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七十二章 以暴制暴
    全身由骸骨组成,头部燃烧着蓝色火焰的半人马,组成了骑兵阵列。

    它们高举着被岁月锈蚀的长矛和剑刃,整齐划一地朝着灵兽所在的阵列冲锋过来。

    骸骨的马蹄践踏在地上,仿佛能听见昔日的荣光。

    有很多东西它们都已经遗忘了,但身为战士时练就的精湛武技还刻在骨子里。

    在幽影魔的驱使下,它们被杀戮的欲望支配。

    在它们的正前方,是它们曾经付出生命也要保护的家人。

    半人马嘶鸣着,骷髅中的蓝焰忽明忽暗,仿佛能听到它们的灵魂正在悲呦。

    “那是我们的半人马先辈组成的骑士团。在抵抗入侵的魔物时,为了保护大家而牺牲。”林溪看着那些冲锋过来的骸骨半人马,很是伤感地道。

    现在,它们侍奉了新的主人,对着往昔的家人们举起了利刃。

    “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青鸢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嗯!”林溪点了点头,目光变得无比坚定,手中的法杖放射出强烈的碧绿色光芒。

    翠绿的藤蔓拔地而起,化作粗壮的木龙。

    骑兵阵列势不可挡,发出震天动地的战吼,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血色的黄昏。

    在那高贵的战场之上,马蹄如迅雷奔走,战吼划破寂静。

    残阳如血,折戟沉沙,它们战至最后。

    那锈迹斑斑的武器,经历过岁月的侵蚀,依旧是那么锐不可当。

    粉碎木龙,越过岩障,横在它们面前的阻碍都被悉数斩却!

    “以复仇的名义,玷污先辈的遗骸,让死者受辱,让生者反复咀嚼失去至亲之人的悲痛!不可原谅!”

    青鸢怒视着幽影魔,满腔的怒火都在沸腾,她挥舞着双翼。

    青色的岚之风席卷,刮起满天的落叶和无形的风刃。

    大白身后的雷虎仰天长啸,雷电化作锁链将冲锋的半人马禁锢住。

    虎王喷射出炽烈的火焰,猩猩王体表焕发出金色的耀光,巨拳仿若铜浇铁铸,将骸骨粉碎。

    岚龙翱翔天际,降下龙息清洗复苏的亡灵。

    穆茗手握白露和夜溟,冲进了亡灵的大军之中,剑光斩却妖邪。

    每一次挥剑,都会有遭受苦难的灵魂得以解脱。

    “珏月!”

    琉光之刃再次显现,一道巨大的剑气横扫,面前的所有魔物都在月光中湮灭。

    黑烟不断升起,反馈到了幽影魔的体内,让它原本遭受的重创得以复原。

    不仅如此,它的力量似乎又变强了几分。

    阿银张开嘴,正准备释放空气炮。

    “啊呜~”

    空气炮没有显现,阿银呆萌地眨了眨眼,伸出爪子挠了挠头。

    “咦怎么回事”

    “啊呜~嗝~”

    阿银摇了摇头,板着脸准备释放龙息。

    她深吸了一口气,憋了很久,也没有释放出来。

    如此反复多次,累的气喘吁吁。

    “呵……呵……主人,我……我的龙力……耗尽了!”阿银吐着舌头,虚弱的样子像极了曾经被她欺负又不敢反抗的二哈。

    “对不起啊,主人,我还以为我的龙力已经初步觉醒了,原来根本不是这样。”阿银说着,感到有些失望。

    “怎么回事”

    “应该是她这些天吃了什么东西,效果类似于兴奋剂,能短暂地促使龙力觉醒。效用消失了,就会恢复成原样。”藜淡淡地道。

    不知道为什么,穆茗能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一丝淡淡的欣喜。

    哼~小肥龙还是靠不住吧这下你该知道了,本公主才是你最应该抱住的大腿。

    不过本公主生气了嗷,你要哄我开心!

    “那你快回来休息吧!”穆茗不禁为她感到担忧,急忙将她收回了契约空间。

    阿银在他看来只是个贪吃的小姑娘,就像他的妹妹一样,他不会把她当成战斗的工具。

    况且,幽影魔本身的属性太过特殊,除了物理攻击对它无效,它还能免疫除了光火雷三系外的所有魔法攻击。

    即便是岚龙,也很难对它造成有效的伤害。而他本身所具备的月霓,就是它最大的克星。

    就算没有阿银的帮助,他也不是没有机会。

    “藜,我们……”

    “哼~本公主现在不想理你!”藜别过脸,双手抱胸,一副大仇得报的样子。

    呵~现在知道本公主的好啦早干嘛去了呢?本公主不要你啦,你去找你的小肥龙玩吧!

    倘若她是一只狐狸,现在应该会眯着狐媚子眼,得意地晃悠着尾巴了吧。

    “你……又不开心啦”穆茗眨了眨眼,想破头也不明白她不开心的源头到底在哪里。

    穆茗脖颈侧面的曼珠沙华亮起绯红色的光芒,红裙缓缓绽开,藜从中显现。

    “哼!”藜撅着小嘴,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双手抱胸,将脸别了过去。

    那个表情,就差在脸上写着:“本公主不开心,快来哄我!要是敢不哄我,你就死定了!”

    “又是我的错”穆茗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当然是你的错啦,就算是本公主错了,那也是你的错!”藜双手叉腰,突然变得蛮不讲理。

    “好好好,是我错了,那等我们回去了,我给你做好吃的。做你喜欢吃的东坡肉怎么样”穆茗微笑着说道。

    女孩子生气的时候是不会听你讲道理的,这一点他很早就知道了。

    “哼~一盘菜就想打发本公主吗?你想的美!”藜冷哼一声。

    “我……我还要吃白切鸡,桂花蛋,红糖糍粑。”藜轻轻摇晃着穆茗的胳膊,小声嘟囔着,白皙的脸颊染上了一抹浅浅的红霞。

    “反正你自己看着办吧!”藜说完,又别过脸,一脸傲娇。

    “好,都给你做。你之前想吃的鳗鱼饭和刺身,我也给你做。”穆茗揉了揉她的头发。

    她没有躲开,说明她并不是真的生气。

    “行吧!那本公主就勉为其难地原谅你咯。”藜冷冷地说道。

    虽然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但是嘴角忍不住扬起的那一丝笑意已经出卖了她。

    看着她似笑非笑,憋笑憋得很辛苦的样子,穆茗忍不住笑出了声。

    “哼!”藜有些羞恼,在他屁股上轻轻踢了一脚,然后化作红光融入了他的身体。

    【魔人化】启动,穆茗的双目化作了孤寂的绯红。

    他拔出白露和夜溟朝着幽影魔奔去,极光与黑炎交织。

    一力破万法,他始终相信,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技巧都显得苍白无力。

    强横了许多倍的剑光与黑炎不停地斩出。

    幽影魔不断悲鸣,它的伤势好像越来越重,但是它反击的力量也越来越强。

    随着战斗的继续,幽影魔不断地膨胀,它的力量与憎恨也愈发强烈。

    “为什么会这样”穆茗紧缩着眉头,握着刀柄的手心渗透出了些许汗珠,第一次产生丝丝无力感。

    暴力只会招致更大的暴力,仇恨也只会招致更大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