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七十四章 魔具真姿
    穆茗被一双柔荑拥入了怀中,头枕在了一片温香软玉里。

    惊人的柔软,尺寸和大小姐比起来应该不相上下,穆茗有些奇怪地想着。

    穆茗睫毛微颤,缓缓睁开眼,沐浴在了一片氤氲的蓝光之中。

    蝶鸢落在他的肩上,传递着依恋的情绪。

    “不许再这样任性了哦。”

    穆夕研轻轻拍了拍他的头,温柔地说道。

    “夕研姐!”

    穆茗觉得有些害羞,被她这样子抱着,总感觉自己像个小孩子。

    “可以先放我下来吗?”

    “嗯,好!”穆夕研舒展火翼,将他平稳地放在了地面上。

    “交给我来吧。”穆夕研展颜一笑,转过脸看向幽影魔时,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

    她是天生的上位者,与生俱来的威严气场席卷而出。

    火翼猛地膨胀,狂乱的火流汇聚在她的身上,化作漆黑的战铠。

    冰冷的暗黑色面罩遮住了她上半张脸,长发与火焰一同飘扬。

    【阎魔】在她的手中显现。

    完全体的【魔人化】,将恶魔与自身完美融合时展现出来的驭魔者的真实姿态。

    “她也是和恶魔订下契约的人吗?”菩提树看着穆夕研,历经沧桑的脸也浮现出一丝讶异。

    虎王和猩猩王感受着劫炎的剧烈高温,不由得心生忌惮。

    那升腾的劫炎,充斥着让它们感到心悸的破坏力。

    “这个母两脚兽好强!是我目前为止见过的最厉害的两脚兽。”墨墨小声嘀咕着,隐隐有一丝羡慕。

    青鸢目露渴望,她身为高等的灵兽,对于强大的力量一直心生向往。

    林溪神情激动,看向那火焰缭绕的女神,充满了崇拜。

    “真姿解放!”

    穆夕研手中的【阎魔】开始延展变形,幻化成一把足有十多米长的巨型战刃。

    刃上布满了獠牙般的锯齿和层层交叠的鳞片。

    火焰的云纹布满了刀背,随着魔力的注入,云纹开始点亮,化作燃烧的烈霞。

    “那就是高阶魔具解放后的真姿吗?”穆茗目光微动,看着那造型狰狞的巨刃,隐隐感到恐惧。

    他能感觉得到,那是一把有生命的刀,更确切地说,那是一头活着的凶兽。

    【阎魔】刀刃上的漆黑鳞片会随着魔力的涌入而微微开合,不断溢出灼热的炎息,就像是在呼吸一般。

    “是的,你手上的白露其实也是有【魔具真姿】的,但是被取走了魔力中枢,现在等于一把废铁。”

    “白露原来是残次品吗?”穆茗摸了摸白露的刀刃,指尖传来半度微凉。

    “是的。”

    “那……夜溟呢”穆茗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把刀肯定是有【魔具真姿】的,而且很可能不止一种。但它的力量大部分被封印住了,所以你现在就不要指望了。”

    “更何况,那把刀的真姿绝非人类能驾驭。”藜说着,似乎想到了些什么,目光一凛。

    “这样啊,有点可惜呢,要是我有一把可以解放真姿的魔具就好了。”穆茗说着,有些艳羡地看了一眼穆夕研手中的【阎魔】。

    “呵~那把破刀你也看得上”藜不屑地哼了哼。

    “身为本公主的眷属,你能不能有点志气那把【阎魔】在你们人类看来是顶级的魔具,但在本公主眼里,那就是一块废铁!”

    穆茗:“……”

    “怎么你不相信”藜不悦地蹙了蹙眉,下意识地想要摸出那把血色的大太刀。

    思索了一番,她又怕它溢出的气息被某些存在发觉,只好作罢。

    “等你变得强大了,本公主将自己的【彼岸轮回】交由你支配!”藜骄傲地扬起下巴。

    “哦哦,那我有点期待呢。”穆茗漫不经心地应付着,眼睛却是一眨不眨地看着穆夕研挥舞着的【阎魔】。

    “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藜鼓着腮帮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立刻将那把让魔界诸王闻之色变的魔具拔出鞘。

    “你刚刚说什么了”穆茗头也不回地道。

    “唔~”

    她攥着小拳头,思虑再三,还是忍住了。

    胸脯剧烈起伏着,再这样生两次气,胸都会气大的吧。

    “荧惑陨灭!”

    穆夕研挥舞着【阎魔】,身后的火翼环绕着她冲天而起,化作一颗耀眼的火星。

    火星伴随着烈焰高速下落,如神明从天外掷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火光越来越亮,这贯穿天际的一击,如星辰陨灭,让邪魔退散!

    陨星贯穿了幽影魔,和上一次与穆茗同黑渊处刑者作战一样。

    这一只恶魔,同样将葬身于劫火与黑炎之中。

    同为高阶恶魔,幽影魔难缠的地方就在于它近乎没有上限的恢复能力、腐化魔物的天赋以及越战越强的特性。

    幽影魔免疫物理攻击和绝大多数魔法,但它的攻击能力在高阶恶魔中属于较为孱弱的一类,并且只有单调的暗元素攻击。

    它对光系魔法的抗性又是极差,所以很容易被针对和克制。

    而黑渊处刑者拥有的是极高的攻击能力和死亡系亲和,不仅物理攻击强度极其惊人,还擅长各种强大的死亡系法术,甚至还拥有很高的智慧。

    但与此同时,它抛却了腐化魔物为己用的能力,再生能力也不及幽影魔强大。

    两者所擅长的能力不同,其实不具备可比性。

    但如果让穆茗选择,他宁愿和级别更高的幽影魔战斗,也绝不会想再一次面对黑渊处刑者。

    即便在高阶恶魔中,黑渊处刑者的级别和魔力总量要略微低于幽影魔,但身为罕见的遗存种,它的杀伤力和危险性其实要更胜一筹。

    那股强大的压迫感至今都会让他感到心悸,稍有不慎便会惨死。

    在蝶鸢的帮助下,穆茗体内的光元素迅速恢复着。

    他召唤出琉光之刃,朝着幽影魔奔去。

    连续十二道华丽的剑光闪过,将幽影魔所化的黑云斩灭。

    幽蓝色的燕尾蝶萦绕着穆茗飞舞,撒下清幽梦幻的月光,那些逃逸出来的黑气在月光下被缓缓净化。

    怨恨、苦痛、憎恨……尽数消弭。

    “原来蝶鸢的光可以将幽影魔的怨念彻底净化啊。”

    看着那些狰狞的怨灵面容在光芒中逐渐消散,穆茗终于舒了口气。

    光芒越来越明亮,幽影魔不再挣扎了。

    它尚有余力,还可以做出最后的反扑,却只是静静地沐浴在微光之中,逐渐幻灭。

    那由怨灵汇聚在一起的丑陋的脸,竟然浮现出一丝安详。

    也许它也累了吧,它也不想争斗了。

    好美的光啊……那是我曾经最渴望的光芒,我也好想走在太阳光下,和大家一起拥抱光明。

    但我生于黑暗,也只能死于黑暗。光芒,不属于我。

    与其被怨灵撕扯,心怀对人类的憎恨而痛苦地活着,还不如在光芒中解脱。

    它看向那个白衣的少年,竟然有些许的感激。

    它又看了看聚集在一起的灵兽们。

    那里有它曾经的战友,挚友,还有爱人……

    为了守护家园,它们又聚在一起并肩作战了,真好啊。

    远方,那是它曾为之奋战的家园,辛苦耕耘的土地,还有游过的河流。

    这里已经不属于它了,即便万般不舍,也只能作罢。

    黑炎依然还在燃烧,即便是没有实体的纯能量体和灵体,都会湮灭在这绝望的火焰之中。

    直至幽影魔的残躯彻底消散了,黑炎才渐渐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