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六十二章 山雨欲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穆茗的白衬衣少了半截袖子,领口上多了一片四叶草的图案。

    那是阮伊儿之前最喜欢的衣服,他的白衬衣被阮伊儿换走了。

    伊儿想穿他的衣服,觉得他的衣服很香。

    穆紫薰发现后,只是对雪糕说了一句:“你好骚啊!”

    【图片】

    接下来的日子变得宁静而祥和,两个小姐的感情恢复如常。

    她们偶尔和林溪一起制作花环和裙子,再和来探望穆茗的大白和墨墨玩一玩扔沙包的游戏,倒也不寂寞。

    每当穆茗做烤鱼的时候,周围就会有几只吃货蹲在一起,一边吞咽着口水,一边围观。

    就连林溪这样的素食主义者,也爱上了肉食。

    也许是因为灵兽在修炼成人后,生活习性也会变得更加多样,所以就不忌口了。

    大小姐腿上的伤已经彻底好了,又开始活蹦乱跳。

    伊儿的手机里存了几十张她咀嚼香苋草时的动态图,还做成了表情包。

    穆茗身上的红疹也在逐渐褪去。

    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

    野兽的怒吼声震天动地,远方溅起浓厚的烟尘。

    一波又一波的兽潮涌来,这些野兽的身上都散发着极其强烈的暗元素气息,目光赤红。

    原本善良温驯的动物变得暴躁易怒,极具攻击性。

    “快点,保护学生,不要让它们过来!”查海生大声呼喊着,指挥着一队导师上前。

    他一马当先,冲进了兽潮,将两个摔倒的女孩子扶起,然后将覆盖着厚重土元素的右手按在地上。

    “佛陀印!”

    大地开始震颤起来,丝丝裂缝以他的手掌为中心扩散。

    一圈土黄色的涟漪化作光环覆盖了大范围的所有野兽,使得它们变得迟缓下来,仿佛迈出的蹄子都被套上了沉重的枷锁。

    “轰隆!”

    一股重如千钧的巨力骤然落下,大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手掌印,如伟岸的佛陀毫不留情地镇压世间妖邪。

    所有被重力压迫的野兽都被摁死在地上,化作了碎肉与血浆!

    “查老师,谢谢你!”两位被救下的女生一时间泣涕涟涟,满是感激。

    “赶紧往后跑,我来断后!”查海生推了推眼镜,一头杂乱的头发随风舞动。

    平淡无奇的长相在此刻充满了莫名的魅力,这个其貌不扬的油腻男是带队的所有导师里最强的一个!

    学院里的导师和城市狩魔队队员一边疏散着聚集在森林中的学员,一边构造着魔法阵图。

    大地震颤着,巨大的岩壁从中破开,横亘在突来的魔物面前。

    被导师们护在后方的学员们,略微松了口气,同时也很意外。

    没想到这个逼他们跳伞的暴躁中年大叔,居然是徘徊在牛A与牛C之间的人物。

    一头狂暴的黑色犀牛从侧面冲撞了过来。

    犀牛目光赤红,身上散发着黑气。

    愤怒、仇恨、痛苦……诸多负面气息从它身上涌出。

    “王琦,我们十班的人还有哪些没到的”

    莫婉双手推出,水波化作滔天的巨浪将扑来的黝黑犀牛击退。

    “差三个,穆紫薰,穆茗,阮伊儿!”王琦脸上挂了彩,身上的名贵西装已经变成了破破烂烂的布条。

    跟着他一起混的鸡冠头变得沉默了许多,因为他亲眼看着好几个同学淹没在了奔涌而来的兽潮里。

    他们向他发出求救,无力地伸出手,目光里满是乞求。

    而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仓皇逃窜,看着他们被兽群践踏致死。

    “能联系到他们吗?”

    “不在通话区!”

    “怎么可能不在通话区呢?这个袖珍对讲机的信号应该可以覆盖到整个古代树森林的!”

    莫婉看着迎面冲来的羚羊,心情烦躁。

    这三个小祖宗要是出了事,问题可就大了,校董会怕是要大换血。

    “断流刃!”

    只见她双手合拢,水流伴随着点点金属粒子在她的双手之上汇聚,使得她的手掌都变成了温润的玉色。

    莫婉双手合十向前刺出,薄薄的水流从她的掌中喷射而出。

    纤细的水流化作水刀,那些金属粒子夹杂在其中,在水流的高速运动下,变得极具杀伤力。

    水利万物而不争,争时无物可挡!

    【断流刃】是将水与金双系融合在一起产生进阶的中阶高级魔法。

    工厂里用于切割的魔法水刀,是以它为蓝本而设计出来的低配版本。

    断流刃势不可挡,将沿途冲来的野兽都切割成了碎块。

    鲜血,脏器,还有冒着热气的肠子都流了一地,即便是在水流的冲洗下,依然散发出让人作呕的血腥气。

    躲在她身后的男学员只觉得肠胃一阵痉挛,甚至有几个都忍不住吐了出来。

    “你们能不能有点用这么点小场面都忍受不了吗?”

    莫婉厉声呵斥起来,那锐利的水刀和冷酷的眼神充满了压迫感和气势,与她往日里温和可亲的样子判若两人。

    她是上过魔界战场的人,见过真正的人间炼狱,那是绝非这些温室里的花朵所能想象的悲壮惨烈。

    “领队,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一下子出现这么多魔化的野兽”狩魔队的队员浑身是血,依然奋战在一线。

    “我怎么知道不要分心!”狩魔队队长红着眼,他已经看到好几名队员牺牲了。

    几只发出瘆人怪叫的魔化狒狒扑了过来,它们目光赤红,面露狰狞,似乎对鲜血渴望已久。

    “呀啊!”

    狩魔队长怒吼着,火焰汇聚于拳上,发出剧烈的高温。

    他抡起胳膊,挥出一击霸气十足的火拳,燃烧的烈焰化作咆哮的烈焰雄狮,将扑来的魔化狒狒击飞。

    魔化狒狒燃烧着,它们倒在地上不断地翻滚,火焰如附骨之蛆,怎么也无法挣脱。

    诡异的黑气不断从它们身上涌现。

    在灼热的火焰之中,它们逐渐化作焦炭。

    那些污浊的黑气咆哮着,幻化成扭曲的野兽面容,然后缓缓朝着森林中心的位置流去。

    它们穿过了迷雾,朝着一个蠕动的黑影汇聚而去。

    黑影看不出具体的形态和肢体,像飘在空中的液体一般游离着,扭曲成各种怪异的形状。

    鸟鸣、猿啼、虎啸、鹿鸣……各种怪异的声音从雾中响起,不绝如缕。

    ……

    “两脚兽,菩提树爷爷想让我们带你过去一趟。”墨墨和大白来到了树洞,找上了穆茗。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穆茗见墨墨面色凝重,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不知道,等我们过去了,就知道了嗷。”大白性子单纯,倒不会想那么多。

    “那好吧,来这里有段时间了,正好拜访一下这里的主人。”穆茗和两位小姐站起身,和林溪一起跟在两只猫娘的身后。

    “我能感觉到,远处的暗元素波动很强烈!”穆茗略微有些不适,指了指西南方。

    光元素亲和度极高的他,对暗属性有着本能的排斥。

    “嗯,你也感觉到了啊。”墨墨叹了叹气,主修黑暗系魔法的她,对这股魔力波动自然不会感到陌生,那是重伤妹妹的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