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六十章 核心区域
    “伊儿……你怎么这么生气?”穆茗看着正在气头上的阮伊儿,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有些时候,女孩子生气是毫无缘由的。

    这时候不要去问她为什么生气,也不要和她讲道理,正确的做法是抱紧她。

    不管她多么生气,挣扎得多么强烈也不要松开,该强势的时候就是要强势。

    抱紧她,她挣扎的力度会越来越小,最后不再挣扎。

    等到她心情平复一些了,然后在她耳边温柔地问:“为什么不开心呢?能和我说说吗?”

    记得语气一定要温柔一点!真正聪明的男孩是刚柔并济的,该温柔的时候一定要温柔(太难了)!

    可惜穆茗现在太年轻了,他什么也不懂。

    “她欺负你了,我不开心!”阮伊儿压下怒气,温柔地摸了摸穆茗的脸。

    “为什么要掏心掏肺地对别人好啊?”

    “为什么要这么温柔呢明明受了很多委屈,受了很多伤不是吗?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以为你对别人好,她就会懂得珍惜吗?你越是对一个人好,她就越不懂得珍惜,还会一次次践踏你的底线,肆无忌惮地伤害你!”

    “人,就是这么下贱的生物啊!”

    阮伊儿红肿着眼眶,越说越激动,她伸出手揪住穆茗的衣领,不断摇晃着。

    藜悄然睁开了眼睛,对她的这番话表示认可。

    穆紫薰依然沉默着,阮伊儿的话不断回响在她的耳畔。

    “可是,你们不是其他人啊。”穆茗轻轻地道。

    “如果养父没有收养我,我早就死在了三年前的大火中;如果大小姐没有接我回家,我就不会遇见你了。”

    “就算是秉承着报恩的原则,我也应该照顾你们的。”

    只是为了报恩么?穆紫薰的目光黯淡了一瞬。

    “更何况,我们,是家人对吧”穆茗看着阮伊儿的眼睛,小心翼翼地说道。

    穆紫薰转过脸看了看他,低下头咬了咬嘴唇。

    树洞陷入了安静,谁都没有再说话。

    久久的沉默之后,阮伊儿打破了安静。

    “林溪,附近可以找到止血的草药吗?”

    “有的!”林溪很是乖巧地出了树洞。

    不一会儿就将一把暗红色的草药带了回来,还很贴心地在水中浸泡了一会儿。

    “把手给我!”

    伊儿冷冷地看向穆茗。

    穆茗能感觉到,她现在很生气,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威严,让穆茗不敢不从,这就是姐姐对弟弟的血脉压制吗?

    看着他手臂上的伤口依然还在渗血,甚至将雪白的衣袖都染上了斑驳的血迹,秀眉一蹙。

    “是毒狼蛛”

    “嗯,你知道啊。”穆茗点了点头,再一次为她的博学感到惊讶。

    “这种魔物的肢体上有很多像钢针一样的刺,而且是透明的,肉眼很难察觉。被击中后就会造成这种密集的伤口,毒狼蛛的毒比较特别,没有腐蚀性,只有细微的麻痹效果,再就是让血液流速加快,使伤口很难结痂。”

    “如果处理不及时,会因失血过多而致死。”阮伊儿很认真地看着穆茗的眼睛,虽然语气很是严肃,却让穆茗心中一暖。

    “不过你的体质很特别,正常人如果受了这样的伤,出血量会非常大,你胳膊上的出血量却是极少的,之前我摸你的胳膊,总感觉血液流速很不正常,还以为是错觉。”

    阮伊儿沉吟了一会儿,突然问道:“你能用秘术控制血液流速”

    “不会啊!可能我就是身体好吧。”穆茗眨了眨眼,试图萌混过关。

    他确实不会,但藜可以。

    “行吧,人没事就好。”

    阮伊儿不再多问,只是用冰刀割掉了自己白衬衣的袖子,将湿润的草药切成小段,轻轻铺在穆茗的伤口上,用布小心翼翼地包好。

    “伊儿,你是哪一年出生的为什么我感觉你突然变成了姐姐,之前都没感觉的,甚至觉得你像妹妹。”穆茗好奇地问道。

    “05年3月7日出生的,应该比你大一岁。”

    “哦,我06年12月23日出生的,是要喊你姐姐。”穆茗点了点头。

    “12月23号一个星期前就是你14岁生日”阮伊儿问道。

    “是啊,就是我刚来的那一天。”

    “那你怎么不跟我们说呢?”穆紫薰心里空落落地,感到很是惋惜。

    “没什么意义吧,那天很不开心,又很开心。”穆茗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

    穆紫薰在餐桌上说的那些话让他很难过,但是藜和阿银陪着他吃火锅又确实很开心。

    阮伊儿扫了她一眼,淡淡地道:“某人可是上午八点就接到消息,要去火车站接人的。一直到了晚上八点才动身。”

    穆紫薰涨红了脸,很是真挚地看着穆茗。

    “等回家了,我们给你补办生日!”

    穆茗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但真的能不在意吗?

    在树洞休息了一会儿,穆茗觉得脸烫的厉害,不断咳嗽起来。

    “怎么了”

    阮伊儿注意到了不对劲,发现穆茗身上开始起红色的疹子。

    脸上,脖颈上,到处都是。

    “很痒。”

    “月苋草里面的皂蓝素有轻微的毒性,你对皂蓝素过敏”阮伊儿略微观察了一番。

    “我不知道!”

    “难怪对月苋草的反应会那么强烈,之前不舒服就应该吐出来,为什么要那么勉强”

    阮伊儿生气了,很是焦急。

    皂蓝素过敏严重的情况下,会引发哮喘和过敏性休克,甚至威胁生命。

    “我去找大白和墨墨,看看能不能帮下忙!”林溪说完,又赶紧从树洞跑了出去。

    这个小鹿娘今天反反复复跑了很多次了,穆茗都觉得有些对不起她。

    “那现在怎么办”穆紫薰按着腿上的伤口走了过来,很是关切地看着他。

    “好好用你的脑子想一想,不要总是问别人。你的大脑难道是长在胸里的吗?”阮伊儿冷冷地训斥着穆紫薰,充满了火药味。

    “你今天是吃炸药了火气这么大”穆紫薰也很是不爽。

    “姐姐保护弟弟不被人欺负,有问题吗?我见不得他受一点委屈!”

    阮伊儿突然变得强势起来,眉宇间浮现出一丝霸道。

    “你搞清楚,病是你自己的,他不欠你什么。一路上给你做吃的人是他,背着你的人是他,带你寻药的人还是他……受了伤也不会告诉你,怕你有心理负担。强忍着过敏的不适给你处理草药。”

    阮伊儿越说越生气,声音越来越冷。

    “他比你要小两岁半,不管多坚强,说到底还是个柔软的小孩子,你十四岁的时候还对着爸妈撒娇。他可是什么都没有……”

    “我们当姐姐的要照顾弟弟,你怎么可以这么不懂事呢?”

    “算了,不用你操心了,我会照顾好他!你就是个累赘!什么忙也帮不了!”

    阮伊儿的话说得很重,也许对她的不满已经积蓄了很久。

    累赘!

    穆紫薰气得浑身发抖,却又无可奈何。

    踏马的,她说的好像是事实,我没法还嘴。

    阮伊儿试图拨通袖珍对讲机,却发现没有信号。

    “怎么回事这个对讲机不可能没有信号的。”

    阮伊儿反反复复摁了很多遍,从树洞里出去,爬到了很高的古树上试图拨通,却依然无功而返。

    “联系不上。”

    “一般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为了保证学生安全,这种通讯器内部都是专门铭刻了特殊法阵。除非……”穆紫薰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上了阮伊儿的眼神。

    “除非我们所处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魔力源,不断发射着干扰传音魔法的波动。这个魔力源可能是一个巨大魔法阵,覆盖了古代树森林的一小部分,我们恰好就处于这里面。”阮伊儿说出了她心中的想法。

    两人一起生活了多年,很多想法都是不谋而合。

    “还记得我们之前来的时候吗?走了很远的路,进入了一片迷雾区。从那里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了,我们的袖珍通讯器也应该是从那里开始被屏蔽掉的。”阮伊儿眉头紧锁着,她在树上刻下的印记也像是莫名消失了一般。

    “对,之前看到曼巴巨蜥的时候,我也觉得很奇怪。”

    “这个野外生存训练,出现幽影狼都是重大事故了,很可能会造成巨大人员伤亡。”

    “至于曼巴巨蜥,那就更扯了!这种级别的魔物,一个全部由中阶魔法师组成的六人狩魔小队怕也是有去无回。”

    穆紫薰开始感到不安,下意识地看向穆茗。

    “所以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就是古代树森林的核心区域,还未被其他人类踏足。”阮伊儿点了点头。

    “这个魔力源,可能是魔法阵,也可能是一个十分高阶的魔物。”穆茗沉默了一会儿,提出了一个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