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七十八章 灰色世界
    这么珍贵的东西,就当作暖宝宝简直是暴殄天珍!

    她是修炼冰系魔法的,你把这个东西给她干嘛

    穆紫薰愣愣看了一眼穆茗,穆茗傻傻地看着她,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了”

    “没事!”

    “伊儿,我和你商量个事。”穆紫薰话音未落,阮伊儿就别过身,伸出手护住了胸口的项链。

    穆紫薰无奈地看了穆茗一眼,叹了叹气,决定一个小时不和他说话。

    好好好!你跟伊儿亲,伊儿是你姐姐,我不配……

    穆茗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要是早知道这个元素结晶对火系魔法师的用处这么大,就留给大小姐了。

    但是礼物都送出去了,总不好意思从伊儿那里要回来吧

    再说了,伊儿修炼冰元素,身上那么冷,正好可以用这个宝物中和掉寒气,这样看来也没什么不妥。

    其他的灵兽礼物,虽然也有很多珍贵的,但没有像虎王的元素结晶那样那么适合穆紫薰的了。

    一路上,穆紫薰的话都变少了很多。

    莺萝喋喋不休地讲着女仆的基本素养,林溪听得很是认真。

    穆茗落在了后面,接连收到了几个电话,是莫婉和学校的一些老师打来的,主要是确认他的安全状况。

    得知他安然无恙,莫婉这才松了一口气。

    阮伊儿见他落在后面,便走到了他身边和他一起。

    两人只是在一起静静地走着,就算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很自然很舒适的一种感觉,穆茗很喜欢这种相处方式。

    离开了驿站,莺萝驾着迈巴赫朝着香榭小区开去。

    林溪伏在窗边,好奇心满满地看着外面高楼林立的世界。

    “好漂亮的房子啊能造出这么漂亮的房子,真不了起!”

    她问了很多奇奇怪怪的问题,阮伊儿都很耐心地回答着。

    穆茗看着她那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忍不住轻轻笑了笑,像是想到了过去的自己。

    那时候他离开漓庄,来到了大城市,也是像她这样。

    就像破蛋而生的雏鸟,带着几分好奇和懵懂,打量着蛋壳以外的世界。

    闪烁着的霓虹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还有琳琅满目的商店。

    男人们穿西装打领带,衣冠楚楚,女人们芙蓉如面柳如眉,浓妆艳抹。

    一路上灯红酒绿,车水马龙。这就是他对城市的第一印象。

    从那时起,他就觉得大城市就像是一台精密的机器。

    摩天大楼也好,高速公路也好,都是组成它的零件,人就是驱动它运作的燃料。

    大街上人来人往,普遍光鲜亮丽却又各怀心事,谁也不愿意接近谁。

    这台机器的工作效率很高,它迫使人们为了生存勤勤恳恳地工作。当它运转时,穆茗仿佛可以听到它内部齿轮转动的声音。

    和他成长的水乡相比,这里有点冰冷,缺乏人情味。

    所以他有点失望,他好像并不是很喜欢这里。

    这里更像是一片钢筋与混凝土浇筑的丛林,没有鲜花,没有蝴蝶,也没有水乡干净的雨,更没有水乡的恬静与温柔。

    只有那街道旁的灌木丛在车辆来来往往扬起的灰尘里苟延残喘……

    在雾霾嚣张跋扈的年代,夜里连星星也看不见,真让人失望。

    这是穆茗的想法,而林溪则看着街上买棉花糖的小贩,惊讶地张大了小嘴,发出不得了的惊叹声。

    “麻吉亚吧库内!”

    穆茗都下意识地想为她配音了。

    小孩子们牵着的气球飘上了天空,她就抬起头,眨巴着眼睛看着红色的气球飘着,直到它消失在视线中为止。

    附近有一对新婚的情侣正在举办婚宴,数十辆豪车陆续地经过。

    林溪看见了身着婚纱,年轻貌美的新娘。

    “那个姐姐好漂亮,衣服也好漂亮!”

    “她是要结婚了,是新娘子。”

    “这就是结婚吗?”林溪眸中异彩连连,她也有点想结婚了呢,穿上那么漂亮的裙子,一定很幸福。

    “这么漂亮的姐姐,和她结婚的人应该也很好看吧。”她很天真地说着。

    然而婚车上下来的是个又老又丑的老头。

    “咦”她陷入了困惑之中,于是又很快说道“也许,是那个男人一定很爱她吧。”

    “多财多亿嘛。”

    穆紫薰看了看那排列着的几十辆豪车,丝毫不掩饰她眼中的不屑。

    钱真的可以买来爱情,如果买不到,那一定是钱不够多。

    而且买到的爱情还不会有争吵,毕竟情侣间95%的争执都与钱有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我们不该评头论足的。在你看来不可理解的事物,也许在她眼里就是幸福吧。”穆茗柔声说道。

    穆紫薰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可以不喜欢,但是也不要说别人不好。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不用为了钱发愁。”

    新娘子挽着婚纱的裙摆,弯下腰将一个红包轻轻放在了乞丐的碗里。

    一个外卖小哥闯红灯刮蹭到了婚车队伍里的兰博基尼。

    “你他妈眼睛瞎了急着去投胎是吧”

    老头顿时破口大骂,新娘子好言相劝,老头想了想,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走走走!看你赚两个钱也不容易!”

    “这个姐姐是个好善良的人,但是新郎好像脾气不太好。”林溪对此有些困惑。

    “这个人不算好,但也不坏。而一个人只要不坏,就会有人喜欢的。”

    穆茗看着她微微一笑。

    也许是因为成长环境的不同,他和林溪眼中的世界也呈现出不一样的姿态。

    林溪眼中的世界是非黑即白的,而穆茗眼中的世界半黑半白。

    世界既不黑也不白,而是一道精致的灰。

    所有的色彩组合在一起就是黑,包罗万象,它是世间万紫千红的集合。

    而穆茗最喜欢的白色呢?是所有颜色的底色,它可以渲染成任何颜色。

    可以说它干净如一,纯洁无暇,也可以说它一无所有。

    灰色则介于它们二者之间,善恶美丑并不是绝对的,可以在特定的条件下转化,也没有绝对的是非。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中庸之道。再加上精致二字,自然别有一番滋味。

    小孩子是纯粹的,而大人们则是“兼收并蓄”的。

    他过去太过单纯,用哲学一点的话来说就是“形而上学”。

    好人也会做错事,恶人亦会行善举,这才是真正的世界。

    他有些羡慕林溪,因为这个干净的女孩子还没有被世界污染过。

    她没有见过这个世界光鲜亮丽的外表下隐藏的蝇营狗苟。

    同时,他又有些庆幸。庆幸自己虽然被这个世界弄脏了,但心里还是存了一片干净的地方。

    他将用这里来盛放所深爱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