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九十三章 蓝依
    迈巴赫驶入了郊区,这里更像是一片不为人知的秘境。

    天朗气清,风轻云淡。

    满目生机盎然,皆为翡翠的色彩,隐隐能听到林间的鸟鸣。

    几栋木头搭建的朴素房子映入眼帘,做工还算得上精致,

    外面覆盖着的藤蔓状的绿色植物,也多了几分浪漫的气息,使得几间小屋看起来像是精灵的居所。

    “好浓郁的生命气息啊。”林溪深吸了一口气,变得活力满满,又蹦又跳。

    林溪修行的魔法是植物系和极为罕见的生命系。

    生命系是植物系的上位元素,能掌握这种元素的生灵极少,在人类中地位也是超然。

    穆紫薰毫不犹豫地就答应林溪住进来,也有一方面是看中了她的潜力。

    当然了,最主要还是因为穆茗喜欢,她和雪糕也和她比较投缘。

    “对啊,这里是一片宝地,有极浓郁的生命元素,就连修建房子的木材都是好珍贵的生息木。”穆紫薰微笑着道。

    当初蓝依为了保护穆紫薰,和黑渊处刑者战斗时,被黑渊处刑者的死亡凋零重创。

    即便经过了治疗,祛除了大量的死亡系元素,依然留下了后遗症,她体内的器官出现了衰竭的迹象。

    因此,蓝依只能长期居住在这片生命元素充裕的地方,借生息木滋养生命力的功效来压下体内的暗疾。

    木门被推开了,迎面走来的是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娇小少女。

    少女俏皮地眨了眨眼,伸出手指竖在了唇边,示意莺萝安静。

    穆紫薰和莺萝相视一笑。

    少女迈着轻快的步伐,笑吟吟地朝着穆茗走去。

    乌黑秀丽的直发似柔软的绸缎,细看会发现她的两鬓扎着多股辫,大大的圆框眼睛镀着极细的纯银边框。

    俏脸不施粉黛,身上的衣着风格和伊儿很像,洋溢着青春期少女的气息。

    少女来到了穆茗面前,白色的裙摆晃悠着,像摇曳在枝头的梨花。

    她古灵精怪地瞅了瞅穆茗,水灵的大眼睛乌黑明亮。

    “你是茗子对吧”

    少女的声音如夜莺般嘹亮动听。

    “嗯嗯。”穆茗眨了眨眼,有些呆萌地看着她,有些惊疑不定地问道:“姐姐,你是”

    “啊,嘴真甜,听到没他叫我姐姐呢。”

    少女特别开心,看向穆紫薰,俏皮地眨了眨眼。

    穆茗依然有些懵,搞不清楚情况,向她们投去一个求救的眼神。

    穆紫薰和莺萝很默契地别过脸。

    “蓝姨,我给你带了最喜欢的零食。”阮伊儿的声音略微有了些温度,面无表情地递过去一大袋麻辣鸭脖和牛肉干。

    她完全没有配合她们恶作剧的想法,她自己偶尔捉弄一下穆茗可以,但别人不行。

    蓝姨

    什么情况

    穆茗和林溪都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少女,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啊啊!真是太好了。”蓝依接过她的零食。

    “还是伊儿对我最好,知道我就喜欢吃这些。”

    “天天在这里吃仆人们送来的养生餐,嘴里都要淡出鸟味了。”

    蓝依开始大吐苦水。

    其实她吃到吐的养生餐,一顿抵得上普通人一年的工资。

    穆紫薰对此也很无奈,这个老妈简直比自己这个当女儿的还幼稚。

    “少爷特意给您做了甜点,一直粘着我,让我教他呢。”莺萝笑着,将一篮水果蛋糕递给了蓝依。

    穆茗觉得第一次见面,总是要带点礼物的。

    蓝依接过让藜很是眼馋的木篮,亲昵地捏了捏莺萝的脸颊,回过头看着穆茗。

    “果然和紫薰说的一样可爱!”蓝依拎着木篮,开心得不得了。

    她捏着他的脸颊,宠溺地道:“快,叫外婆!”

    “外婆”

    “对啊,紫薰昨天在电话里都跟我说了,你喊紫薰妈妈,那当然要喊我外婆了。”

    蓝依一脸天真地道。

    “别为难他了吧,一听说昨天要来见你,就害羞得不得了。”穆紫薰“善解人意”地笑了笑。

    “我可以和伊儿一样,称呼您蓝姨嘛因为太年轻了,一点也不像妈妈。”穆茗看着蓝依,有些难为情地道。

    “伊儿,说得这么自然啊。”蓝依双眼微眯,看向阮伊儿,又笑着看了看穆茗。

    “你和伊儿都是一样的孩子,行吧。”她用特别温柔的声音对穆茗说着,理了理他的衣襟。

    她看了看穆紫薰,对穆茗狡黠一笑:“总有一天,你会叫我妈妈的。”

    说完,她又走到羞怯的林溪面前。

    “你就是被我们家茗子拐回来的林溪吧”蓝姨摸了摸林溪的小脸,见她害羞了,倒是喜欢得紧。

    “不……不是拐来的!”林溪支支吾吾地说着,悄咪咪地看了穆茗一眼。

    “是我自己要跟哥哥走的。”林溪说着,小脸红得跟蔓越莓似的,小脑瓜上又冒出蒸汽。

    “没想到文斌不仅给我带回一个这么好看的儿子,还带回来一个漂亮的女儿。”

    蓝依把双手放在林溪的脸颊上,很温柔地看着她。

    “我希望你是我女儿,可以叫我妈妈吗?”

    “妈妈!”林溪没有任何犹豫,这只单纯的小鹿能感知到面前的女子充满了善意。

    “哎!”

    蓝依逗弄了一会儿林溪,又看着穆茗促狭地道:“不愧是文斌带回来的孩子,哄小姑娘挺有一手的嘛。”

    穆茗有些脸红,不自觉地挠了挠头,都怪这该死的魅力!

    “好啦,坐了这么久的车,你们肯定都累了,进去休息一下吧。我给你们做饭。”

    蓝依把双手绕过林溪的脖颈,搭在她的肩上,亲昵地抱在一起。

    这两个孩子,她都特别喜欢。

    木屋里的家具看起来很朴实,虽无繁复的花饰却做工精细。

    质感摸起来非常舒服,还有淡淡的清香。

    “谈过恋爱没有”蓝依给穆茗沏了一杯红茶。

    “还没。”穆茗接过杯子,红茶冒着热气,茶叶的香气扑面而来。

    “有喜欢的女孩子可以请教你老爸,让他教你泡妞,他泡妞是出了名的厉害。”

    “高中时候,就是我们学校有名的时间刺客,到了大学更不得了,远近闻名的炮王。”

    穆茗捧着杯子的手都差点没拿稳,有些古怪地看了蓝依一眼。

    蓝依淡然一笑,对穆茗的惊愕并不感到意外。

    “他这个人,没人能管得住的,结婚了也还是这个德行。不过,还算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和父亲。”

    蓝依说得云淡风轻,并不是她不在乎,而是她在乎了也没有用。

    穆紫薰面露不悦,冷冷地哼了哼。

    见穆茗有些不解,蓝依只是微微笑着,又继续说道:“人是很奇怪的,你不能只看他不好的一面。”

    “只要他还在,穆氏就永远不倒。当一个人足够强大了,世俗就无法约束他了。”

    “道德是用来约束大多数人的,但不是用来约束所有人的。”

    “有情感上的问题需要咨询,就问妈妈吧。”蓝依一边说,一边给几个孩子沏茶。

    蓝依突然想到了什么,很严肃地看着穆茗:“对了,他有没有带你去不该去的地方,比如会所之类的。”

    “没有!”穆茗很干脆地摇了摇头。

    “那就好,没谈过恋爱,也没去过会所,男孩子还是洁身自好比较好。”蓝依满意地点了点头,旋即看向穆紫薰,暧昧地笑了笑。

    “我可不想我家紫薰跟我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