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五十七章 治愈
    “大白,你是不是受过伤,一直没有好”穆茗揉了揉大白的小脑瓜。

    “嗷~”大白仰起头,佯怒地瞪了他一眼,奶凶奶凶地。

    哼~老虎的头是不可以随便摸的。

    “她确实受过伤,森林有个很麻烦的魔物,经常暴动。”猫娘看了穆茗一眼,稍稍有些意外。

    “我们和其他灵兽想了很多办法也没能解决掉,妹妹甚至在和它战斗的过程中受到了严重的暗元素侵蚀,导致身体虚弱了很多。”

    “更麻烦的是,它很快就要突破了,到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猫娘叹了叹气,想到了一些糟糕的事情,顿时觉得手中的烤鱼也没那么香了。

    “要是我能快快长大就好了,我长大了就可以消灭那个坏东西了。”大白嘟囔着,有些丧气,身后的虎尾摆了摆。

    “那你要多吃点东西,多吃点就能长大了。”穆茗说着,又将一条烤鱼递给了她。

    “嗯嗯!”大白接过烤鱼,化悲痛为食欲。

    “森林里没有药物可以治愈她身体上的伤吗?”

    穆茗好奇地问道。

    “没有办法的,这个暗元素的侵蚀很严重,寻常的草药和一般的光元素种根本毫无办法,若不是森林里有冥灯树,可以压住暗元素的扩散,恐怕她会伤得更加严重。”猫娘摇了摇头,一脸沮丧。

    “藜,可以用月银之愈驱散她体内的暗元素残留吗?”穆茗小心翼翼地问道。

    藜久久没有回应,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终于开口说道:“我尽力屏蔽掉这个术的波动,你在施术之前先用夜凝月辉覆盖周围的空间,这样可以起到光元素遮蔽的效果。”

    “嗯,好。”穆茗缓了缓点了点头,不禁多了些疑问。

    能让藜这么认真地对待,这个魔法一定非同寻常吧,一旦被发现,就会面临巨大的风险。

    穆茗思考了一番,还是决定冒一次险。

    夜凝月辉!

    成群的燕尾蝶从蓝锥石吊坠中飞舞出来,它们簇拥在一起,化作幽兰色的光幕。

    “好美啊!”

    大白和猫娘都被这绚丽的一幕震撼到了。

    大白觉得身体中的暗元素都有了丝丝消弭的迹象,暗伤得到了缓解。

    就像烫伤过的肌肤被清泉冲洗一样,疼痛感得到了大幅度的缓解。

    “封!”

    藜伸出手指,捏出一个奇异的法印,一圈红色的涟漪以穆茗的身体为中心开始扩散,化作了一个绯红的封印魔阵。

    魔阵将阵中的光元素气息死死封住,没有一丝外溢。

    大白和猫娘四目相对,又看了看穆茗,满头的雾水。

    “月银之愈!”纯洁的圣光在他的身上涌现,一个双手合十祈祷的天使影像在他的身后浮现。

    天使低垂着眼帘,双目紧闭,俊美的容颜尽显庄严妙相,圣洁的白袍纤尘不染。

    长相和穆茗很相似,只是少了那份青涩,就像是他长大以后的样子。

    圣洁的双翼舒展,纯白的圣羽和微光从大白的头上倾落。

    在那股温暖的光融进身体的那一刻,大白只觉得身体中的疲惫和精神上的困乏都一扫而空,心情一阵舒畅。

    缕缕黑气从大白的头顶上冒出,黑气隐约浮现出野兽扭曲狰狞的面容,冲穆茗愤怒地咆哮着。

    它似乎有了些许灵智,被神圣的光芒净化时,甚至会发出凄婉的哀鸣。

    愤怒、悲痛、仇恨……

    穆茗能感受到种种负面情绪。

    最后一丝黑气被净化,光芒逐渐暗淡,穆茗身后的天使也化作了崩解的光粒子。

    穆茗挥了挥衣袖,蝶鸢构造的结界随之散去。

    “解!”藜做出了一个与之前的动作截然相反的法印,覆盖着穆茗周身的绯红魔阵便立刻崩塌。

    大白呼了一口气,感觉空气都变得异常清新美妙,心跳也格外沉稳有力。

    “感觉怎么样”穆茗笑着道。

    她站起身挥了挥小拳头,虎虎生风。

    “我觉得很舒服,很想吃东西,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大白憨憨地笑着,露出娇小可爱的虎牙。

    “真的假的”猫娘的耳朵动了动,靠近妹妹身上,用鼻子嗅了嗅。

    擅长暗影系魔法的她,对暗元素是非常敏感的,她能感知到,大白身体里残留的暗元素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那具幼小的身体又恢复了活力,一改往日的羸弱,充满了蓬勃旺盛的生命力。

    “两脚兽,你是怎么办到的”猫娘瞪大了眼睛看着穆茗,又一次开始怀疑喵生。

    “嘘,这个是秘密,可以替我保守吗?”穆茗将食指竖在了唇边。

    “可以!”猫娘很爽快地点了点头,她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能冒着暴露秘密的风险去救妹妹的伤,说明这只两脚兽心地善良,不坏。

    “我们不告诉别人!拉勾!”大白从毛绒绒的小拳套里伸出小手,竖起小指。

    “嗯!拉勾!”穆茗伸出手指和她拉勾,给这对姐妹做了好几条烤鱼,这才和她们告别。

    她们没有人类那么复杂,所以他愿意相信这些单纯的生灵。

    谁对她们好,她们就对谁好,这样的相处方式很简单也很舒适。

    考虑到林溪可能不会吃肉,穆茗只采摘了一些水果回去。

    “我回来了!”穆茗捧着大堆的水果掀开了树帘,见到眼前的风景,顿时呆了呆。

    阮伊儿和穆紫薰身上穿着藤蔓和花朵编织的长裙,头上戴着精致的花环。

    长裙的款式是无袖的露背装,格外清凉,这是出自林溪的杰作。

    两位小姐和林溪探讨着服装搭配,聊得不亦乐乎。

    阮伊儿背对着他,露出光洁白皙的肩膀和背部。

    “怎么了”

    阮伊儿转过脸,头上戴着的花朵簇拥着,仿若阳春白雪,却不及她半分美丽。

    配上那完美的容颜和婀娜多姿的身材,仿佛是出自于森林中神秘的精灵。

    这一身衣服使她少了分清冷,多了分魅惑和楚楚可怜。

    就像落入凡尘的未经人事的仙子,让人生出强烈的保护欲。

    大小姐也很美,只是穆茗更多地把目光放在伊儿身上。

    和伊儿相比,她高傲中又带着一丝慵懒的气质使得她看起来更像是精灵女王。

    不怒自威,不经意间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让人不禁想要拜倒在她的裙下。

    “没什么,就是觉得挺好看的。”穆茗摸了摸鼻子,面对这香艳的一幕也有些不知所措,把水果放在了干草上。

    惊鸿一瞥,就见到了两位小姐堆放在干草上的衣衫,甚至可以看见内内和文胸。

    大小姐的应该是一套的,黑色,半透明的蕾丝……

    一抹绯红从他的脸上一直蔓延到耳根,他立刻别过脸,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

    过了好一会儿,穆茗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瞟了瞟伊儿的。

    粉色的罩杯和大小姐的相比小了太多。内内是白色,上面点缀着许多波克比的图案。

    她也喜欢宝可梦啊……穆茗突然想到了自己裤子上的黄皮耗子。

    等等!难道里面是真空的穆茗看向两位小姐的裙子,仿佛能联想到某些带了马赛克的画面。

    他只觉得脸红的发烫,像烧开的水壶一样,头上要冒出蒸汽。

    穆紫薰注意到了穆茗面色有些难看,于是关切地问道:“怎么了发烧了吗?”

    阮伊儿走过来蹲下身,摸了摸他的额头。

    淡淡的处子幽香萦绕在穆茗的鼻尖,穆茗稍微一瞟,就能看见她领口下方雪白的沟壑。

    虽然很浅,跟大小姐不能比就是了。

    “没事,就是想起了我朋友带我看的《黑兽》呢。”穆茗小声嘀咕着,这个是藜带他看的。

    阮伊儿满头雾水,看向穆紫薰。

    穆紫薰一下子就红了脸,啐了一小口。

    “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那朋友真是个色批,少和这样的人来往,会把你带坏的!”穆紫薰有些羞恼,支支吾吾地道。

    真是的,居然带我家弟弟看那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