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五十八章 月苋草
    穆紫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摸了摸头上的花环。

    立刻产生了些不好的联想,脸都红的快要烧起来了。

    她赶紧摇了摇头,看向穆茗。

    穆茗也看着她,两人四目相对,确认过眼神。

    “大小姐你看过吗?”穆茗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

    “才……才没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是莺萝看过。”穆紫薰立刻别过脸,目光躲躲闪闪地,不敢看他的眼睛。

    莺萝:???

    “哦!”穆茗缓缓点头,他知道大小姐一定是看过的。

    大小姐也知道他看出来了,两人心照不宣。

    没想到她居然是这样的人啊,和藜一样,色色的。

    阮伊儿倒是悄悄记下了“黑兽”这个名字,准备回去了在网上好好搜索一番。

    “林溪,你知道森林里哪个地方有月苋草吗?”穆茗赶紧转移话题。

    月苋草是灵兽们对这种草药的称呼,这是一种非常罕见,但知名度很高的草药,以良好的暗元素抵抗和优秀的祛毒效用而闻名。

    因它只能生存在湿气极重的地方,夜间在月光的照耀下又会发出淡淡的荧光,人类就称呼它为夜荧草。

    “这个我知道,在一片沼泽地里,但是那里有一只大蟾蜍看护着,很危险。”

    林溪很老实地道。

    “嗯,可以带我们去吗?她腿上有伤,需要月苋草解毒。”

    “好的!我带你去!”

    穆茗飞快逃了出去,仿佛这个树洞是盘丝洞一般。

    若是蜘蛛精如她们那般美艳,想必全天下的男人进去了都会尸骨无存,除非他性无能。

    跟随着林溪的步伐,穆茗穿过一条羊肠小道,进入了一片沼泽地,脚下的土质也变得松软起来。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腐臭味,植物和小虫子腐烂变质后发出的气味。

    “呱~呱~”

    蛤蟆叫唤的声音不时地响起。

    “就是在这里了,月苋草就在它后面。”林溪扒开叶子,压低了声音对着穆茗说道。

    穆茗透过树叶的缝隙看了看,一只足有四米高的巨大蟾蜍匍匐在沼泽地中央。

    沾满了泥浆的粗糙皮肤上满是灰黑的肉瘤和小疙瘩,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了肯定会觉得头皮发麻。

    硕大的猩红眼球中布满了血丝,滴溜溜地转动着。

    最糟糕的是周围的环境,空间狭窄且满是淤泥,很少有落脚的地方。

    “有点难办啊。”穆茗不禁皱了皱眉。

    若是在外面,他想要杀死这个魔物确实不会太难,而沼泽地这个环境,就让这个难度和不确定性大幅上升了。

    在这里的行动会受到极大限制,若是不小心陷入了泥潭中,那就是九死一生。

    因为安检的原因,枪和钩索没法带在身上。白露和夜溟是魔具,可以直接融入身体里,所以才没有被发现。

    他的主要攻击方式都是近距离攻击,夜溟的狱溟千夜威力虽强,但范围还不够。

    琉光之刃全力施展,也只能让剑芒短暂地延伸到二十米左右的范围,依然是够不到这只毒沼蟾蜍的。

    使用驭风飞行,让脚不落地,可以吗?

    穆茗思索着,毒沼蟾蜍伸出长舌以肉眼难辨的速度逮住了一只足有数十公分长的巨型蚊虫。

    眉头一皱,陷入了犹豫。

    用气旋覆盖在脚下生成排斥力,和地面的淤泥隔开可行吗?

    他对风元素的控制还没有到那么精准的程度,就算勉强可以,但是在高强度的战斗下很难时刻兼顾着脚下的气旋流动。

    一旦出现失误,就会落到泥潭里,然后被这只毒沼蟾蜍卷入腹中。

    他目前也没有修行远程的杀伤魔法,面对这只不算太强的怪物竟然有些捉襟见肘。

    当一名近战脆皮刺客面对一个坦克爸爸,没办法位移,而且没有办法用远程攻击风筝的时候,大概就是他目前的现状。

    “我记得这个怪物很怕雷电,所以特别害怕小白老虎的。”林溪突然开口说道。

    “我去找她,看看能不能帮忙。”

    “小白老虎?你认识大白吗?”穆茗眼前一亮,

    “嗯,认识啊,她和墨墨的衣服都是我帮忙做的,”

    “那真是太好了。”穆茗开心极了,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

    若是他和两位小姐没有心怀善意地对待林溪,就不会知道月苋草的位置;若他没有和大白交好,就可能会失去唯一能拿到月苋草的机会。

    “你知道大白的家在哪吧?”

    “嗯嗯,知道呢!”林溪很是乖巧地点头,能帮到他的忙,这只小鹿是很开心的。

    穆茗跟随着她的脚步,沿着小溪走到了一个由石块堆成的洞里。

    在门口隐约可以听见熹微的鼾声。

    “大白,墨墨!我有事要找你们帮忙!”她对着石洞大声喊着。

    不一会儿,猫娘伸着懒腰从石洞里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大白。

    “什么事”

    大白一见到穆茗,就兴高采烈地跑了过来,冲他张牙舞爪。

    “嗷~”依然是那副凶萌凶萌的样子,露出小巧的虎牙。

    这就是这只小脑斧表达喜欢的方式吧。

    “两脚兽,你怎么和呦呦在一起”墨墨略微有些诧异。

    “我姐姐受伤了,我带着她来这里寻找草药,住在她的树洞里。”

    “是这样啊,找我们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们需要月苋草祛毒,但是那里……”

    “那只毒沼蟾蜍守着月苋草,你需要我们来帮忙是吧?”墨墨一脸得意,尾巴情不自禁地晃悠起来。

    哼~两脚兽,你不是很厉害嘛也有求本喵的时候。

    “是的!”穆茗点了点头。

    “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发吧。”大白干劲十足,自受伤之后,她就未曾全力以赴地战斗过了。

    如今久病初愈,自然想好好活动下筋骨。

    在林溪的带领下,穆茗和两只猫娘又朝着沼泽地进发。

    “就是这个东西!有信心解决吗?”穆茗看向大白。

    “没问题的!”大白深吸了一口气。

    “吼!”

    虎啸震慑山林,毒沼蟾蜍被猛地惊醒。

    “呱~呱~”它看向大白所在的位置,如临大敌。

    “雷电招来!”大白一手指天,雷云在毒沼蟾蜍的上空浮现。

    雷声轰鸣,闪电即将落下。

    毒沼蟾蜍开始惊慌地逃窜起来。

    那肥胖的身子此时竟然灵活无比,满满的求生欲。

    “轰!”

    闪电箭不断落下,毒沼蟾蜍仓皇逃窜。

    “超伏闪电链!”大白身后的猛虎虚影再次浮现。

    一股强大的压迫力从她幼小的身上涌出。

    毒沼蟾蜍颤栗着,俯下身。

    闪电化作怒龙扑去,将它死死束缚住。

    噼啪!噼啪!

    闪电在它粗糙的皮肤上绽开,迸射出火花和电弧。

    毒沼蟾蜍被电得一片焦黑,在沼泽地里翻来覆去。

    “留它一命吧,这东西虽然有些可恶,经常欺负森林里的小动物,但是也吃了不少害虫。”墨墨出声道。

    “况且森林里还需要它来制约那一只毒狼蛛。少了一个对手,毒狼蛛就会破坏附近的生态平衡。”

    “嗯嗯!”大白点了点头,将闪电链收束成网,困住了它。

    “呱~呱~”

    毒沼蟾蜍直翻白眼,被电得浑身抽搐,神志不清。

    它的雷电抗性极低,大白在伤势痊愈后施展出来的魔法比起之前也强大了许多。

    “这里很多坑,两脚兽你别过去,会陷进去的,我帮你摘回来。”墨墨说着,矫健的身姿融入了暗影之中。

    化身为暗影的姿态下,移动时不会受到地形和常规的物理攻击影响。

    穆茗能看见一片浮动的阴影毫无阻碍地穿过了沼泽。

    墨墨从暗影中浮现出真姿,接连摘下了一大把月苋草。

    她也不知道这个两脚兽要多少,那么多多益善吧。

    “够了,不需要那么多!”

    墨墨闻言,便带着月苋草,化身为暗影原路返回,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

    “喏~”墨墨扬起下巴,将月苋草递给了穆茗,一脸的傲娇。

    愚蠢的两脚兽,还不快谢谢本喵?

    “谢谢!”穆茗接过月苋草,在墨墨头上揉了揉,像是在撸猫一样。

    “喵呜~”

    墨墨立刻就炸毛了,像被踩到了尾巴一样,对着穆茗发出了母语。

    看着她佯装生气,对自己露出牙齿超凶的样子,穆茗愈发觉得这个猫娘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