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六十九章 鏖战
    万兽齐鸣,魔法星阵不断显现。

    闪电链、风刃、火球、冰凌……

    万万千千的魔法光芒汇聚成绚烂的彩虹,朝着那庞大的黑色怪物飞去。

    怪物没有实体和具体的轮廓,外观看起来就像一团不断膨胀塌缩着的黑云。

    麋鹿、盘羊、猿猴、猛虎……

    黑云中不断浮现出各类野兽的面容,这些野兽无一不在悲鸣。

    千奇百怪的吠声交叠再一起,像葬礼上奏响的哀乐。

    这个恶魔,是在哭泣吗?代表着所有死去的灵兽哭泣吗?

    “雷之矢!”

    银色的雷电在大白的手中幻化为雷弓,她伸手搭在雷弦上,雷电织成的银弦拉成满月。

    “嗖!”

    雷电箭矢破空而鸣,缕缕雷光穿过黑雾。

    雷电在幽影魔身上游离。

    幽影魔咆哮着,叫声听来让人觉得无比悲凉。

    曾经与它并肩作战的伙伴们,现在想要彻底抹灭它的痕迹。

    它如何能不愤怒

    森林中的魔物感召着它的呼唤,不断朝着幽影魔的位置聚集。

    这场战争,逐渐演变成了灵兽与魔物们的争斗。

    “黯灭幻影!”墨墨不着痕迹地融入了黑暗之中,朝着一只黑化的毒妇蜘蛛冲去。

    毒妇蜘蛛的头上顶着八只密密麻麻的眼球,似猩红的血玛瑙。

    它张开了锐利的口器想要将墨墨剪断。

    被割裂的暗影只是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空气中,如同一点墨迹落到水中,再不着痕迹地淡化。

    灵敏的黑猫分化出幻影,呈三角形包围了毒妇。

    只见三道黑光如箭矢一般射出,在原地留下黑色的残影。

    暗影与利爪交错,隐约浮现出少女曼妙的身姿。

    一道又一道裂痕出现在毒妇的身上。

    “吱吱吱~”

    毒妇的蛛腿不断刺下,如同锐利的长矛,但是墨墨如同鬼魅一般穿行着,似乎能提前感知到它下一步的行动。

    毒妇恼羞成怒,喷出粘稠的白色丝线。

    一张又一张坚韧的蜘蛛网在地上绽开。

    墨墨不敢大意,迅速后退,反复迂回作战。

    散发着黑暗气息的邪鸦成群地扑来,如一片黑压压的乌云。

    漆黑如墨的羽毛带着强烈的诅咒气息,一落到地面上,便使得原有的植被枯萎,失去了生命力。

    “岚之风!”

    青鸢冷哼一声,翅膀一挥便刮起青色的飓风。

    飓风之中裹挟着无色的刀刃,一遇到这些邪鸦,便引发阵阵腥风血雨。

    邪鸦和黑羽皆尽退散,只留下一地的残羽和碎尸。

    身为灵兽中的最强者,她一向不把这些魔物放在眼里。

    只见她振翅一挥,青色的光芒覆盖在她的双翼上,闪烁着冷冽的寒光。

    随后,青鸢就化作一颗青色的彗星,在兽群中反复穿梭。

    魔物的头颅不断被斩落,喷溅出墨色的血液。

    一大群食人的狒狒怪叫着,朝着林溪扑去。

    灵兽族的猩猩们荡着藤条落在了林溪身前,拍打着胸脯和它们对峙。

    猩猩们怒吼着,勇武地挥出巨拳,和它们近身缠斗在一起。

    林溪鼓起勇气,拿着手中的木制魔杖吟唱起来,小脸格外地专注。

    她的吟唱声似袅袅仙乐,又像信徒对神明高声歌唱着的虔诚赞歌。

    点点碧绿的星光撒在了土壤中,狂野地生长出绿色的藤蔓。

    藤蔓纷纷抽打在狒狒们的身上,将它们死死地捆绑在一起。

    猩猩王伸出拇指,给了林溪一个认同的眼神。

    随后就和兄弟们拿起石块和木棒狠狠地砸在这群丑不拉几的怪物身上。

    它们一向觉得自己是最帅的,猴子和狒狒在它们看来都丑得不行。

    林溪握紧了小拳头,变得振奋起来。

    大家都在为了共同的家园而战斗,她也不能拖大家的后腿。

    “遇到事情不能逃避,不能总是站在大家身后,我也想保护朋友们。”

    巨蝎们翘着毒钩,甲壳上泛起乌黑的诡光,窸窸窣窣地爬来。

    毒蛇们吞吐着蛇信子,在地上蜿蜒地爬行。

    莎娜露出一个风情万种的魅惑笑容,樱粉色的嘴唇微张,轻轻吹出了一阵带着甜蜜芳香气息的粉色烟雾。

    蛇蝎们一触碰到这些烟雾就会嗤嗤作响,像被滚烫的油浇在了身上,不一会儿就化成了腥臭的血水。

    牛头人抵御着蛮横冲撞过来的野猪人,巨斧卸下了獠牙,破碎的牛角沾染了鲜血。

    灵兽们的个体实力强过魔物不少,但数量差距实在太大,一开始还能仓促应对,但时间久了还是会感到有些力不从心。再加上幽影魔的不断干扰,这场战争越往后,就越是艰难。

    “有什么办法可以穿过迷阵吗?”穆夕研开启了魔眼,透过迷雾,能够隐约察觉到许多股纷乱的魔力混在一起。

    暗元素渐渐强盛,其他属性的元素逐渐式微。

    “之前是蝶鸢带的路,蝶鸢,可以带我们穿过迷阵吗?”穆紫薰摸了摸戴着的蓝锥石吊坠,很是温柔地道。

    菱形的蓝色水晶晶莹剔透,在手中呈现出淡淡的冷意。

    “没有反应!”

    穆紫薰看向阮伊儿,阮伊儿走了过来,捧着蓝水晶,冷冷地道:“你的主人遇到了危险,快给我们带路,我们要去救他!”

    阮伊儿话音未落,蓝锥石就亮起耀眼的蓝光。

    蝶鸢从中飞了出来,左顾右盼,没有见到穆茗,便不安地上下翻飞起来。

    穆紫薰瞪大了眼睛,没好气地看了蝶鸢一眼,她有些怀疑这只精灵是不是除了穆茗以外什么都不关心。

    她将脖子上的吊坠取了下来,扔给穆夕研。

    “带她去找你的主人吧,本小姐不需要你保护!说完,她还特意朝蝶鸢做了个鬼脸。

    “都是主人的任务罢了。若不是主人让我保护你,你以为我会跟着你”倘若蝶鸢会说话,她应该会这么告诉穆紫薰。

    蝶鸢扇动着翅膀,飞到了穆夕研身边。

    “我通知了你们的老师,很快就会来接应你们,我现在就进去找他。”

    “臭狐狸,我们没你厉害,进去了也是累赘,所以,请你务必要把他安全地带回来!”穆紫薰很是认真地叮嘱道。

    “拜托了!”

    “堂堂穆大小姐也会有求人的时候啊真不容易呢。”穆夕研莞尔一笑,舒展火翼,跟在了蝶鸢的身后。

    片刻之后,莫婉和查海生定位到了穆紫薰的袖珍对讲机坐标,便纷纷赶来。

    莫婉一见到穆紫薰和阮伊儿,就立马跑了过来。

    “你们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莫婉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她们安然无恙,心中悬着的石头这才放下。

    “十班的学生就差你们三个,穆茗呢?”

    “他还在迷雾里面,穆夕研去找他了,应该没多大问题。”阮伊儿答道。

    “里面,不会有危险吧”莫婉说着,就准备进入迷阵探索。

    “没用的!这个迷阵以前就有很多人进去过,却少有人能出来。且不说有许多危险的魔物聚集,没有特殊的魔具作为向导,就找不到特定的路线,只能一直困在里面。”查海生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这么危险吗?最好不要有事啊。”莫婉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担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