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七十一章 复苏
    幽影魔身上布满了灵兽怨灵们的脸,它们的五官和脸部轮廓变得越来越清晰。

    一个个都似曾相识,让众兽们感到无比的熟悉亲切。

    头顶着鹿角的人脸在黑雾中挣扎,嚎哭。

    “呦呦……”

    它呼唤着女儿的名字,伸出手朝着她的脸摸去,却被黑雾束缚着,无法再靠近一厘米。

    “爸爸……”林溪见到了那张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脸,顿时泪如雨下。

    挥舞着双翼的青年男性、头顶着猫耳的女孩、下半身是蛇的曼妙女子……

    那些都曾是灵兽们的至亲和至爱。

    莎娜的脸上失去了魅惑的笑容,眼神中满是悲怆,青鸢面色铁青,杀意凛然。

    大白和墨墨相拥在一起,给彼此安慰。

    那些死在人类手中的灵兽们,满怀着对这个世界的不舍,还有对人类贪婪行径的不满和愤怒。

    怨念不断累积,它的生命也由此而生。

    死了……死者们的幸福都已经不在,只剩下这具丑陋的灵体还在嚎哭,诉说着对生者的不舍。

    我曾经的战友们,我的伙伴,还有我的爱人。

    你们为何要反对我

    我们曾一起并肩作战,饮着同一条河里的水,耕耘着同一片土地。

    如今,你们为何要和人类站在一起难道你们忘了吗?是人类造就了我们的痛苦!

    人类,多么自私贪婪的物种,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凡是想要阻止我复仇的,不管是人类还是灵兽,都是我的敌人!

    幽影魔尖啸起来,从黑云出喷射出无数的黑色球状闪电。

    阿银张开巨翼,抵挡在了大家的身前。

    翅膀上被蓝色的电弧和纯净的无色能量覆盖着,将袭来的一个又一个球状闪电弹开。

    阿银正准备腾空,却觉得翅膀一沉,像是被重力束缚住了一般。

    “是禁空的魔法!飞行能力会受限。”

    穆茗试图引动驭风,发现风元素也遭到了极大的限制。

    幽影魔往外释放出了一个黑色的光环,光环的边缘布满了诡异的漆黑咒纹。

    大白和墨墨见状,向前跑出了一段距离,青鸢也跃上枝头。

    她们对视一眼,默默点了点头,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

    “两脚兽,我们给你借力,你跳上去,看能不能用光属性的攻击伤到它!”墨墨冲他大声喊道。

    穆茗看了看她们,顿时明白了她们所想。

    “好!”

    穆茗唤出白露,极光刃激活,另一只手召唤出琉光之刃。然后开始助跑冲刺。

    到达了墨墨身边的时候,墨墨伸出猫爪。

    穆茗踩在了她的手掌上,墨墨用力一抬便将他送上高空。

    大白找准了他落地的方位,深吸一口气,跳起来精准无误地接住了穆茗的脚,然后使出浑身的劲往上一抛,穆茗便朝着青鸢飞去。

    青鸢面无表情地站在高高的枝头上,那张脸依然很冷,只是已经没有了敌意和偏见。

    “人类,拜托你了!”青鸢伸出双翼将他高高抬起。

    穆茗被抬到了幽影魔的上空。

    幽影魔身上万万千千的怨灵面容都抬起头看着他。

    这个人类手中紧握着刀刃,他是要前来终结它的吗?幽影魔突然有些迷惘。

    这个人很奇怪,他的手沾满了鲜血,心却依然是干净的,没有贪欲。

    耀眼的光芒让它感到阵阵灼痛,目光烧灼滚烫,那曾是它向往的光明,如今让它从骨子里感到厌恶。

    它朝着穆茗喷吐着黑云和球状闪电,大白和虎王释放出烈焰和闪电将其抵消。

    “十二恨!”穆茗双手持着刀剑,纷乱的剑影之中,十二道绚丽的银色剑痕纵横交错地斩在了幽影魔的身上。

    最后一剑,穆茗将手中的琉光之刃与白露合二为一。

    白露的刀刃上焕发出浅蓝色的月光,刀芒延伸出一尺有余。

    “斩!”

    穆茗持刀高举过头顶,星云体中的光元素疯狂地聚集在刀刃之上。

    刀刃开始闪光,霎那间刀芒暴涨,化作一轮残月。

    穆茗纵身跃下的同时,将巨大的月刃斩出。

    光芒入体,幽影魔身上的黑气疯狂地逃逸出去,在微光中幻灭。

    穆茗持着刀不断往下,勾勒出一道惊艳的光痕。

    这一击霸道的纵斩将幽影魔所化的黑云从正中间一分为二,伤口处不断溅射出清冷的月光和黑气。

    穆茗从高空中坠落,耳畔风声呼啸。

    一条粉紫色的蛇尾卷住了他的腰,将他平稳地放在了地上。

    “谢谢!”穆茗给莎娜道了谢。

    “小弟弟,你真客气呢。”

    莎娜轻掩红唇,妩媚的笑声摄魂夺魄。

    幽影魔遭受重创,周身环绕着的咒纹光环寸寸崩解。

    禁空限制被解除,阿银振动翅膀,一阵疾风掠过,掀开了莎娜垂落在胸前的长发。

    霎那间春光乍泄,穆茗赶紧别过脸,耳尖泛起红晕。

    莎娜似乎不以为然,依然娇笑着,不断调戏着穆茗。

    真是个害羞的孩子呢,太可爱了!

    幽影魔的气息萎靡了许多,外面扩散的黑雾渐渐缩回,不断往身上那被斩开的巨大光痕上汇聚。

    伤痕正在渐渐缩小,它庞大的身躯也缩水了一大圈。

    似乎被穆茗的这一击惹怒了,它释放出黑气,并侵入了大地之中。

    大地开始震颤,泥土开始翻涌。无数的灵兽骸骨和腐尸破开了土地,化作目光猩红的傀儡。

    傀儡们尖叫着,身上黑雾缭绕。

    看着那些从土地里挣扎着出来的灵兽尸骸,灵兽们都异常地愤怒。

    “这个该死的东西,竟敢亵渎我们的先辈!”墨墨怒不可遏,却又无计可施。

    她所掌握的暗影魔法,对这只没有实体的黑暗系生物毫无作用。

    不只是她,能够伤到幽影魔的灵兽极少。

    许多强大的灵兽都是强悍的肉体辅助魔法元素进行战斗。

    但面对这个没有实体的怨灵,灵兽们引以为傲的物理攻击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就连对黑暗系有克制效果的魔法也极少。

    只有虎王的火和大白的雷,能造成略微的伤害,但效果依然不够明显。

    能造成显著伤害的元素只有光系,但灵兽之中竟然没有契合光系的体质,几乎全部以土系、金系、植物系为主。

    “大事不妙,墓地里的灵兽尸身都被它控制了,其中不乏力量强大的先辈!”一只白鸽少女扑打着翅膀飞了过来,惊慌失措。

    灵兽们纷纷陷入了慌乱。

    “该死的,不仅仅要对付它,还要应付那么多傀儡。”

    虎王怒目圆睁,身上燃起火焰纹路,一颗炽热的火球在它的上方汇聚,宛如地平线上升起的朝阳。

    火球如烈阳一般升起,飞向幽影魔,像凝固汽油弹一样迸发出高温和爆炸。

    幽影魔身上的黑云都被炸碎了一片,但不一会儿,黑雾又缓缓聚合在一起,将缺失的那一部分复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