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九十一章 气刃兜割
    风在呼啸,气流化作盘旋的暴风。

    星阵旋转的速度不断加快,阵图中央的图案是弧状的锋刃。

    强光盛放,穆茗看着面前美轮美奂的星阵,伸出指尖点在了上面。

    隐约能感受到一丝刀刃的寒芒,深入骨髓地寒冷。

    穆茗满意地点了点头,意识之中气刃兜割的星阵迅速运转。

    他轻轻挥了挥手,风元素化作无形的刀刃,无声无息。

    落下的雪花一经这悄无声息的风刃划过,便失去了踪影。

    就像被隔空抹掉了一般。

    “竟然是没有轨迹的攻击,我还以为这个魔法和月光激流一样都是远程释放出去的元素波,没想到它是直接在物体的表面,甚至内部进行切割。”

    穆茗竟然感到了一丝恐惧,这种魔法无迹可寻,几乎避无可避。

    以普通人的身体强度,沾之即死。

    “不愧是有着杀手圣经之称的魔法。”

    气刃兜割本身就拥有极高的攻击能力,不仅是风系中阶里杀伤力最高的魔法,在所有属性中阶魔法中,威力可以排前三。

    在岚龙的加持下,气刃兜割的威力更是质变。

    威力最大的中阶魔法是火系的【绯色莲华】,同时也是范围杀伤能力最大的。

    想要习得这个魔法的魔法师,必须得学会【绯炎】,这是火系的高难度辅助魔法,修行之困难甚至超过了许多中阶魔法。

    其次就是穆茗习得的光系的琉光之刃。

    论持续作战能力,气刃兜割比不上琉光之刃,论群体伤害能力,更是远不如绯色莲华。

    但是只论单体攻击力和瞬间爆发,气刃兜割要超过琉光之刃很多,并可以和绯色莲华持平。

    并且气刃兜割拥有一个极大的优势,就是它几乎无法躲避,并拥有极高的穿透效果和释放速度。

    所以它潜藏的危险性是最高的。

    不过缺点也很明显,除了高难度以外,消耗的魔力也非常多,近乎是其他中阶魔法的三倍。

    就算有人天赋极高,习得了这个魔法,但没有高等元素种的增幅,魔力储量也跟不上消耗。

    而在岚龙这样的高阶元素种加持下,穆茗的风元素储备和回复能力是其他魔法师的好几倍,完全跟得上消耗,所以缺点也就可以忽略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些极高难度的魔法,都是为了天赋异禀的人而创造出来的。

    “又多了一个制敌的底牌,真是太好了。”穆茗感到很是欣喜,转过脸去看藜,越看越觉得她可爱。

    “怎么啦干嘛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本公主”藜被他看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有些害羞地别过脸。

    “我的神,你真是太可爱了!”

    穆茗扑了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藜愣住了,看着他微笑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脸,觉得有些如梦似幻。

    “这家伙居然亲了我……”

    她大脑此刻一片空白。

    第二天,穆茗起得很早,一副活力满满的样子,在莺萝起床之前就来到了厨房,他要给藜准备早餐。

    习得气刃兜割带来的喜悦让他到了大半夜才睡着。

    同样失眠的还有藜。

    “哼~人类,你居然敢亲本公主,害的我一晚上都没有睡着。”

    藜摸了摸自己的脸,因泛红而有些滚烫,仿佛还能忆起脸上那温润的触感。

    她摇了摇头,把脑子里的杂念都驱逐出去。

    人类,你以为本公主会被你的美色迷住吗?你想得美!

    “给我做好吃的!我要吃桂花蛋!”她抱着穆茗的胳膊轻轻摇晃起来,用软糯的语气开始撒娇。

    “正在给你做嘛,你别急。”穆茗将鸡蛋底部磕破,过滤掉蛋清。

    将处理好了的鸡蛋黄放入大碗中,加入绿豆淀粉、白糖、温水。

    按比例调好后,用筷子打匀,过细箩。

    将炒锅调到中火,用手轻轻掂量了一下,精准地放入了少许熟猪油。烧热后倒入调好的蛋黄液,迅速搅动。

    不一会儿,待蛋黄液便呈现糊状时,穆茗一边往锅内徐徐加入熟猪油,一边用手勺不停地推搅。

    整个过程,穆茗都显得十分从容。倒是藜,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锅里,心急得不得了。

    十多分钟后,蛋黄糊变得柔软有劲,色泽黄亮。仿佛散发着耀眼的金色光芒。

    “吃吧吃吧,小吃货。”穆茗将做好的桂花蛋盛到碟子里,将筷子递给她。

    藜迫不及待地品尝起来。

    “甜甜地,好吃!”

    “慢点吃,不要急。”

    看她吃东西吃得那么急的样子,穆茗生怕她咬到舌头。

    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穆茗觉得自己像是老父亲一样,简直要操碎了心。

    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又开始给她做红糖糍粑,藕夹饼,还有煎饺。

    穆茗做藕夹饼的时候,她就在旁边很老实地看着,等穆茗一转身,她就开始偷吃。

    炸好的藕尖饼一出锅,她就开始下嘴,也顾不上烫。

    等到摆上桌的时候,藕夹饼已经所剩无几了。

    穆茗见状也是哭笑不得,只是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没有丝毫责备的意思。

    剩下的红糖糍粑和煎饺,穆茗也吃得很少,主要是看着她吃。

    他和藜的关系就是很奇怪,她明明看起来是个很幼稚很调皮的女孩子,却一点也不让人感到讨厌。

    在他孤单的时候,在他悲伤的时候,这个傲娇的女孩子就会变成温柔的姐姐来安慰他。

    嗒嗒

    外面隐约听见了脚步声传来的声音,听声音是莺萝的鞋子。

    藜见状,抓起两块红糖糍粑塞到了嘴里,像仓鼠一样咀嚼着。

    “快躲起来,你这小猪,还吃呢”穆茗压低了声音,忍不住笑骂道。

    藜不为所动,端起桌上的仅剩的一大盘煎饺,给自己施加了【视界阻碍】,转移了莺萝的注意力,然后冲穆茗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灵巧的小舌上下摆动着,甚至出现了重重幻影。

    “少爷,你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莺萝有些小小的慌乱,赶紧拿出镜子看了看。

    该死!竟然有几根头发炸起来了!

    “肚子有点饿了,想做点东西吃。”穆茗忍住笑意,把目光从藜身上移开。

    “少爷,我现在就给你做好吃的!”莺萝收好镜子,系上围裙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像极了贤惠的小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