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七十章 龙临
    魔物们不知疼痛,不知恐惧,悍不畏死地发起冲锋。

    灵兽们不断缩小圈子,聚拢在一起。

    它们气喘吁吁,身上无一不沾染了血迹,魔力也临近枯竭。

    猩猩王的胸口被撕裂出几道巨大的血痕,隐隐可见森森白骨。

    虎王指爪破碎,尖牙溢血,美丽的斑斓虎皮也沾染了诸多血迹。

    牛头人遍体鳞伤,杵着巨斧艰难地支撑着身体。

    千奇百怪的叫声同时响起,造成严重的精神污染。

    一圈黑色的冲击波从幽影魔身上爆发出来。

    灵兽们纷纷倒下,本就是强弩之末的它们,口鼻溢出血迹,彻底失去了作战能力。

    又一波魔物袭来了,这一次出现的是凶残的灰色狮鹫和沼泽巨鳄。

    不仅是数量,就连魔物们的整体强度也越来越高。

    “孩子,不用管我,你快逃吧。”菩提树气息萎靡,原本茂盛的树冠已经陷落了许多。

    林溪小脸一阵苍白,嘴角溢出丝丝血迹,她咬紧了牙关,杵着手中的木杖不让自己倒下。

    法杖抵在泥土之中,碧绿的藤蔓破土而出,却没能限制住那些爬来的沼泽巨鳄。

    在魔力接近干枯的状态下释放的魔法,威力已经大不如前了。

    “咔~咔~”

    灰黑色的鳄鱼挣脱了藤蔓,缓缓朝它爬去。

    林溪退后了两步,进退维谷,缓缓闭上了眼睛。

    “吼!!!”

    龙吟响彻天际,带来寂灭的暴风。

    林溪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疾风掠过耳畔,风声在耳边呼啸。

    她被拥入了怀中,能感受到少年衣衫上淡淡的木心花香气,温热的呼吸吹拂在她的脸上,似曾相识。

    她颤颤巍巍地睁开眼睛,见到了那张好看的侧颜。

    那是在月明星稀的夜晚,闯进她生命的神秘嘉宾。

    “是你”林溪倚在他的怀里,不由得羞红了脸。

    “不是梦吗?”她将信将疑地伸出小手摸了摸穆茗的脸,指尖传来的温热和柔软触感是那么真实。

    “当然不是梦了!”穆茗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安抚着她的情绪。

    阿银一阵爬升,翅膀卷起风暴和落叶,将沿途的魔物全被掀飞。

    “啊!好高!”林溪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处于高空之中,下意识地抱紧了穆茗,那颗害羞的心脏仿佛要从胸口里跳出来。

    “这是龙吗?真是不可思议呢!”林溪眨巴着眼睛,看着身下那威武神俊的巨龙,只觉得一阵梦幻。

    一群散发着黑暗气息的食腐狮鹫拍打着翅膀腾空。

    穆茗捂住了林溪的耳朵,阿银咆哮一声,风起云涌。

    气浪将狮鹫群掀翻,使得它们无力地坠下。

    阿岚高速飞行着,沿途的风压逼迫着大树折腰。

    银色的龙翼上,纯白的羽刃缭绕着风暴和雷电,化作不可阻挡的斩刃。

    霎那间鲜血淋漓,狮鹫们被切割成了碎块。

    与此同时,阿银不断喷出极高密度的空气炮。

    空气炮一落在地上,便会出现陷落的大坑,同时迸溅出飞扬的泥土和鲜血。

    沼泽巨鳄背部那粗糙坚硬的皮肤一遇到爆开的空气炮,就会被无数细小的风刃下割成满天飞舞的碎肉和血浆。

    食人狒狒们朝着受伤的墨墨扑去,阿银的龙尾泛起银光,利落地一击上撩斩。

    仿若神剑斩破天穹,电光火石之间,狒狒们陷入了凝滞,随后身体缓缓错开。

    灵兽们都陷入了呆滞之中,那前来拯救它们的,是传说中的古龙龙背上还有一个人类

    菩提古树看向穆茗的目光变得异常复杂,它此刻已经是伤痕累累,枝干断裂了许多,菩提叶和树皮也有了一定程度的剥落。

    “龙息!”

    “是,主人!”阿银很是乖巧地点了点龙首,然后振翅俯冲。

    随着一阵刺耳的音爆,她突破了音障,身后浮现出一圈涡云。

    岚龙贴地飞行,四肢收在腹下。

    阿银张开嘴,一点银色的星辰凭空显现。

    银星不断闪耀,极速变换为一个光球。

    空气中出现了许多闪光的粒子,它们朝着光球汇聚在一起,随后化作耀眼的光流射出。

    纯白的光流之中裹挟着蓝色的闪电和无色的气旋。

    龙息肆虐,落在地面上便朝四周席卷。

    和其他古龙喷出的超高温的龙焰不同,岚龙的龙息是以一种纯净的无属性能量波为主要成分,辅以雷电和密集的风刃造成混合的伤害。

    龙息中夹杂着极高密度的风刃能将硬度堪比钢铁的鳞甲削成粉末。

    蓝色的雷电崩坏血肉,麻痹感官。

    耀眼的无属性能量就将它们的身躯彻底撕裂,粉碎,湮灭成微小的粒子。

    岚龙环绕在森林的上空飞行,喷吐出的龙息涤荡邪灵,奏响风暴来临的序曲。

    龙息所到之处,邪气退散。

    近乎是一边倒的屠杀,这些被腐化的魔物们在古龙面前毫无招架之力。

    有了阿银的帮助,灵兽们士气大振,纷纷开始还击。

    魔物们渐渐败退,而那幽影魔却因为吸纳的黑气越来越多,而渐渐强盛。

    穆茗抱着林溪从龙背上纵身跃下,一手召出琉光之刃。

    唰!

    光剑幻化出淡蓝色的长虹,仿佛要将这方天地都一分为二。

    目光所至之处,只余下这道绚丽的剑光。

    幽影魔朝着大白袭去的黑暗巨爪在月光下断灭。

    那纯净的光元素让它痛苦地嚎叫起来,身上的气息都萎靡了一阵。

    穆茗下意识地捂住了耳朵,只觉得这个恶魔的声音是一种强烈的精神污染。

    “没事吧大白!”

    “当然没事了嗷~”大白见了穆茗,便又蹦又跳地跑来,做出凶萌凶萌的可爱表情。

    众兽聚集在了一起,青鸢的羽翼上沾染了些许血迹,看向穆茗的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至少不再充满敌意。

    莎娜用手托着不停摇晃的胸,气喘吁吁地蛇行过来,似乎是累坏了。

    “啊~小弟弟,你好棒,姐姐我快要不行了!”

    她妩媚地呻吟着,脸上浮现出一抹潮红,冲穆茗暧昧地笑了笑。

    穆茗不好意思地别过脸,总觉得她话里有话。

    阿银降落在了他的身后,蓄势待发。

    与幽影魔的战斗,现在才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