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六十三章 菩提树
    在墨墨的引路下,一行人漫步在林间,不时有口吐人言的小动物出来和他们打招呼。

    一只挥动着翅膀的灵兽落在了树枝上。

    身材凹凸有致,除了脖颈以上的地方,其他部位都被鸟羽和绒毛覆盖着。

    有形似人类的四肢,只是双臂上连带着青色的羽翼,双足也是猛禽的指爪。

    女子面容姣好,却神情冷漠,丝毫不掩饰目光中的厌恶。

    “为什么要带人类来这里他们都不安好心。”

    “是菩提树老爷子要见他们,不是我说了算的喵~”墨墨别过脸哼了哼,似乎和她关系不太融洽。

    “青鸢姐姐,他们不是坏人。”林溪有些胆怯走上前和她交涉,看向她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敬畏。

    “别太单纯了,他们都很善于伪装。”青鸢厉声呵斥道,林溪立马底下了头。

    “穆茗哥哥不是坏人哦,他之前治好了我的病。”大白有些不满,上前站在了林溪的身旁。

    “你的病就凭他”青鸢双眼微眯,走上大白身前,将羽翼搭在大白肩上仔细感知了一番。

    “怎么可能”她看向穆茗,瞳孔略微一缩。表面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其实心中极不平静。

    大白受的伤有多严重,她是很清楚的。这个人类,很不简单啊。

    “咯咯~这个小弟弟长得真俊啊,姐姐我看着很是心动呢。”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很有磁性的御姐音从一侧传来。

    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是一名身材曼妙的女子,粉色的长发垂落到腰际,粉色的三角眼仿佛有着摄人心魄的魅力。

    分叉的舌头从樱粉色的唇瓣中探出,有一丝别样的美感。

    腰腹以下,是一条粉色与紫色相间的蛇尾,拖在地上优雅地爬行着。

    穆紫薰蹙了蹙眉,站在穆茗身前,伸出手遮住穆茗的眼睛。

    那只灵兽的上半身可是不着寸缕,只有两缕粉色的长发从两鬓垂下,遮住了两点私密部位。

    对血气方刚的少年来说,这一幕冲击力实在是有些太大了。

    “呵呵~这么不自信么?是不是觉得姐姐比你大”蛇女冲穆紫薰挑逗地笑了笑。

    穆紫薰扫了一眼,眼皮不自觉地跳了跳,这是她第一次落入下风。

    世界级!

    阮伊儿看了看穆紫薰的胸口,又看了看蛇女的,那道缝隙仿佛一道深不见底的深渊,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她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随后别过脸,将视线移开。

    男人都喜欢那样的吗?那么大,不会觉得累吗?走路都会失去平衡的吧

    “青鸢,菩提树老爷子要召见他,想必也是有它自己的考量,你又何必阻拦呢?”蛇女说着,对穆茗抛了个媚眼,却迎上了穆紫薰的死亡凝视。

    “哼~人类,你们要是胆敢伤害这里的灵兽,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青鸢看着穆茗一行人,语气略微缓和了几分。

    说完,她就挥着翅膀飞走了,盘旋在上空,锐利的眼睛不时地看向他们。

    青鸢对他们抱有很强的敌意,在高空中紧紧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蛇女跟在了林溪的身旁,对她说道:“呦呦妹妹,你上次给我做的衣服,我穿不下了呢。尺寸大了不少,真烦恼啊。”

    “莎娜姐姐,我今天回去后给你做衣服。”林溪看了看莎娜的身材,不禁面色一红。

    “林溪,那只鸟人是谁啊你好像很怕她。”穆紫薰走到林溪身边,好奇地问道。

    “青鸢姐姐是附近最强的灵兽,在我们之中的地位很高,仅次于菩提树爷爷。”

    “比大白还要厉害吗?”穆茗有些好奇地问道。

    “稍微强一点而已,等我妹妹再长大一些,就能揍死那只臭鸟了。到时候看我不拔光她身上的毛!”墨墨忿忿地道,似乎恨意颇深。

    “你跟着我们干嘛?”阮伊儿见莎娜跟着一起,有些警惕地问道。

    “有些灵兽对人类是有偏见和恶意的,比如青鸢,她的父母都死在了人类手中。倘若不是你们对大白有恩,她应该会直接动手了。有我做调解,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争斗。”

    蛇女温婉地笑着,让人如沐春风。

    “谢谢。”阮伊儿说着,下意识地挽紧了穆茗的胳膊。

    莎娜很美,但在穆茗看来只是红粉骷髅。

    就她身边的人来说,两位小姐都是红颜祸水。长相不分伯仲,虽然比起藜要稍微逊色一丝,但差距极小,也算是各有千秋。

    大小姐的身材极佳,伊儿身材虽然不如她,但是气质非常符合穆茗的审美。

    藜的外在挑不出任何瑕疵,就是经常看着穆茗流口水,穆茗觉得这一点很不好。

    况且,光是每天对着镜子洗漱,他的审美标准就已经在无形之中提高了很多。

    颜值太高,也挺让人烦恼的。

    路上也有一些充满了敌意和偏见的灵兽拦住去路,不过在莎娜和墨墨的劝阻下,都很识趣地让开了。

    他们来到了一片空旷的盆地,盆地中央是一颗高大的菩提树。

    “你们先下去吧,我有些话要对他们说。”

    苍老的声音从菩提树的方向传来,莎娜和墨墨就带着大白和林溪离开了。

    穆茗朝着菩提树走近了一些。

    灰褐色的枝干上缓缓浮现出一张慈眉善目的人脸,像笑面弥勒。

    “你们来了!”

    菩提树开口了,沙哑的嗓音听起来有一种沧桑之感。

    修长的枝干似人的手臂一般延伸出来,在地上放置了两片巨大的菩提叶,又端来了一个石台,在上面放置了许多甘甜的瓜果。

    “招待不周,敬请见谅。”菩提树笑呵呵地,像一个和蔼可亲的长辈。

    “您客气了!”

    “谢谢。”

    “多谢款待”

    穆茗和两位小姐道了谢,坐在了铺好的叶子上。

    “请问,您找我们来有什么事吗?”穆茗没有寒暄,开门见山地问道。

    “这里是古代树森林的秘境,外面有迷阵存在,不按照特定的路线是找不到这里的,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误打误撞吧。”穆茗虽然察觉得出来,菩提树没有恶意,但对于蝶鸢的存在,他还是选择隐瞒。

    “呵呵……”菩提树笑着摇了摇头,不太相信。

    活了那么悠久的岁月,它如何看不出来这个孩子在撒谎呢?

    “孩子,你不相信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穆茗没有否认。

    “比如,你身上的恶魔印记”

    看着菩提树和煦的笑容,穆茗的脸色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