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四十六章 寻药
    收拾完几个渣子之后,穆紫薰有些丧气地坐在了地上,看着腿上发紫的伤口发呆。

    “黯吻蚁的毒素和一般的毒虫不一样,不仅毒性很强,而且还附带了暗元素侵蚀效果。常规的药剂没有什么用。”阮伊儿说着,将白色的药膏涂抹在了穆紫薰腿上。

    “那你干嘛还要涂?”穆紫薰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

    “涂了会让你产生一种药物有效的错觉。”阮伊儿淡淡地道。

    “那现在怎么办?”

    “正好附近阴凉通风,我也会冰系魔法,应该可以让你臭得慢一点。”阮伊儿一本正经地道。

    “你这人怎么这样?说好的要做彼此的天使呢?”穆紫薰伸出手轻轻拍了拍阮伊儿。

    “藜,月银之愈可以治好这个对吧?”

    “可以,但我不会让你用这个术救她。”

    “为什么?”

    “因为这个魔法一旦被某个势力发现,你会害死很多人。包括她们和你的养父母。”藜的语气突然变得前所未有地认真。

    “你昨晚在释放这个魔法的时候,我感知到了它们的气息。在这个世界,它们也有眼线存在。”

    “它们”

    “你太弱小了,现在告诉你也没用。总之,这个魔法不要乱用。”藜说着,隐隐有些后悔。

    “我知道了。”穆茗看着大小姐的腿,抿了抿嘴唇。

    “上来吧,大小姐!”穆茗蹲下身。

    “我带你去找能解毒的草药。”

    穆紫薰犹豫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问道:“我有点重,你背得动吗?”

    毕竟一米八的个子,再怎么瘦,体重也不会轻到哪里去。

    “没事的。”

    穆紫薰将信将疑地俯在了他背上,双手绕过他的脖颈,搭在了胸前。

    她大腿上的伤口稍微一牵扯就会疼痛无比,穆茗只好双手托着她的臀部。

    “蝶鸢,帮我带一下路,找光元素浓郁的地方。”

    穆茗话音刚落,浅蓝色的燕尾蝶便从扑闪着翅膀飞了出来,沿途洒下蓝色的光点。

    穆茗沿着它的指引走去,穆紫薰伏在他的背上,觉得没有来由地安心。

    阮伊儿收拾好睡袋和一些补给品,走在穆茗的身旁。

    穆紫薰觉得被他背着的感觉很不错,挺舒服的,只是疼痛让她美不胜收的容颜上多了分凄婉。

    青丝如墨,倾落下来半掩着侧脸,看起来楚楚可怜。

    发间的玫瑰传来阵阵幽香,和少女温热的体温一起扑打在穆茗的脸上。

    太软了,实在是太软了……

    穆茗觉得呼吸都有些粗重,绯红从耳尖一直蔓延到脖颈。

    手掌触摸到的柔软无时无刻不在冲击着穆茗的心理防线。

    “不知道莺萝现在怎么样了。”穆紫薰也有些心乱,开始寻找话题缓解尴尬。

    穆茗也突然有些想莺萝了,那个短发金毛的小女仆,烧得一手好菜,总是温柔地喊着他少爷,是为数不多牵挂着他的人。

    “没准自挂东南枝呢。”阮伊儿面无表情地道。

    “啊啾~”此时,某个跳伞失败,正挂在树上的漂亮小姐姐快速打了两个喷嚏。

    “一定是小姐又在说我坏话了。”莺萝瘪着嘴,有些委屈,酒红色的眼眸似乎盈满了水波。

    不一会儿,一架直升机盘旋而下,搜救队员终于姗姗来迟。

    搜救队员顺着绳索降落,将自挂东南枝的莺萝带走。

    “这是第二十七个了。”一名高个子搜救队员嘿嘿一笑。

    “下一个目标在哪?”矮胖的搜救队员把腕带上的显示屏给他看了看。

    上面分布着密密麻麻的光点。红色的一动不动,向外发出阵阵涟漪,绿色的则四处游移着。

    “往西南五百米。”

    “猜猜明天会有多少人撑不下去?”

    “起码五十个,夜晚可是很冷的。这帮小崽子要是抢不到补给,连第一个晚上都撑不下去。”

    两名搜救队员一边闲聊,一边朝着信号点走去。

    “喏,就像这样。”矮胖搜救队员努了努嘴,灌木丛里蜷缩着一个女孩,脸色冻得发白,身体瑟缩着。

    搜救结束。

    第一天一共淘汰了283人,这一届新生参加野外生存训练的一共才2400多人,超过10%的人被淘汰。

    普遍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据点,抢不到补给,夜间又天气太冷的缘故。

    穆茗倒是觉得野外的生活也别有一番滋味,毕竟他已经习惯了。

    走一段路,穆茗就会停下来修整一番,他倒不会觉得体力不支,只是阮伊儿的脚力明显是不如他的,更何况她还拿着大量的物资。

    “你在干什么?吃花瓣吗?”穆紫薰有些诧异地看着穆茗将洗涤后的木心花的花瓣塞到了嘴里。

    穆茗没有理她,走到了溪边,溪水澄澈见底,映出那张如艺术品一般的脸。

    白皙纤长的手指拨开水面,水面便泛起柔和的涟漪。

    穆紫薰突然想,要是有一台单反相机就好了,拍下这一幕一定是可以获奖的。

    穆茗捧起清凉的溪水,漱了漱口。

    将碎花瓣吐在了草地上,又捧起了一捧水洗了把脸。

    “木心花的花瓣有很好的祛污效果,将洗涤后的花瓣嚼碎,用来漱口,就能取代牙膏。”

    “这么神奇啊。”穆紫薰和阮伊儿也都是爱干净的人,也跟着他嚼碎了花瓣,清新的花香在唇齿间溢散,沁人心脾。

    微凉的溪水带着一丝甘甜,与芳香的花瓣交融在一起可谓是妙不可言,这样漱口的方式比起牙膏实在是舒服太多了。

    穆紫薰突然觉得归于自然也不失为一种好选择。

    两个女孩子都是很爱干净的,丢到荒郊野外半个月要是不能洗漱,简直比杀了她们还难受。

    关于早餐,穆茗觉得还是清淡些比较好,随便摘了些碧柠果就准备应付下。

    “我要吃!”穆紫薰眨了眨有些呆萌的眼睛,厚着脸皮伸出手。

    经过这些天相处,她发现这个弟弟虽然有些傲娇了,但骨子是个极温柔的人。

    “你确定吗?这个果子不怎么好吃。”

    “嗯嗯!”穆紫薰像小鸡啄米一般点了点头,那么好看的果子一定很好吃!

    碧柠果是一种外观像雪梨,但通体青色的果子,果皮极具光泽,圆润如碧玉,汁水饱满也富含维生素c,但口感实在不敢恭维。

    穆茗犹豫了一会,还是把碧柠果递给了她们。

    “此处省略谢谢!”阮伊儿面无表情地接过穆茗递过来的果子,轻轻咬了一小口。

    然后穆茗就看见阮伊儿那张美艳绝伦的脸上出现了小幅度的扭曲。

    “呸!呸!好特么酸啊!”穆紫薰苦着脸赶紧吐了出来,觉得牙齿都要酸掉了,然后恶狠狠地瞪了穆茗一眼。

    穆茗一脸无辜地摊了摊手。

    “确实不怎么好吃。”阮伊儿勉强还是咽了下去。

    “我来加工一下。”阮伊儿说着,从穆茗手中拿过碧柠果,白皙无暇的手指上凝结起幽蓝色的光芒,霜雪在果子上缓缓凝结。

    “给,现在应该会好些了。”

    “此处省略谢谢。”穆茗微笑着接过冰镇后的果子,尝了一口。

    和西瓜差不多,冰镇后就觉得口感上升了一个层次。

    “此处省略不用谢!”阮伊儿浅浅笑着,说谢谢显得生分,不说谢谢又显得没礼貌,于是就有了这样奇怪的对白。

    “雪糕,我也要!”穆紫薰把果子递到了她面前,嘟着嘴卖了个萌。

    “你好歹也做点事吧?一路上就是混吃混喝。”阮伊儿揶揄地道。

    “现在还要我们照顾你这个病号,猪队友!”

    “我也没有混吃混喝嘛,我不是还会点燃营火嘛你怎么凭空污人清白?”穆紫薰小声嘟囔着,不禁有些脸红。

    “嗟!来食!”阮伊儿目露狡黠,一向冷若冰霜的她,也有俏皮的一面。

    穆紫薰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接过果子狠狠咬了一大口,像是咬在阮伊儿身上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