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四十五章 领悟
    “幽影狼这种魔物,怎么会出现在古代树森林呢?真是奇怪。”搜救队队长赵峰看着面前血迹斑斑的学生,又看了看不远处被击毙的幽影狼尸体,眉头一皱。

    “头儿,如若不是这只幽影狼已经受了不轻的伤,体能和行动能力都大幅下降,恐怕这几个小崽子就没命了。”副官张柯说道。

    “啊!疼疼疼!轻点!轻点!”跟着王琦的鸡冠头疼得龇牙咧嘴,胸膛上三道伤口深可见骨,鲜血染红了衣衫。

    “妈的,长这么大个子,这么点小伤,叫得跟个娘们似的,你自己来!”搜救队员脾气来了,把酒精和绷带往地上一放,拍拍屁股就走了。

    鸡冠头有些欲哭无泪,他身体素质很好,体格够硬。

    再加上他觉醒的元素是土系和比较稀有的金系,这赋予了他远超同龄人的防御能力。甚至可以用人形坦克来形容。

    尽管如此,他也险些被幽影狼一击毙命。

    “有点疼,你忍着点。”温柔善良,清丽可人的护士姐姐用棉签蘸了酒精,小心翼翼地给一名五官精致的小正太擦着伤口。

    “没事的,可以忍住。”方诗尧脸色苍白,显得有些羸弱,胳膊上的创伤面积很大。

    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他死死咬着牙,眉毛都皱在了一起。

    他受的伤不比鸡冠头轻,但全凭意志力强忍着。

    “卧槽!”鸡冠头有些气急败坏,凭啥啊?人和人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王琦也黑着脸,一身昂贵的西服被撕成了烂布,背后几道伤口也是火辣辣地疼。

    前半个小时以前,三人还在一起野炊,鸡冠头还在吹逼。

    “要是遇到了老虎啊,狼这种野兽怎么办?”

    “老虎算个jb?我一个滑铲……”鸡冠头一脸地不屑。

    “人和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

    还没等他说话,他们就遇到了那只受伤的幽影狼。

    好在搜救队员及时赶来,这才避免了三人丧生狼口的结局。

    ……

    在其他人面临生死危机的时候,穆茗一行人过得还是很轻松惬意的,就当郊游野餐了。

    “补给品到了!”

    直升机投下了一个包裹,降落伞沿着河流的下游飘去。不少人都朝着空投的包裹奔去。

    由于在河流对岸的原因,不少人望着湍急的河水只能干着急。水流的速度非常快,即便是水性好的男孩也不敢轻易下水。

    “我带你们飞过去。”穆茗对着她们伸出手,旋即意识到这样有些不妥,于是赶紧收回手。

    “我去带回来。”

    “物资有些重,还是你带我们过去吧。”穆紫薰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那行吧。”穆茗引动乘风,风之精灵如百鸟朝凤一般萦绕在他身边。

    气旋升腾而起,穆紫薰觉得脚下轻飘飘地,这种凌空飞行的感觉相当不错,和跳伞还有蹦极是截然不同的体验。

    穆茗紧紧贴着穆紫薰的身体,能感受到她身上温热的体温,回想起昨晚的那份旖旎,他有些心乱。

    众多学生看着两人轻松渡过了河流,顿时脸色苍白,如丧考妣(跟死了爹妈一样)。

    野外生存训练的原则本就是优胜劣汰,空投的物资相当有限,一次补给的物资只够少数人。

    若是拿不到补给,有一半的人会撑不到明天晚上。

    如法炮制,将阮伊儿也带了过来。不少同学在和对岸喊着,让穆茗带他们过去。

    他没有理会,便引来一阵痛骂。各种污言秽语带着器官一同从嘴里喷出来,声音极其难听。

    阮伊儿握紧了拳头,怒目而视。

    “没事的,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让别人喜欢。”穆茗没有理会,和两人搬起物资就往林子里走。

    身后还依稀能听见斥骂声。

    不一会儿,其他寻找物资的学生也陆续碰上了他们。

    “同学,你们好。”一名长相清纯的女生蹦蹦跳跳地走到了穆茗和阮伊儿面前,眼睛一直盯着他们抬着的补给品。

    “我们不好,你可以滚了。”穆紫薰毫不客气,冷冷地瞥了她一眼。

    那女生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了一瞬,但很快就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

    “我叫邓青青,我……”

    “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好狗不挡道。”穆紫薰微微蹙眉,傲娇地扬起下巴。

    “同学之间遇到困难,应该互相扶持才对。你看这些物资,你们也不可能全部带走,分给我们一些怎么样?”

    “作为回馈,我们在找到补给的时候,也会分给你们。互相帮助就能双赢啊。”一名带着眼镜,温文儒雅的男生笑着说道,很是随和,也很有礼貌。

    “你知道我是谁吗?”穆紫薰眯着眼,目光有些凌厉。

    “首先,我们不是来扶贫的。其次,你们帮不到我们什么。再者,合作双赢,你也配?”穆紫薰神情慵懒,手指捋了捋微卷的发尖。

    “跟她们废话什么,两个臭婊砸,给脸不要脸。赶紧滚,把补给留下”一个壮实的凶狠男生站了出来,冲她们吼道。

    几名男生跟着他一起上前,准备强抢。

    “雪糕,给他们点教训。”穆紫薰面色有些不悦。

    她现在还没学会魔法,只能嘲讽一下,像极了抱住打野爸爸大腿疯狂嘲讽的混子上单。

    真正打输出的还是伊儿。

    气温顿时骤降,冰霜凝结,闪烁着寒光的冰刺在地面上爆开,朝着那帮男生突去。

    冰霜的藤蔓宛如迅捷的灵蛇,将他们死死缠住,冰刺划破了皮肤,仿佛血液都要被冻结。

    “呃啊!”

    那些耀武扬威的男生一被冰刺缠绕上,就忍不住痛苦地呻吟起来,纷纷倒在了地上抱着伤口开始嚎叫,邓青青被吓得花容失色。

    阮伊儿下手还是知道分寸的,伤口不深,但冻伤和割伤已经够他们受了。

    摆脱了那些学生的阻碍,三人寻了一处草地,穆茗引动气旋打扫了一番,就打开了补给箱。

    里面有帐篷和睡袋,还有一些脱水蔬菜和压缩饼干。

    烹饪的器皿、刀具和医药品也是应有尽有。

    将营地打扫干净,再搭好了帐篷,剩下的时间就变得恬淡悠然。

    不过在下午的时候发生了一些意外。

    “大小姐呢?还没回来吗?”穆茗捧着一大堆野果走到了野营的场地。

    “她去采集君澜草了。”阮伊儿说着,将几条青鱼用冰刺串了起来。

    “去了那么久,会不会出什么事?”穆茗猛然想到了那头幽影狼。

    阮伊儿闻言,放下青鱼,朝着森林深处走去,穆茗跟在她身后。

    “蝶鸢,帮我带一下路。”穆茗拿着胸口的蓝水晶吊坠,轻轻晃了晃,发出风铃般悦耳的声音。

    焕发着浅蓝色光辉的燕尾蝶从中飞了出来,围绕着穆茗翩翩起舞。

    “行了行了,知道你喜欢我,帮我带一下路。找火元素波动明显的地方。”穆茗微微一笑,能感受到蝶鸢身上传来的亲昵和欢悦。

    “这是元素精灵?”阮伊儿有些诧异地看着那只唯美梦幻的燕尾蝶,愈发觉得穆茗神秘。

    蝶鸢朝着一个确定的方向飞去,沿途撒下蓝色的星辉。

    顺着它的指引,穆茗和阮伊儿趟过小溪,越过横亘在路中的古老树干。

    穆茗挽着阮伊儿引动乘风从高处落下,又走了几十米这才发现穆紫薰。

    穆紫薰坐在溪边,长筒靴和丝袜都扔在了一旁,看起来颇有些焦虑。

    “她在那儿呢。”阮伊儿顺着穆茗手指的方向小跑过去。

    “怎么了?”阮伊儿问道。

    “我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咬了。”

    穆紫薰指了指大腿处一片明显的紫色,附近的肌肤甚至有了溃烂的迹象。

    “严重么?”穆茗看着她的腿问道,心里没有一丝欲念。

    她的腿着实极具美感,白皙修长、圆润光滑、曲线流畅。但是依然没有自己的好看……

    “有一点!很痒,但不能碰,一碰就觉得像有很多针刺在上面。不能走路,一动就很疼。”

    “应该是被什么毒虫咬了吧?”

    “是黯吻蚁,受暗元素影响变异的毒虫。”阮伊儿仔细看了看伤口,立刻就得出了结论。

    “和幽影狼一样吗?古代树森林以前可并没有这种情况。”

    “话说,附近的暗元素好像格外浓郁。”穆紫薰的暗元素亲和虽然不算很高,但也有明显的感受。

    “能察觉得到。”穆茗的光元素亲和体质,可以很明显感到一丝压抑,蝶鸢也不太喜欢这里的环境。

    “先回去吧,补给品里面有防毒虫的药物,我们试一下。”

    “好。”

    阮伊儿收拾好穆紫薰采集的君澜草,将她的长筒靴和丝袜也一并拿起。

    穆茗和阮伊儿扶着穆紫薰,引动乘风朝着营地飞去。

    回到营地的时候,一行人说笑的声音便远远地传来。

    阮伊儿皱了皱眉,加快了步子。两男两女正在帐篷旁大快朵颐,吃着穆茗打来的野兔。

    “你们?”穆紫薰看着面前一行人,面色有些不悦,辛苦安置的营地被鸠占鹊巢。

    不仅如此,补给品被人抢占了,穆茗和阮伊儿找来的野果和青鱼都进了他们的肚子,只剩下一地的果核和鱼骨。

    “你们是谁?这是我们的营地!”

    “这里有写你们的名字吗?”一个微胖的女生很认真地道。

    “离开这里!”穆紫薰一时有些语塞,有些气急了。

    “这里现在是我们的了,慢走不送。”黝黑男生大手一摆,一脸的无所谓。

    “这些补给品和食物是我们辛苦弄来的,帐篷也是我们一起搭好的。你们倒好,什么都没有做,鸠占鹊巢?”穆紫薰怒了。

    “这些食物,我们来的时候就放在这里,你说是你们的就是你们的?”矮瘦女生一脸地不服气,似乎对穆紫薰一行人独占补给品的行为感到很不满。

    “拿了别人的东西还这么理直气壮,这么不要脸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呢。”穆紫薰吸了一口气,淡淡地道。

    “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爸妈没有教你们吗?”阮伊儿冷着脸道。

    “喏~给你。”矮瘦女生将没啃干净的半只兔腿扔到了阮伊儿脚边,一脸地挑衅。

    “你以为你家有钱就了不起?你爸是校董,所以我就得让着你?你拽什么?”

    面容黝黑的男生站起身,指着穆紫薰的鼻子骂道。

    “要打架就奉陪!谁拳头大谁说了算!”高个男面露不善,握紧了拳头,手腕上有些许电流闪过。显然他也初步具备了元素外放的能力,能将雷电元素粗略地和体术结合。

    “大家都是魔法师,就用魔法师的方式解决问题。”高个男生扬起下巴,一脸地嚣张跋扈。

    初中的时候,他是个自卑怯弱的人,不敢与人发生冲突。没少被小混混勒索敲诈。像穆紫薰这样的出身显赫的大小姐,是他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如今,那个自卑胆怯的他已经成为了过去。通过潜能释放,他成为了一名尊贵的魔法师,而且觉醒了毁灭能力极强的雷系。

    过去的那些小混混看到他都会绕道走,他将平步青云,真正步入上流社会。

    当一个自卑怯弱的人突然拥有了常人不具备的力量,他就会暴露出恃强凌弱的劣根性。

    习惯了谨小慎微,一夕之间觉醒了不凡的魔法天赋,有望登上更高的阶级,便会忘乎所以。

    那长期积累在心中的负面情绪就会爆发出来,愤世嫉俗的嘴脸便一览无遗。

    出于一种畸形的自卑心理,他们不会去保护弱者,而是会借欺凌弱者来证明自己的强大。

    穆紫薰没有说话,只是对阮伊儿使了个眼色。

    冰霜荆棘盛放,化作藤蔓抽打而出。

    高个男生握拳朝着穆紫薰打来,眸中满是戾气,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

    游离着电流的拳头与冰晶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破碎声。

    高个男生击碎了两根冰藤,面目狰狞,冲着阮伊儿大吼大叫。

    “哼”阮伊儿冷哼一声,冰之藤蔓席卷而出,很快就将他们团团围住,反复抽打在他们身上。

    高个男生很快便不复刚才的神气,被抽得抱头鼠窜,衣衫和皮肤也被冰刺划破,另外三人也不好受,纷纷惨叫起来。

    “贱人!我要鲨了你!”矮瘦女生一脸的戾气,张牙舞爪地朝着穆紫薰扑来。

    穆紫薰毫不客气,一拳头招呼在她的脸上。

    啊!那女生捂着出血的鼻子,怨恨地看了穆紫薰一眼。

    “小婊砸!我****”她男朋友顿时怒了。

    气旋在穆茗身上汇聚,他抓起那男生的胳膊腾空而起。

    这时穆茗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他在空中旋转了一圈后,借助离心力和气旋将那男生甩了出去。

    狂风呼啸着,将那男生卷出很远,摔得他晕头转向。

    穆茗看着自己的手,突然茅塞顿开,每一种魔法都可以发挥出各种奇妙的效果,这个取决于施术者本身的意志。

    乘风是让释放者御空飞行,极大地提高速度,不属于攻击性的魔法。但是施术者运用得当,将其和体术结合起来,就能借住风之力伤人。

    和穆紫薰元素外放,将火焰和拳脚结合,提高杀伤力是一样的效果。

    比如借气流和离心力就能大幅提高投技对人体造成的伤害。

    那么乘风,可不可以作用于其他人身上呢?穆茗突发奇想。

    意念集中,气旋汇聚成无色魔法阵,但是这一次没有出现在穆茗脚下,而是出现在那三人的周身。

    范围不够大!穆茗增大了魔法输出,魔法阵极速旋转并不断扩大,风从四面涌来,气流疯狂加速。

    气旋包围了剩下的三人,将他们吸附在一起,在穆茗意念的控制下,他们被一同卷了出去。

    哎呦!他们均被摔得很惨,在地上呻吟着。

    “这个魔法还可以这样用啊。”

    阮伊儿看到了这神奇的一幕,眸中异彩涟涟。

    穆紫薰手中的火焰如红莲般盛放,火光将那张美艳的脸映衬得分外迷人。

    她忍着腿上的剧痛,缓缓朝他们走去,轻轻舒了一口气,接下来就是一顿疾风骤雨般的拳打脚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