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七十三章 黑莲
    “为什么……”穆茗双手握住夜溟。

    为什么不管怎样攻击,都没有效果呢?

    破碎状的黑刀开始颤栗,裂缝中源源不断地溢出黑炎,它在为即将到来的湮灭感到狂热和振奋。

    黑炎在刃上熊熊燃烧,疯狂吞噬着穆茗体内的魔力。

    “狱溟千夜!”

    黑刀斩落,地面破开了一道幽邃的深渊,漆黑的烈焰从深渊中涌现。

    来自冥界的烈焰直冲云霄,黑炎如漫无边际的夜,遮天蔽日。

    黑暗中隐约能听见风鸣的声音,那是不死的火鸟。

    黑色的火侵蚀着幽影魔的身躯,将它化作一片燃烧的黑云。

    万兽齐鸣,那些浮现在幽影魔身上的怨灵们纷纷开始惨叫,像是在忘川河里翻腾挣扎的恶鬼。

    “呼……”穆茗杵着刀开始喘息,这一击抽空了他身体里大半的魔力。

    “成功了吗?”

    看着那在黑炎中气息渐渐微弱的幽影魔,穆茗的心情变得紧张起来。

    夜溟的刀身依旧不安地颤动着,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开那一层刀刃的束缚。

    黑炎以一种独特的韵律吞吐着,似呼吸一般,隐约中能听见心跳的声音。

    穆茗脸色一白,仅存的魔力已经无法支持他支配这把魔具了,只好将它收起。

    但这一次却未能如愿,夜溟像是牢牢吸附在了他的手上,他身体里的魔力发了疯一般地逃逸出来,全部涌入了刀刃上的裂缝之中。

    “怎么回事”穆茗握住自己的手腕,只觉得夜溟像一头脱缰的野马,完全失去了控制。

    他想要扳开持刀的手指,却发现整只手臂都陷入了僵硬。

    藜从他的身体中分离出来,一手点在了穆茗的手腕上,一抹猩红的光芒转瞬即逝。

    夜溟落在了地上,刀刃颤抖了一番后,便失去了动静。

    刀身上的黑焰渐渐收敛,裂缝中闪过一抹幽光。

    藜的眉头微不可查地蹙了蹙,视线透过那道裂缝,见到了一片暗无天日的世界。

    黑暗中,似乎有一双墨瞳凝视着她,又好像什么也没有。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穆茗拾起夜溟,将它收纳进了体内。

    “这把刀,以后还是少用吧。”藜似乎察觉到什么,有了一个荒诞的猜测,但很快就摇了摇头,将其否决了。

    在她转过脸的那一刻,穆茗的眉间悄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魔印。

    那是一朵妖冶的黑莲。

    黑莲停留了一瞬,便立刻消失了,谁也没有发现它,穆茗也并未察觉到异样。

    幽影魔身上的黑焰欲燃欲烈,它的仇恨和愤怒也不断高涨。

    让人耳膜极度不适的声音不绝如缕,黑色的烟雾,球状闪电,还有墨色的巨爪接踵而至。

    灵兽们纷纷退散,穆茗持着白露,勉强召出琉光之刃。

    琉璃状的剑刃忽明忽暗,仿佛随时都要崩裂。

    “魔力要耗尽了吗?”

    没有蝶鸢的辅助,在魔人化的高强度的战斗下,魔力的恢复完全跟不上消耗。

    穆茗有些不甘心,却还是持剑朝着幽影魔奔去。

    幽影魔的身体不断扭曲着,像一团将石油和头发糅合在一起的不可名状的混合物。

    在黑炎的灼烧下,众多灵兽的怨灵的脸庞消失了,它们融合在一起,构成了一张丑陋扭曲的面容。

    它张开黑色的巨口,空气中的暗元素朝着它的口中汇聚,化作一个小型的黑洞。

    开启魔眼,穆茗能看见澎湃的黑色暗元素粒子汇聚成高涨的洪流。

    在那股巨大的引力之下,穆茗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前倾,脚步忍不住往前挪了两步。

    他将白露插在了地上,手背上青筋暴起,试图抵抗那股巨大的引力。

    灵兽们抓住了彼此,一起抵抗那股巨大的吸附力。

    菩提树伸出枝蔓挽住青鸢,墨墨挂在她的脚下。

    “臭鸟!你的脚好臭!”墨墨忍不住嘀咕起来。

    青鸢额头上冒出一个明显的井字,有些羞恼地伸出另一只脚,在她的脸上踩了踩,那肉乎乎的小脸都变了形。

    大白抱住了墨墨的腿,身后的尾巴被莎娜死死拽着,只觉得尾巴都要断了。

    “莎娜姐姐,你要减肥了!”大白看向莎娜胸前摇晃着的山峰,一脸幽怨。

    “我也很想,但是做不到啊!”

    莎娜苦笑着,用尾巴紧紧缠住林溪的腰,防止她被吹走。

    穆茗的脚步忍不住又往前挪了挪,就在他快要抵挡不住时。

    一双柔嫩的小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穆茗侧过脸,见到了那点缀着雀斑的瓷白色脸颊。

    “抓住我的手!”

    林溪淡金色的头发在风中摇曳着,翡翠色的眼眸澄澈通透,像碧绿的钻石。

    坚定的眼神里,闪烁着动人的光彩。

    对上了穆茗的眼神,她的脸颊上有红云浮现,如雨雾霭霭的天气里,地平线上升起的朝阳。

    穆茗散去琉光之刃,握紧了那双略微有些肉感的柔若无骨的小手。

    他有些担心会弄疼她,甚至想要松开她的手。

    可是林溪眉宇间的那份倔强,还有手中传来的力度都提醒着他,他没办法放开。

    幽影魔吸纳的暗元素似乎到了承载的上限,那股巨大的吸力顿时散去。

    幽影魔的气势又变得强横了几分,它身上附着的黑焰不仅没有熄灭,反而欲燃欲烈。

    也许,在它的生命没有抵达终点之前,这黑色的火焰都不会停止燃烧吧。

    也正因如此,幽影魔遭受到的痛苦也越来越强烈,它也越来越癫狂。

    “这是最后一击了,虽然我很讨厌赌,但不得不赌。”

    也许这一刀能出暴击呢,没准我能反杀。

    穆茗自嘲地笑了笑,轻轻舒了一口气,将仅存的魔力全部附加在了白露之上。

    白露上光芒大盛,亮起氤氲的浅蓝色月光。

    穆茗持着白露孤身朝着它奔去,义无反顾,竟有一种英雄末路的悲壮。

    纯白的光粒子在剑刃上汇聚,渺小的微光与幽影魔遮天蔽日的黑暗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幽影魔将吸纳到的暗元素全部倾泻而出,暗无边际的海啸排山倒海地涌来。

    穆茗的身体如蜉蝣一般,被涌来的黑潮淹没。

    万籁俱寂,耳畔失去了声音。

    穆茗只觉得因战斗而疲倦的身体得到了解脱,不管是精神上的,还是肉体上的。

    真累啊,好像可以休息会了。

    在战斗中倒下,姑且可以称作英雄吧既然是英雄,那休息会也没事吧

    穆茗的身体被黑色的咒能脉冲震飞出去。

    他的体表亮起了清冷的月光,月霓为他抵御着黑暗。

    恍惚之间,有人接住了他。

    很清新的香气,是薄荷洗发露的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