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八十章 恶魔从未改变过
    莺萝将林溪带到了房间,立马锁上了房间门,反复确认不会被闯进来后,又跑到了窗边,左顾右盼,关上窗户,拉下窗帘。

    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了上锁的衣柜。

    林溪看着她神秘兮兮的样子,满头的问号。

    莺萝冲林溪神秘地笑了笑,脸上不自然地涌上一抹潮红。

    她打开了衣柜,然后将林溪带到了衣柜前。

    “林溪,你喜欢哪一件”

    莺萝说着,抹了抹嘴角流下的口水。

    衣柜里琳琅满目,装满了各种奇怪的衣服。

    超短裙的秘书装、羞耻度爆表的猫耳女仆、粉红的护士装、兔女郎、警察制服……

    “这个衣服好漂亮,感觉特别可爱,我可以穿吗?”林溪选中兔女郎的那一件,在镜子前看了看。

    “当然可以啦。现在就试穿一下怎么样”莺萝眨巴着眼睛,一脸的小期待。

    “嗯,这个要怎么穿呢?”

    “我教你!”莺萝搓了搓手,手脚极其麻利地脱下林溪的草裙。

    “哦~”莺萝的樱桃小嘴微微张大,甚至可以吞下鸡蛋了。

    “妹妹,你的好大!”

    莺萝上手捏了捏,一只手堪堪一握,出乎意料的绵软。

    “没有,紫薰姐姐比我还要大一点。”

    林溪小脸微醺,总觉得有些害羞呢。

    “那是哦,小姐发育得太好了。”

    在莺萝的奇怪爱好下,林溪很快就换好了兔女郎的衣服。

    戴上白色的猫耳发卡,和玫瑰色的蝴蝶结。

    林溪的腿很是修长紧致,曲线极为优美流畅,小腿肚上没有多余的赘肉。

    雪白的脚趾头上下摆动着,很是可爱,莺萝忍不住摸了摸,调皮地挠了挠她的脚底,弄得她有些痒。

    莺萝将半透明的丝袜套在了她的腿上,再为她穿上一双黑色红底的高跟鞋。

    林溪站在镜子前,看着兔女郎装扮的自己,不由得羞红了脸。

    这身衣服确实很好看,但为什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呢

    咕噜,吞咽口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林溪转过身看向莺萝,发现她的目光异常地灼热。

    莺萝快步走到她身边,很是满意地看了看,露出一个恶魔的微笑。

    她贴近了她的耳朵,轻声细语着。

    林溪的脸颊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为……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林溪捧着小脸,像烧开的水壶一样,头顶要冒出蒸汽。

    “这是女仆的基本职责,你忘了吗?女仆守则的第二条是什么”莺萝板着脸,一脸严肃地道。

    林溪的表情也变得庄重而肃穆:“身为女仆,我们一定要全心全意为主人服务,尽力满足主人的兴趣!”

    “很好!”莺萝点了点头,于是拿出小姐交给她的相机,从各个角度开始拍照。

    在莺萝的调教下,林溪做出了各种奇奇怪怪的姿势。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孤单的鲸鱼歌唱的声音渐渐远去,浪花依然乐此不疲地扑打在岸边的礁石上。

    穆茗拿出纸巾给藜擦了擦嘴。

    “嗝~”

    酒气扑面而来,穆茗捏了捏鼻子,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

    藜忍不住捂嘴偷笑起来,俏脸染上了一抹红霞。

    不知道是因为酒气上脸还是因为娇羞,总之好看得不得了。

    美艳得像是祸乱人世的倾城妖姬。

    看在她这么美的份上,穆茗就原谅她的粗鲁了,反正长了眼睛的人都会原谅的。

    “我帮你洗手!”藜也学着他的样子,抓住他的手腕走到卫生间,拿起香皂搓揉着他的手。

    洗完之后特意嗅了嗅,然后看着他傻笑。

    像柴犬那样傻乎乎的笑容,穆茗在脑海中将她和柴犬划了个等号。

    藜很快就读到了他心里的想法,羞恼地伸出手去捏穆茗的脸。

    两人打打闹闹,又坐在了落地窗前看着风景。

    “我有点累,介意我在你身上靠一会儿吗?”穆茗说着,打了个哈欠,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动,离他只有几米远的床像是咫尺天涯。

    这些天经历了几次高强度的战斗,他早已经身心俱疲。

    藜也不嫌弃,就任由他靠着,嗅着他身上淡淡的清香。

    她和他,这样靠着彼此睡了很多次,早已形成了一种生活习惯。

    作为补偿,睡觉的那个人醒了后要给对方揉一揉肩膀,这是双方培养出来的默契。

    穆茗的身体软了下来,思绪放空了,就这样倚在藜的身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藜想了想,总觉得他这样睡着应该会不舒服,于是轻轻将他的身体放下来,让他枕在了自己的腿上。

    她继续看着窗外的风景,那座洛城自杀率最高的高架桥上,又有人翻越栏杆,纵身一跃。

    那份狂热与决绝,就像奋不顾身殉情的朱丽叶。

    噗通!

    海面溅起了一朵浪花,藜寂寥的眼眸中无悲无喜,就像看着一只蚂蚁被淹死一样。

    也许和这只蚂蚁的死相比,她更加在意的是这只蚂蚁自由落体的姿势不够优美,溅起的水花不够漂亮。

    毕竟她曾屠戮过的“蚂蚁”,可以装满她现在所处的世界。

    死亡对她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杀死她。

    恶魔做不到,天使做不到,神明束手无策,就连时间也无能为力。

    幽暗的海面下,暗流涌动。

    她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端倪,还知道不久后会死掉很多“蚂蚁”。

    只是对死亡早已司空见惯的她并不在意罢了,甚至连对穆茗说起的欲望都没有。

    比起这个,她更关心明天穆茗会给她做什么好吃的。

    她不是圣洁善良的天使,也不是普渡众生的圣人。

    即将到来的屠戮,与她何干

    藜剔着手上艳丽的指甲,低声呢喃道:“这座城市有几千万人,很快就会死掉一大半,但是你放心好了,本公主不会让你死的。”

    她温柔地摸了摸穆茗的脸,理了理他的发丝。

    “那些贱民们最好祈祷不要挡了本公主的路,要是让我的小天使不开心了……”

    “就全部杀掉吧。”她歪着头,用最天真无邪的语气说着最残忍的话。

    恶魔其实从未改变过,灵魂的本性就是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