淬炼出【魔纹】了,简直和文斌的刀有得一比。”

    蓝依有些惋惜地叹了叹气,她是在为穆茗伤感。

    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本该无忧无虑地成长,不该拿起刀和恶魔拼杀。

    白露变得更加漂亮了,也变得更加陌生。

    在月霓的滋养下,纯白的刀刃变得更加铮亮,甚至刀身上隐隐出现了专属的【魔纹】。

    【魔纹】是魔具和主人身经百战后,彼此心意相通而诞生的特殊魔法纹路。

    【魔纹】可以使魔具与使用者的魔力产生共鸣,激发出更强的威力。

    受使用者和魔具本身的能力和魔力属性影响,会诞生出形态各异的魔纹,并赋予魔具独特的特性和能力。

    穆夕研的【阎魔】淬炼出的【魔纹】是呈现红云状的“夕阳”,效果是提高火焰对黑暗系和死亡系的恶魔的杀伤力,并让火焰不断延展灼烧。

    白露上显现的【魔纹】呈现出曼陀罗华的外观,但还未能完全诞生,其效果也未知。

    蓝依将白露纳入鞘中,从随身携带的坠子上,摘下了那枚发光的白色圆润晶体。

    “这是白露的魔力中枢,也是解放魔具真姿的关键。”蓝依将晶体嵌入了刀柄中的凹槽之中。

    魔力中枢复归原位,刀刃上亮起阵阵微光。

    随后,光芒内敛,那枚透明的晶体就和刀柄牢牢锁在了一起。

    “以前之所以卸下魔力中枢,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修为不够就使用高等魔具,容易被反噬。”

    “本来文斌嘱咐过我,等你达到了高阶再给你。但是我想啊,我儿子这么聪明,到高阶肯定很快,所以提前给你也没事。”

    蓝依说着,将白露归还给了他。

    穆茗从她手中接过白露,仿佛能感到这把刀正在呼吸,它有了生命,不再是一件死物。

    “茗子,答应我一件事。”蓝依将手放在他的脸颊上,很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

    “继续做一个温柔的孩子,不管经历了多少苦难,都不要让这个世界改变你。”

    “嗯!我会的!”穆茗重重点了点头。

    蓝姨温柔地摸着他的脸颊,又耐心叮嘱道:“进入高阶魔法师之前,不要启动魔具真姿!魔具真姿解放的最低要求就是进入高阶魔法师。”

    “只有高阶魔法师的星云体,才可以供应魔具真姿的魔力消耗。中阶魔法师要是胡乱使用,就会被抽空魔力致死。”

    “所以你爸对我千叮万嘱,一定要等你到高阶了,再将白露的魔力中枢给你,明白吗?”

    “蓝姨,你有嗅到什么味道吗?”穆茗皱了皱鼻子,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糊味。

    “啊!我的羊排!”蓝依突然一慌,赶紧跑到锅炉前,看着黑糊糊的羊排忙得手忙脚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