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七十九章 女仆的基本素养
    “我们到家了!”穆紫薰牵着一脸懵圈的林溪的手,走进了豪华的欧式别墅。

    大厅里的吊灯挂得很高,造型别致,像是中世纪精美的艺术品,氤氲的灯光撒满了房间。

    莺萝像贤惠的小妻子一样,将室内鞋摆放在了门口,朝穆茗温婉地笑了笑。

    “少爷,这是你的鞋子。”

    “不用这么麻烦吧”

    “这是女仆的基本职责呢。”莺萝浅浅微笑着。

    穆茗看了看地上不知道材质但一定会很贵的地板还有奢华的伊丽莎白地毯,还是拉开了马丁靴侧面的拉链。

    穆紫薰看了一眼他换下来的白色的高帮的马丁靴,好奇地问道:“你喜欢这种鞋子”

    “只是单纯地喜欢白色而已。”

    穆茗换上拖鞋就朝着楼上的房间走去。

    “莺萝,带她去换衣服。”穆紫薰将自己的一双鞋子递给了林溪。

    “好的,小姐。”

    莺萝微微躬身,然后挽起林溪的胳膊朝着楼上的房间走去。

    “在家里还用这么拘束吗?”穆茗在上楼梯的时候回过头对莺萝说道。

    “这是女仆的基本素养。”莺萝笑得很是甜美。

    呵~屑女仆!鬼才信呢,哪有女仆动不动就捏主人的脸蛋,还撒娇要抱抱的

    阮伊儿坐在沙发上,大厅的电视里传来了《小林家的龙女仆》里托尔的声音“哇哒喜卡哇伊妹抖桑!”

    穆茗回到了房间,习惯性地将门反锁,这样他会有安全感。

    将折叠的小餐桌放在了落地窗前面。

    从冰箱里取出藜喜欢吃的麻辣小龙虾和卤好了的酱牛肉,加上一叠花生米和辣鸭脖,再摆上几罐冰啤酒。

    不用他说,一袭艳丽的红裙就在他的身旁绽开。

    藜拉开啤酒的拉环,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

    穆茗坐在她的身旁,看着落地窗外的风景。

    窗外星月相伴,远远能看见漆黑的海面上漂浮着的游轮,像脱离了族群的孤单鲸鱼,不时的鸣笛都会让他联想到鲸歌。

    架在海上的大桥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如过江之鲫一样穿行其间,高楼大厦的光线照在海上波光粼粼。

    海浪拍打在海岸边的礁石上,卷起雪白的浪花。

    “啊~”藜笨拙地剥开小龙虾的壳,将沾残留着点点虾壳碎片的雪白虾肉递到了穆茗嘴边。

    穆茗看着她,突然觉得她傻乎乎的样子特别可爱。

    “你自己吃吧,还能补钙,挺好的。”

    他看着虾肉上残留着的点点红色的壳,忍不住笑了笑。

    藜没跟他客气,直接一口吃下。

    即便她的吃相活泼得有些过分了,穆茗也觉得是美的。

    白皙的肌肤美得有些不真实,像精致的洋娃娃,浓密纤长的睫毛微颤,如红蝶扇动着翅膀。

    “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吃东西不要吧唧嘴。”

    像是爸爸在训斥不懂事的女儿,话里听不出呵斥的语气,倒是有些宠溺和无可奈何。

    “哦!”藜很乖巧地点了点头,声音小了一些。

    她在吃东西的时候,会特别地乖巧。

    穆茗觉得,她要是一直这么乖,别总是顺走他的钱包和身份证跑去网咖,他一定会省心很多吧。

    “吸溜~”她小口地啃着鸭脖,吮吸着骨头里的汤汁,艳丽的红唇上沾染了不少辣椒和红油。

    吃相很不雅观,但是她长得漂亮,所以看起来却异样地赏心悦目。

    这就好比一个死肥宅丑女喝酸奶舔瓶盖会遭人嫌弃,而换成一个美少女就会得到可爱的评价。

    呵,人类这种视觉动物,果然是没救了!

    穆茗这样想着,觉得自己也免不了庸俗。

    “吃东西不要吮手指!”穆茗没好气地道,额头上出现了一个明显的井字。

    吃垃圾食品可以忍,但是这种不卫生的习惯,他是真的忍不了。

    即便她吮手指的动作其实可爱到爆炸。

    “嗯”穆转过脸,呆萌地看着他,眨巴着绯红色的迷离眼眸,一脸无辜。

    她看了看雪白的手指上沾着的辣油,将信将疑地递到了穆茗嘴边。

    “要不你帮我吮”

    穆茗叹了叹气,拿起纸巾将她的手指擦干净。

    又觉得那股油腻未祛除干净,忍不住蹙了蹙眉,抓住她的手就朝着卫生间走去。

    “哎哎哎干嘛啊!”

    穆茗握住她白皙娇嫩的手,在水龙头下冲洗了一遍,然后拿起香皂帮她洗手。

    藜的手特别好看,白皙修长的手腕从红袖里探出,用皓腕凝霜雪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指若削葱根,指甲是和人类不同的绯红色,像艳丽的玫瑰花瓣。

    天然的美甲,一定会惹得很多女孩子羡慕。

    只是穆茗不知道,这双好看的手,曾经拿着那把名为【彼岸轮回】的刀造就过尸山血海。

    用课本上的话来说就是“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一点也不夸张。

    “好了!”

    穆茗用毛巾擦干了她手上的水渍。

    藜把手贴近了鼻尖嗅了嗅,有一种淡淡的花香,像是木心花的气味。

    “我给你剥虾。”穆茗面无表情地说完,就牵着她的手在落地窗前坐下,挽起白衬衣的袖口,开始给她剥小龙虾。

    藜很规矩地坐在他身旁,一动不动地看着。

    其实穆茗真的不明白,作者也不明白,小龙虾这种东西到底有什么好吃的

    肉少得掉进牙缝里了连牙签都剔不出来,吃起来麻烦得要死,满嘴都是调料的味道。

    但是当他给藜剥的时候,就变得格外耐心,没有一丝不耐烦。

    藜抬起头看着他好看的侧颜,微茫苍白的脸摇曳在灯光里,美如神明。

    “喏~”

    穆茗将如玉石一般晶莹雪白的虾肉递到了藜的唇边。

    藜看着他那张脸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恋恋不舍地将目光移开。

    “小龙虾很好吃!”她一口吃下软糯Q弹的虾肉,然后抓住了穆茗的手。

    看着他指尖沾染的辣油,微微张开艳丽如血的唇瓣,在穆茗的手指上吮了吮。

    穆茗的指尖传来一阵温凉湿润,像被在水中清洗过的花瓣簇拥在一起,很微妙的一种感觉。

    这种感觉甚至战胜了他的洁癖,他说不上喜欢,但应该也说不上讨厌。

    那双绯红色的眼眸正专注地看着他,分外迷离。

    “嘻嘻~”她俏皮地笑了笑,穆茗收回手指,看着手指上沾染的丝丝晶莹的水渍,有些嫌弃地看了她一眼。

    人类,在我眼里,你比小龙虾好吃多了。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为了不吃掉你,我付出了多少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