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六十七章 男人总是要孤独地战斗
    迷雾中隐约能听见巨兽的怒吼,大地在震颤,让人胆战心惊。

    “不知道大白和林溪她们会不会有危险。”穆紫薰有些担忧。

    “与其担忧她们,还是先照顾好自己吧。”阮伊儿看着附近缓缓袭来的兽群,释放出纯净的冰元素气息,冰晶在地面上凝结。

    冰霜的荆棘与花朵在地面上狂野地生长,使得附近形成了一片冰冻场。

    袭来的野兽在冰元素的侵蚀下行动力大减,蹄子都被冻在了地上。

    随后迎接它们的便是一阵冰霜荆棘的穿刺。

    穆茗甩了甩衣袖,一把纤细的淡蓝色光剑就凭空浮现出来,吸引了穆紫薰的目光。

    “这是什么魔法”穆紫薰眸中异彩连连,这光剑绚丽无比,如艺术品一般美轮美奂,让她十分意动。

    “琉光之刃”阮伊儿也颇为吃惊地看了他一眼。

    穆茗不发一言,星云体中的光元素汇聚在剑刃之上,剑光暴涨,吞吐出十多米长的剑芒。

    穆茗单手持剑,挥舞出一轮新月。

    剑芒将沿途的冰晶连带着野兽一起斩成两段。

    冰晶无声地破碎,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光辉。

    这些被腐化的普通野兽和正统的魔物相比,还是逊色了太多。对现在的穆茗来说,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他也不会像学院里的导师那样为了掩护学生撤离而束手束脚。

    再加上有伊儿的帮助,保护大小姐肯定是没问题的。

    两人的配合很是默契,不需要语言的交流,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心意。

    当穆茗持着光剑冲上前时,她会不断射出冰锥给他作为掩护,将那些企图从侧后方袭击他的野兽钉死。

    穆茗能放心地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她,好像只要有她在,就会觉得很安心呢。

    阮伊儿也感到很奇怪,这份默契难道是天生的吗?就像彼此早已熟悉,在还没有相识之前就已经相知。

    每当有怪物逼近伊儿和大小姐了,穆茗就会放弃进攻,以乘风带着她们和兽群迂回。

    如此反复,且战且退,不过分冒进,始终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

    用游戏术语来讲就是“拉扯”。

    不一会儿,袭来的兽群就被逐一歼灭。

    与此同时,这些野兽被击毙后,身体里就会有黑气逃逸出来,然后朝着迷雾之中流去。

    “大白,墨墨,还有林溪,她们都是我们的朋友对吧?”穆茗收好光剑,看向大小姐。

    “当然是朋友了,她们帮了我们很多忙。”穆紫薰点了点头。

    “你们觉得,菩提树讨厌我们吗?”穆茗转过脸,看向迷雾中的森林。

    “可能不太喜欢,但应该不算讨厌。也许,它正是怕我们留在秘境里遇到危险,才要赶我们走吧。”穆紫薰思索了一番,轻轻说道。

    “我想去帮帮她们。”

    “我跟你一起去。”阮伊儿没有犹豫。

    “不了,你留下来保护大小姐,我一个人去就好。”穆茗摇了摇头。

    “很危险的,你以为你是轻男主啊?”穆紫薰叹了叹气,有些无奈地道。

    “没准真是呢?”穆茗眨了眨眼,轻轻笑了笑。

    “那这剧本可真够烂的,作者肯定是个死扑街。”穆紫薰很是认真地道。

    “哈哈……”

    穆茗突然笑得特别开心,对着大小姐和伊儿轻轻地道。

    “让我一个人去吧!”

    就像年幼的弟弟在对成熟的姐姐撒娇。

    大小姐和伊儿看着他脸上好看的笑容,忍不住心生怜爱。

    没有哪个姐姐会忍心拒绝这么温柔可爱的弟弟。

    穆茗没有迎来预料中的挽留和严词拒绝,两位小姐似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非去不可吗?”穆紫薰的语气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温柔,满满的宠溺,就像是在哄不听话的小孩子。

    “男人总是要孤独地战斗,孤独地成长,不断地超越自我,战胜眼泪。”穆茗很是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掌心的银月亮起,【白露】显现。

    “谁教你的这么中二”穆紫薰伸出手在他眉心点了点。

    “你老爸。”

    “当我没说。”穆紫薰立马改口。

    “我走了!”

    穆茗看向阮伊儿,挥了挥衣袖气旋便在他的周身萦回。

    似乎又有些不放心,穆茗将脖子上戴着的蓝锥石项链取下,走到了穆紫薰面前,为她戴上。

    “干嘛?送我的”穆紫薰摸着坠子上的蓝色水晶,觉得很是漂亮,非常喜欢,却又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

    “有些不放心你,让蝶鸢保护你一下。”

    “那,你怎么不关心伊儿呢?”穆紫薰抚摸着蓝锥石,心里像吃了蜜糖一样,甜得不得了。

    “伊儿她很厉害,可以保护好自己。你有蝶鸢保护,她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分心保护你这个猪队友,她很累的。”

    穆茗很是坦诚地道。

    穆紫薰闻言,脸色立刻黑了下来,笑容渐渐消失。

    可还没等她发怒,穆茗就离开了,她只好不放心地叮嘱一句“注意安全”!

    阮伊儿看着他朝着迷雾奔去的背影,想说的话有很多,但最终还是止于唇齿,千言万语都化成了四个字。

    “早点回来。”

    “那张脸虽然长得比女孩子还要漂亮,但他还挺像个男人的。”穆紫薰赞许地点了点头。

    “至少会比死鬼老爸靠谱。”

    穆茗走了不久,下一波兽潮就再一次袭来了。

    冲在最前面的是一群目光赤红的犀牛。

    厚重的蹄子践踏在大地上,扬起一路烟尘。

    阮伊儿正准备释放魔法,却见到一道巨大的火焰剑痕闪过。

    “轰!”

    火焰爆裂,升腾起浓郁的黑烟,兽群被瞬间击溃。

    穆夕研收好火翼,从空中落下,挥舞着【阎魔】,摧枯拉朽一般将兽潮击溃。

    烈焰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弟弟呢”击溃了兽潮之后,穆夕研看向穆紫薰,有些不爽地道。

    “迷雾里有个秘境,里面的灵兽正在和一个魔物战斗,他去帮他的灵兽朋友们了。”

    阮伊儿淡淡地道。

    “你们不拦着他吗?就这样让他胡来高阶恶魔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穆夕研很是不满,即便隔着迷雾,也能隐约感受到那股外溢的邪恶气息和强大的魔力乱流。

    “你不懂男人,男人这种生物,到死都在追求自由,最讨厌别人干涉他的选择了。”穆紫薰有些鄙夷地看了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