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四十三章 神赐福于你
    穆茗坐在河岸边,脚丫在河面轻轻拍打着,用水洗干净了小腿上沾染的淤泥,便将外套脱下放在了火堆边。

    沾染了河水的衣裳被晾干之后还是会有一股怪味,像是粘上了水中的杂质。穆茗有些洁癖,自然无法忍受。

    “那个……我衣服都湿了,裤腿下面也湿了,穿着黏糊糊地,很难受。你们介意我脱下来嘛?”

    “没事,我不介意。”阮伊儿很是干脆。

    “这个,你里面有穿吧?”穆紫薰略微犹豫。

    “当然有穿啊,难道还有人不穿嘛?”穆茗觉得她有些奇怪。

    “那没事了,你换吧,我们不介意。”穆紫薰犹豫了一会儿,也点头答应了。

    他是我弟弟嘛,看看又怎么了

    穆茗脱下外套和浅蓝色的长裤,上身只剩下一件单薄的衬衣,下面嘛,只有一条平角内裤。

    修长笔直的腿暴露在了空气中,看不到一丝汗毛和毛孔,白皙如雪,任谁看了也想不到这是男孩子的腿。

    穆紫薰不得不承认,还是第一次遇到腿比她好看的人,居然还是个男生,怎么想都有些怪异。

    瞥了一眼穆茗的平角短裤,她顿时忍不住爆笑起来。

    “哈哈哈,嗝~”

    阮伊儿也注意到了,古井无波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笑意。

    “有什么好笑的?我喜欢黄皮耗子!”穆茗微微蹙眉,有些不满。

    白色的平角短裤上,点缀着各种表情的皮卡丘,看起来很是可爱。

    “哈哈哈哈!我也喜欢皮卡丘。”穆紫薰捂着肚子,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坏人。”穆茗瘪着嘴,像是赌了气一般朝着林子里走去。

    他记得藜很喜欢木心花,那是一种生长在灌木丛中的白色花朵,他经常看见她将木心花编成花环戴在头上。

    以前家里没有多余的钱买洗衣液,藜就会从漓庄带很多这种花回来,让穆茗捣碎了放在衣服上清洗。

    用木心花洗完的衣服又白又干净,还有一股清新的花香。

    他问过藜为什么那么喜欢这种花,她的回答是“木心花的气味和你很像,很温柔很干净”。

    带着采摘的大捧花朵,穆茗回到了营地,用干净的石块将花朵捣碎,混上干净的溪水淋在衣服上,就这样在溪边清洗起来。

    “这花还挺漂亮的。”穆紫薰拾起一朵木心花,贴在鼻尖嗅了嗅。

    “也很香。”

    阮伊儿也拿起一朵闻了闻,突然说道:“这花很像你。”

    穆茗揉捏着衣衫的手指略微顿了顿,她说这句话的那一瞬间,他想到了藜,于是他头也不抬地说道。

    “哪有说男孩子像花的?”

    “只是觉得这是一种很温柔很纯洁的花,所以挺像你的。”阮伊儿若有所思。

    “这种花的花语是孤独而无望的爱。我觉得我应该像是蒲公英吧。”穆茗说着,突然有些伤感。

    “蒲公英?”

    “四海为家。飘在哪里就在哪里落地生根。多年后,故乡就变成了他乡,他乡就变成了故乡。”

    “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么多忧愁。”穆紫薰轻轻笑了笑。

    “不是忧愁,只能说,我的经历还算丰富。”穆茗莞尔一笑,没有多做解释。

    “以后不会了,你现在有家了。”

    穆茗觉得心里有些暖意,将衣物清洗干净,晾在了面朝阳光那一面的树枝上。

    剩下的时间就坐在草地上和她们闲聊。

    “你身上的气质,很特别,很“仙”。”穆紫薰的目光在穆茗身上游移着,赞许地点了点头。

    穆茗只是微笑,不言不语。也许正是他很“鲜”,所以才会被藜盯上吧。

    衣服晾干了,穆茗迫不及待地穿好,终于遮住了内裤上的黄皮耗子。

    三人开始上路,漫步在茂密的树林里。

    沿途也遇上了不少其他班级的人,但彼此之间并不熟络,也就没有打招呼。

    运气不太好,没能抢先一步找到补给品,晚餐用采摘的野果裹腹便草草了事。

    夜晚渐渐来临,低温成为了度过夜晚最大的障碍。

    用捡来的木柴生了堆篝火,穆紫薰盘坐在篝火前。

    “要是有把螺旋剑就好了。”她自顾自地念叨着,看到篝火就下意识地想要将螺旋剑插上去,深受《黑暗之魂》的毒害。

    “喏~用这个凑合一下吧!”穆茗唤出了白露,递给她。

    穆紫薰嘿嘿一笑,拔出白露,模仿着灰烬的动作将白露插了上去。

    “点燃营火成就达成!”她神经兮兮地傻笑着。

    一旁的阮伊儿摇了摇头,觉得她没救了。

    穆茗坐正身子开始修行【琉光之刃】,两位小姐背靠在一起休息,穆紫薰忍不住抱怨起来。

    “雪糕,你身上太冷了!”

    “那就不要靠近我了,我身体一直这样的。”阮伊儿低声说着,双手抱着膝盖,蜷缩在一起,像慵懒的猫儿。

    冰璎珞带给她极高的冰元素亲和,也改变了她的体质。

    她不惧冷,但是身体却寒冷异常,常人只是接近便能感受到寒气铺面而来。

    所有人都离她远远地,没有人愿意拥抱她。

    穆茗脱下外套,盖在了她身上。

    感受着那件外套上依然残留的余温,阮伊儿悄悄睁开眼看了他一眼。

    少年挺拔的身姿如青翠的松柏,上身只穿着一件洁白如新的白衬衣,肩膀削瘦但很有力量。

    苍白的脸摇曳在微暖的火光里,宛如金箔。

    阮伊儿甜甜笑着,闭上眼进入了梦乡。

    胸腔里被一种名为“幸福”的气体填满了。

    以前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幸福”,现在看来“幸福”应该是种“气体”——就连呼吸都能感受到愉悦。

    大小姐看了看伊儿,又看了看穆茗,心中有些失落。

    伊儿并没有做什么,却能被他那么温柔地对待。

    她已经挤出全部的温柔给他了,但他却没有回应呢。

    思来想去,她便睡不着了,只好双手捧着脸,看着天上的星星发呆。

    月光如水波一般凝结,浅蓝色与纯白的光芒融合在一起,衍生出星阵。

    唯美,梦幻,让人目眩神迷。浅蓝色的燕尾蝶从胸口的蓝水晶吊坠中纷飞出来。

    “谢谢你,蝶鸢。”

    蝶鸢落在穆茗的肩膀上,向他传递着愉悦和依恋的情绪。

    在蝶鸢的呼唤下,周围数公里的光元素都凝聚了过来,纷纷融进穆茗的魔法之中,星阵形成的速度骤然加快。

    沐浴在月光之中,他体内的星云体也在悄然蜕变。

    【琉光之刃】的星阵完成了三分之一后,修行就停滞不前了。

    “有没有像驭风那样适合我的,简单一点的魔法。”穆茗停止了修行。

    【琉光之刃】只凭借努力修行是不够的,他缺了一些感悟,不能急于求成。

    藜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

    “没有简单的,但有一个适合你的,我教你。”

    说完便叹了叹气,有一抹无法掩饰的失落。

    “闭上眼睛,对着这个星阵临摹。”

    穆茗赶紧闭上眼,黑暗之中,有一抹明艳的色彩。

    一个神秘唯美的星阵缓缓旋转着,阵中央是一个张开双翼的天使,天使低垂着眼帘,神情庄严肃穆,双手合十,呈祈祷的姿势。

    “这个叫光之疗愈,根据光元素的不同,会有很多种不同的分支。经由阳光释放,就是阳光疗愈。由你的月霓释放,就是月银之愈。”藜低声说着,声音中竟有一种淡淡的伤感。

    “这个魔法可以驱散绝大多数负面状态,还能够治愈各种病痛和伤痕。”

    “藜,据我所知,能达到这种效果的只有光系的高阶魔法,神之赐福吧?”

    “呵~”藜轻轻笑了笑,似乎是在不屑。

    “这个魔法会随着你修为的提升而进阶。”

    “成长型的魔法?”穆茗微微有些动容。

    “是的”

    穆茗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道:“藜,这么珍贵的东西,你就这样毫无保留地给我了?”

    “这个只有你能学会,其他人拿到了也没用。好了,专心构造星阵吧。”

    穆茗还有很多想要问的,但藜显然不想说太多。

    平复了下呼吸,穆茗伸出指尖,点点星光勾勒成银线,银线交织,化作六芒星。

    和修行琉光之刃带来的滞涩感截然不同,过程无比顺利。

    穆茗的意识陷入了一种空明的状态,物我两忘,仿佛能听到世间万物的呢喃。

    圣洁的羽翼与祈祷的天使一起于阵中央浮现,刹那间光芒四射,点亮了天空。

    穆茗睁开眼,看着面前璀璨夺目的唯美星阵,久久无言。

    略微迟疑了一会儿,他伸出手,触碰到了法阵的中央。

    法阵荡漾起一阵水波般的涟漪,随后缓缓缩小,融进了他的精神世界之中。

    暖洋洋地,很奇妙。看着意识之中旋转着的魔法阵,穆茗觉得亲切无比。

    仿佛这本就是属于他的一部分,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

    “这就是……月银之愈?”

    “你知道吗这个魔法自记载起,能修成的屈指可数。就算练成了,也没有人能将它发挥到极致。”

    “为什么”

    “需要一样东西,那个东西只有你有。”藜神秘地笑了笑,然后点了点穆茗的胸口。

    “你今天说话怎么云里雾里的。”穆茗小声嘀咕了一句,有些不解。

    “这本就是属于你的东西,我亲爱的小天使!”藜用穆茗听不到的声音低吟着,脸上浮现出浅浅的微笑。

    “对了,提醒你一下,这个魔法最好不要在其他人面前使用,就算使用,也不能暴露出它的治愈效果。”

    “为什么?”

    “别问,你以后会知道的。”

    “哦”

    月霓作为光元素最顶级的元素衍生,威力超出普通光元素好几倍。而伴随着穆茗年龄和魔法修为提升,月霓的威力还会呈现出几何级的增长。

    普通魔法师和他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又成功习得一个魔法,穆茗觉得很是满足,疲惫感也渐渐袭来。

    他蹲在草地上,把头枕在胳膊上小憩。

    夜间的湿气很重,即便是在篝火旁,他也觉得衣衫都要凝结出露珠了。

    嘴唇渐渐苍白,失去了血色。

    穆紫薰看着他微微瑟缩着的身体,有些莫名地心疼。

    她走到了他身边,运转着身体里的火元素,然后抱住了他。

    突如其来的幽香和温热袭来,穆茗下意识地想要推开,但很快就陷入了犹豫。

    “虽然这个弟弟傲娇地有些过分了,还总是和我顶嘴。”

    穆紫薰低声念叨着,将他揽到了自己怀里,将下巴抵在了他的额头上,紧紧搂着他的背。

    “但依然是可爱的!”

    她不知道他睡了没有,那并不重要。

    因为他就算没有睡,也会装作睡着的。

    这个男孩子可傲娇了,平时连一声姐姐都不愿叫。现在却躺在她的怀里,睡得这么香。

    万一被姐姐发现他是醒着的,他该怎么解释呢?

    如果穆紫薰问他:“其实你也很依恋这个温暖的怀抱,所以不想推开对吧”

    傲娇如穆茗,肯定会嘴硬地说:“我没有!我不是!”

    可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地没有推开,那该有多尴尬啊?所以穆紫薰不会问他睡着了没有。

    现在,她只想让他睡个好觉。

    穆茗枕在她的胸口,轻轻蹭了蹭,又抱紧了一些。

    白皙的耳尖泛起温热,一直红到脖颈。

    “呵呵~”

    穆紫薰轻轻笑了笑,温热的呼吸吹拂在穆茗脸上,泛起阵阵暖意。

    她轻轻拍着他的背,在他耳边唱着温暖的歌,像是在哄不听话的小孩子入眠,穆茗的脸更红了。

    这就是姐姐照顾弟弟的感觉吗?好像挺不错的。

    神赐福于你,愿你把头枕在温柔女孩子的胸脯上,沉沉地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