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四十八章 风隐
    “长本事了是吧敢这样跟本小姐说话”

    “很小的时候,就有人告诉我,男孩子要保护女孩子。”穆茗别过脸,淡淡地道。

    他突然想起了院长,也想起了那个死在他怀里的傻女孩。

    “我去将它引开,伊儿你带大小姐过去,这些物资就不要了。”穆茗说着,将大小姐托付给了伊儿。

    “不许去!这个考核,我放弃了。”穆紫薰板着脸,很严肃地道。

    “放弃”穆茗微微有些错愕,旋即自信地笑了笑。

    “我说了,你不许去!”穆紫薰生气了,突然变得强势起来。

    “听话!”穆茗温柔地笑着,把手放在她的头上,轻轻拍了拍。

    穆紫薰看着他的笑脸,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被“驯服”了吗?就像小狐狸被小王子驯服了一样。

    哼!居然敢摸你姐姐大人的头,没大没小!

    穆紫薰瘪着嘴,看起来很不开心。

    “我也觉得你不去比较好,她丢的只是一条腿,你去了,可能命就没了。”阮伊儿看着穆茗认真地道,眼里流露出真诚的关切。

    穆紫薰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什么叫我丢的只是一条腿你这人会不会说话

    “我知道你们不放心,但是呢,我很厉害的。”

    穆茗微笑着,无色的气旋在他的掌心凝聚,穆茗引动气流覆盖在了自己身上。

    光线逐渐扭曲,穆茗的身影消失在了空气中。

    “大小姐,伊儿,你们现在能看到我吗?”

    “啊!你这是怎么做到的”穆紫薰惊呼一声,将信将疑地伸出手在空气中摸了摸。

    明明什么也看不见,却触碰到了一片柔软的肌肤。

    穆紫薰愣住了,又仔细摸了摸,手指轻轻抚过他的脸,隐约能摸到他五官的轮廓。

    阮伊儿微微有些错愕,也好奇地伸出小手摸着面前的空气,在穆茗的脸上揉捏了两把。

    “这个叫【风隐】,利用气流扭曲光线,实现视觉上的隐身。”穆茗散去气流,矫健的身姿又重新浮现。

    这是穆文斌教给他的特殊魔法,和【乘风】一样,实用性很强。

    只是难度着实有些大,对风元素的运用要达到一个极其精妙的程度方能运用自如。

    这个术,他的熟练度并不是很高,甚至还有些疏于练习。

    因此,他在保持静止状态时可以保持很好的隐蔽性,但是一旦身体做出细微的运动,就会破坏气流的伪装,导致自己暴露出来。

    在这个术的修行上,他还远远没有学到精髓。

    穆文斌是可以在【风隐】状态下完成各种高难度体位的男人。

    据说他创造这个术,是为了泡温泉的时候混进女子澡堂……

    “都说了我很厉害,现在该放心了吧”

    “还是要注意安全,情况不对就立刻回来。”穆紫薰有些不放心地叮嘱道。

    “我会注意的,大小姐。”

    穆茗站起身,引动气旋覆盖在身上,缓缓朝着那只睡眠中的曼巴巨蜥走去。

    她们看不见穆茗了,只知道他正朝着那只怪物走去,心跳也骤然加快。

    一定不要有事啊!

    两位小姐心情很是忐忑,为他默默祈祷着。

    穆茗越来越近了,树枝上的震动和树叶的沙沙声响越来越远,这提醒着她们,他离那只曼巴巨蜥越来越近。

    稍有不慎就会落得身死的下场!

    穆茗的手握在了白露的刀柄上,随时准备拔刀。

    “吼唔~”

    曼巴巨蜥的鼾声很有节奏,伴随着这怪物的呼吸,那结实的胸口不断扩张再收缩,腹腔也在律动。

    就连它背脊上的浅黑色花纹和鳞片上凸起的纹理也清晰可见。

    穆茗深吸了一口气,尽力让自己保持平静。

    鲜红的信子上下摆动着,巨蜥嗅了嗅,巨大的鼻孔膨胀了一圈。

    一股微酸的柠檬气味和辣味从前方传来,有些麻麻地。

    它不太喜欢,但似乎还有一丝鲜肉的味道!

    曼巴巨蜥摇晃着脑袋,对准了穆茗的方向,又仔细嗅了嗅。

    穆茗蹙着眉,拇指推开刀镡,蓄势待发。

    巨蜥似乎正在困惑,但锁定了他的方向。

    曼巴巨蜥醒来了,睁开了硕大的眼球,淡金色的竖瞳仔细死死盯着前方。

    它有着一丝龙类的血统!

    看着那狰狞的獠牙和冷漠的竖瞳,穆茗的心乱了,覆盖着他体表的气流一时间有些紊乱。

    空气中泛起道道波纹和扭曲的涟漪,能模糊地看到一个少年身体的轮廓。

    看到这一幕的阮伊儿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穆紫薰崩溃了,她不敢想象,穆茗如果死了,她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回来!快回来!”

    她焦急地大喊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曼巴巨蜥的视力极佳,它捕捉到了前方有一丝人类的痕迹。

    似乎是和它一样的伪装么……

    它小心翼翼地伸出鲜红的信子。

    纯白的刀刃毫无征兆地从空气中显现,让曼巴巨蜥有些措手不及。

    “嗤啦~”

    浅蓝色的月光与清泉伴随着刀刃挥洒,一泼鲜血洋洋洒洒地落下。

    穆茗散去【风隐】,从空气中浮现。

    “呷!”曼巴巨蜥痛苦地尖叫起来,它收回受伤的信子,鲜血顺着它的下颚流淌出来。

    淡金色的竖瞳死死盯着面前的人类,充满了怨毒。

    “带她走!”穆茗头也不回地喊道。

    与此同时,月光在他的刀锋上汇聚,划出一道唯美的纯白色的月状剑气,击中了曼巴巨蜥的一只眼睛。

    曼巴巨蜥被彻底激怒了,强健的四肢匍匐在古树的枝干上,朝着他爬去。

    气旋在穆茗的脚下汇聚,他引动乘风,舒展开双臂,须臾之间就闪烁到了古树的下方。

    曼巴巨蜥扑了个空,缠在古树枝干上的尾巴松开,它纵身跃下,朝着穆茗扑去,张开了血盆大口。

    穆茗脚下生风,在狭小的林间和它周旋起来。

    阮伊儿见状,赶紧扶着穆紫薰,跟随着蝶鸢往前方的平台上走。

    “你太重了,我背不动!”

    “你胡说,我一点也不重!”穆紫薰涨红了脸,脱下长筒靴,扶着阮伊儿的胳膊,单脚跳着。

    曼巴巨蜥怒吼着,咆哮声响彻云霄,阮伊儿和穆紫薰站在巨大的古树上,仿佛能感受到脚下的树枝和树叶都在震颤,不禁为穆茗捏了把汗。

    林间的飞鸟受到了惊吓,纷纷逃窜到天空,消失在了浓雾里。

    曼巴巨蜥一边追击着穆茗,一边将四周的藤蔓和枝干撞的七零八落。

    强有力的尾巴一次横扫,便能将有人腰粗的树干打断。

    穆茗脚尖在树干上轻点,便像矫健的飞燕一般高高跃起。

    咔嚓~

    大树应声而断,他刚离开,曼巴巨蜥的攻击便应声而至。

    “我去帮帮他的忙,你在这里别动!”阮伊儿将穆紫薰安置了下来,便跟着蝶鸢一起朝着穆茗的方向奔去。

    她思来想去,不是没有想过穆紫薰需要人照顾,万一她遭到其他怪物袭击怎么办。

    可她就是放心不下穆茗,这个男孩子在她心里就是这么重要。

    不知不觉,他在她心里的地位已经超越了穆紫薰这个姐妹。

    “抱歉!”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重色轻友,对不起穆紫薰,这样不好。

    穆茗在林间反复移位,借着狭小的地形和曼巴巨蜥缠斗。

    曼巴巨蜥张开腥臭的大嘴,一团紫色的毒液朝着穆茗射来。

    浅蓝色的光子伴随着纷飞的燕尾蝶凝聚成屏障挡在了穆茗面前。

    毒液落在了地面上,发出滋滋地声响。

    地面的泥土泛起紫色,被腐蚀下去了一块,一股像是蛋白质腐烂变质的恶臭弥漫开来。

    “蝶鸢!”

    穆茗见蝶鸢飞来,微微一笑。

    蝶鸢摇曳着翅膀,飞到了穆茗身旁,传递着依恋的情绪。

    “谢谢你!”

    阮伊儿跟在蝶鸢身后,也跑了过来。

    “你别过来,很危险!”

    穆茗有些慌乱,驭风穿过了两颗大树,朝着她奔去,牵住她的手。

    气流骤然加快,一阵疾风掠过,阮伊儿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面前的风景也迅速发生了改变。

    穆茗带着她飞出了很远一段距离。

    曼巴巨蜥鼓着毒囊,不断喷出恶臭的毒液。

    林间的植被和草木都被腐蚀殆尽。

    “我可以帮你的忙的!”阮伊儿有些固执,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

    冰蓝色的长发随风舞动,神情冷冽,美艳不可方物。

    湛蓝的微光从她体内涌出,冰晶簇拥成冰花不断在地面绽放。

    冰霜如颜料一般将大地染成雪白,凝冰的过程比起之前快了数倍。

    曼巴巨蜥射出的毒液变成了冰坨,然后落在地上碎成了紫色的冰渣。

    布满了冰刺的冰霜荆棘在地上蜿蜒盘旋,只是有些显著的变化。

    变得更加灵敏迅捷,藤蔓变得更加晶莹剔透,冰霜凝结的玫瑰花在藤蔓上生长出来,美轮美奂,仿若巧夺天工的艺术品。

    这个魔法在她精妙的冰元素掌控力下进阶了!

    冰霜荆棘变得更具杀伤力,也更具美感。

    荆棘抽打在曼巴巨蜥的身上,反复鞭打、捆绑、穿刺。

    伴随着阵阵冰晶的爆裂,藤蔓上的玫瑰花悄然破碎,花瓣化作纷飞的冰刃弹射而出。

    飘飞的花瓣美丽至极,又带着冷冽的肃杀之气。

    锵!锵!锵!

    冰刃嵌入了曼巴巨蜥的鳞片之中,让它痛苦异常。

    曼巴巨蜥不适应严寒,在强烈的低温之下,行动变得迟缓下来。

    厚重的鳞片和肌肤也被冰晶覆盖,极大程度上限制了它的肌肉爆发力。

    穆茗驭风拔刀冲了过去,在它身上斩出一道道剑痕,曼巴巨蜥艰难地爬行着,挥舞着沉重的前肢。

    穆茗一边和它近身游斗,一边将它引到狭小的地形。

    曼巴巨蜥一个猛子扎了过去,强有力的后肢扯开了冰层的束缚。

    穆茗引动乘风,身影飘忽不定,幻化出虚虚实实的残影。

    “呷!!!”它的头卡在了两颗大树的中间,身体剧烈地挣扎着。

    脖颈处的鳞片和经络都在剧烈蠕动着,强健的肌肉爆发出巨大的力量,两颗大树不堪重负。

    阮伊儿抬起手,寒气汇聚在一起,化作锋利的冰锥。

    曲指一弹,冰锥化作一道流光极其精准地刺穿了曼巴巨蜥的毒囊。

    “咂咂咂~”曼巴巨蜥挣扎地更加强烈了,大树的根系从土壤里挣扎出来,肥沃的黑土碎块朝四周溅射出去。

    她将手按在了地面上,冰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曼巴巨蜥蔓延过去。

    将它的四肢与脚掌都冰封在了冻土之中。

    “厉害!”

    穆茗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阮伊儿甜甜一笑,能帮上他的忙,她很开心。

    穆茗拔出夜溟,双手持刀,漆黑如墨的火焰涌起,覆盖了破碎状的刀刃。

    “寂月!”

    黑刀霸道地斩落,一轮黑色的残月刺穿了曼巴巨蜥的肌肤和血肉。

    黑炎爆裂成绚烂的火莲,漆黑的火星和巨蜥被斩破的鳞片四处纷飞。

    这些残破的鳞甲嵌入了树干之中,宛如锋利的刀片

    “呷呷~”曼巴巨蜥哀嚎着,头上多了一道巨大的焦黑伤口。

    那里没有血液流出,黑炎的高温将血液瞬间蒸发,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焦味。

    曼巴巨蜥翻了过来,四肢扑腾着,溅起泥土和冰渣,将地面破坏得一片狼藉。

    “阿银!”

    穆茗轻轻呼唤着阿银的名字,短暂地进入了【龙化】。

    银色的鳞片覆盖了小半张脸,像一个冰冷的面具,双瞳变成了璀璨的金色。

    一股强烈的龙威席卷而来,曼巴巨蜥匍匐在地上,不安地抖动着,陷入了恐惧。

    穆茗举起刀,准备给它致命一击。

    “呷~呷~”

    曼巴巨蜥低声叫唤着,似乎是在求饶。

    它把头埋的很低,不敢直视穆茗的眼睛,它体内那一丝微薄的龙类血统,让它感受到了恐惧。

    出于对上位者与生俱来的服从,它不再反抗。

    “算了,杀了你也没什么好处。”穆茗收好了刀。

    这家伙本来睡得好好的,睡觉被打扰了不说,还被一顿暴揍。

    想想也有点可怜,穆茗有些担心大小姐,便不想在它身上浪费时间了。

    他收好刀,在蝶鸢的指引下,和阮伊儿一起朝穆紫薰的方向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