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五十九章 月心说
    “草药拿到了。”穆茗将一大捧洗干净了的月苋草放到了大小姐面前。

    “这个好臭啊,比香菜还要恶心!”穆紫薰立刻捂住了鼻子。

    她觉得这些月苋草上散发着魔鬼般的气息,香菜和它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这个草药是口服的还是要外敷的”阮伊儿问道。

    “嚼碎后敷在被黯吻蚁咬过的伤口上,两天就好了。”林溪回答道。

    穆紫薰捏着鼻子,手指颤抖地抽出一颗月苋草咬了一口。

    “呸!”

    她立刻吐了出来,然后一阵干呕,那张精致的俏脸扭曲起来。

    “好恶心!软绵绵地,像蠕虫一样,还会爆浆……”

    那语气要多嫌弃有多嫌弃。

    “忍一会儿就好,味道确实比较难闻。”穆茗柔声安慰着。

    穆紫薰不予理会,一把推开他的手,将他手中的月苋草打落在地上。

    穆茗的眉头微不可查地动了动,被她打到的地方有一大片淤青。

    阮伊儿注意到他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于是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挽起袖子看了看。

    “嘶~”穆茗倒吸一口凉气,被她的手握住的地方有不小的创伤。

    阮伊儿见状,动作立刻变得轻柔了许多。

    白皙的小臂上多了几道划痕,血迹还尚未干涸。

    满是淤青和细小的创口,像是被针头反复戳刺了无数遍,很多针孔还在往外渗血,像是猩红的斑点一样。

    “怎么弄成这样”她的语气冷了下来,看向穆茗的眼里满是疼惜,还有一丝责备。

    为什么……不让我跟你一起去呢?

    那是和沼泽地里赶来的那一只毒狼蛛战斗时留下的伤。

    这只狡猾的魔物见他们和毒沼蟾蜍争斗,居然想渔翁得利。

    两只魔物在森林是死敌,当一方势微,均衡就会被打破。

    没有敌人的制约,附近的生态就会被破坏。

    均衡,脆弱无比。

    穆茗觉得与其费力地维持均衡,还不如一了百了。

    于是大开杀戒,和大白将它们一起给宰了……

    若是这只毒狼蛛不那么贪心,也许它们都不会死。

    毒沼蟾蜍倒是有些可怜,趴在窝里吃一吃虫子,突然就被一阵电疗。

    电疗完了又被老阴逼一刀背刺。那只平时一直被它欺负,只能忍气吞声的蜘蛛,突然重拳出击。

    极限一换一,毒狼蛛也不亏。

    能把这个一直欺负它的混蛋给弄死,黄泉路上也能笑着走。

    有墨墨和大白的帮助,战斗算是有惊无险,只留下了一些小伤。

    穆茗倒是不在意这个,身上穿着的白衣有不少地方沾染上了泥浆,这让有洁癖的他感到很难受。

    “没事的,小伤,早就习惯了。”穆茗不以为然地拉下袖子,将月苋草拾起。

    然后递到嘴里咀嚼起来,只咬了一小口,穆茗就觉得难以忍受。

    极其酸臭,像用脚踩过的恶臭泡菜,又像是几个月没洗,硬得可以立起来的袜子。

    根茎的口感如穆紫薰所说,软绵绵的,入口即化,还会爆浆……

    汁液很苦,还有一股刺鼻的馊味,比豆汁还要难以下咽。

    一句话概括就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呕~”

    穆茗忍不住想要呕吐,一手捂着嘴。

    强忍着生理上的恶心感和不受控制的泪水,默默咀嚼着。

    他现在的表情若是做成表情包一定是可以风靡网络的。

    穆紫薰看着他的表情,虽然觉得不应该,但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想到了假面骑士里的“张口闭眼男”。

    她抬起头,却看见阮伊儿寒霜刺骨般的眼神,然后笑不出来了。

    那种发自内心的厌恶、冷漠、不屑、鄙夷……

    伊儿从未用这种眼神看过她。

    她记忆里的伊儿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喜怒不形于色。

    平时就算是很是嫌弃她,也不会露出这种眼神。

    看着穆茗胳膊上的伤,她意识到自己又错了,错的很离谱。

    强烈的内疚和自责一下子从心底翻涌起来,像浪潮一样将她吞没。

    “伤口会有点痒,忍一忍,不要挠!”穆茗将嚼碎了的月苋草吐在了手心,脸色都变得虚弱了许多。

    阮伊儿闻言,咬着嘴唇,指甲都嵌入了手掌。

    穆紫薰沉默着,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会很嫌弃的,一定会觉得我的口水很恶心,但是身体是自己的,为了治病,希望你能克服一下。”

    阮伊儿别过脸,不想让他看到自己泛红的眼眶。

    这个笨蛋,明明那么委屈了,却还是要照顾别人的感受!真是笨蛋,无可救药了!

    她的胸口微微起伏着,仿佛被钝刀子扎了一下,呼吸都有些不顺。

    林溪注意看到了,但很乖巧地没有出声。

    “不嫌弃。”穆紫薰摇了摇头,从未觉得自己是如此的窘迫。

    看着腿上的伤口,突然觉得截肢了也挺不错的,免得让他委屈。

    穆茗将嚼碎了的月苋草细心地涂在了她的腿上,然后拿起第二株。

    阮伊儿一把从他手中夺过,塞到嘴里咀嚼起来。

    看着她秀眉紧蹙的脸,穆茗有些不忍。

    “还是我来吧。”

    阮伊儿别过脸,不予理会。

    她是个很固执的女孩子,一旦认定了一件事,谁也无法改变。

    若是有一天撞了南墙,她也会一直撞下去,即便是头破血流也不会停下,直到将南墙撞破为止。

    不发一言地将草药涂在了穆紫薰的腿上,然后又拿起一株月苋草。

    “够了,一次的外敷只需要两株就好,不需要这么多!”穆茗伸出手试图阻止她,却被她一把甩开。

    她强忍着恶心感,眼角的泪光闪烁着,胸膛不断起伏,压抑已久的愤怒要喷薄而出。

    咀嚼好了之后,她将月苋草吐在了穆紫薰的脸上。

    “我故意的,不会道歉!”她冷冷地说完,就将月苋草收好,坐到穆茗身旁。

    她觉得穆茗被穆紫薰欺负了,所以她很不爽,想为他出一口气。

    这个男孩子站在她的身旁,为她抵御着风霜,所以她也想守护他。

    穆茗和林溪都被吓到了,穆紫薰也愣了好久。

    摸着脸上粘稠滑腻的月苋草,她仿佛置身于梦境。

    高高在上的穆家大小姐,从小养尊处优,穆氏家族里从未有人忤逆过她。

    她就像是太阳系里的太阳一样,所有人都像小行星那般围着她转,对她阿谀奉承,百般讨好。

    可是现在,她从未有过这样的无地自容。

    没有意料中的歇斯底里和声嘶力竭,她只觉得难过。

    穆大小姐没有发怒,听起来确实有些不可思议。

    若是换一个人敢这么做,穆紫薰敢保证,这个人一定会被扔到海里喂鲨鱼。

    但是那个清冷孤傲的女孩子不一样,那个被她叫做雪糕的女孩子,是她的妹妹,是世界上和她最亲近的人之一。

    被她讨厌了呢,该怎么办呢

    穆紫薰陷入了沮丧之中。

    看来哥白尼的日心说也并不准确嘛。

    宇宙那么大,太阳只是太阳系的中心,所以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况且,伊儿喜欢的是月亮,清冷的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