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三十六章 炎君
    魔界——幽暗密林

    伴随着一颗如太阳般炽烈的金色光球爆炸,强光四散而出,漆黑的夜明亮如白昼,撕破了魔界幽暗的天空。

    炽热的焰浪裹挟着成堆的燃烧着的钢铁碎片席卷而出。

    成片的黝黑的诡异树木发出怪异凄惨的嘶吼,扭曲的树干上仿佛能看出一张张缓缓蠕动着的狰狞的人脸。

    这些古怪的树木一边发出凄厉得让人胆寒的悲鸣,一边把浸染了鲜血的宛如触手一般的根系从散发出恶臭的腐败土壤里扯出,各种奇形怪状的,厚重的畸形白骨在泥土中翻涌。

    紫色的电流在空气中逸散开来,一个燃烧着火焰的高大黑影被重重击飞出去。沿途撞烂了无数鬼树,粘稠的赤黑色的血液从树干里喷溅出来,落在那漆黑身影身上,发出滋滋的响声和白色的烟雾,像沸腾的油。

    火焰散去,漆黑的身影拄着一把紫黑色的魔剑半跪着,那是一个极其高大魁梧的黑骑士。

    被火焰灼穿了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墨色的披风已经破烂得不成样子了,狰狞的铠甲也有了多处破损,那散发着银色金属光泽的脸上却带着一丝宁死不屈的毅然与决绝。

    “窃取吾族力量的蝼蚁,竟妄图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

    厚重低沉的嗓音从高处传来,大地伴随着脚步声的临近而开始颤动,弱小的恶魔和骷髅们都跪俯在地上,佝偻的身躯颤栗着。那是刻在灵魂深处的对上位者的恐惧。

    黑骑士艰难地抬起头颅,看着那高傲又不可一世的火焰君王。

    如天神一般魁梧高大的身躯,流动着的滚烫熔浆铸成了它的血肉,不断有点点熔浆从它的体表滑落,滴在地上便燃起金红色的火焰。幽暗的密林已经被火焰燃烧了大半。

    头部有两个向后蜿蜒的羊角,金色的火焰在脑后形成巨大的火炬。冰冷得不带一丝情感的眼眸是纯粹的金色,却燃起骇人的火光。

    黑骑士踉踉跄跄地杵着剑站起来,对着炎魔举起了剑刃。紫黑色电流缭绕在魔剑之上,漆黑如墨的宽大剑身泛起明亮的紫光。

    “呃啊啊啊!”黑骑士发出一声嘶哑地怒吼,双手持剑,厚重的金属战靴对着地面猛地一踏,爆炸出飞溅的泥土。

    黑骑士纵身跃起,魔剑高高举起,对着炎魔的头颅斩去。

    “勇气可嘉。”炎魔狰狞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讶异,旋即有些敬佩它的勇气。

    炎魔举起巨大的火焰拳头猛地轰出,与那无坚不摧的魔剑碰撞在了一起。

    漫天的火星和紫色的电流小蛇四处纷飞,一圈火焰浪潮以碰撞的地方为中心扩散开来。

    黑骑士被击飞出很远,与此同时,一双巨大的蝠翼刺穿了后背的血肉与铠甲,黑骑士振动双翼,爆发出一阵刺耳的音浪,墨色的铠甲上泛起阵阵红光,它突破了音障。

    黑骑士的双目血红,密密麻麻地血纹在金属般的脸颊上裂开,缭绕着闪电的紫色剑痕不断斩在炎魔的躯体上,每一次斩击都会破开漫天的火焰。那炎魔身上的火焰却丝毫没有熄灭的征兆。

    面对黑骑士自杀式地攻击,那炎魔的脚步都不曾后退,对王者而言,后退是它的耻辱。

    “魔人的力量来源于我们!你想以此与吾族抗衡妄想!”炎魔怒吼着,身上燃烧着的火焰又膨胀了一圈,将黑骑士重重地击飞了出去。

    黑骑士重重倒在了地上,手里的魔剑也脱手而出。

    炎魔伸出了那巨大的火焰手掌,神秘,玄奥的火焰咒文盘旋在它的掌心,如星辰般明亮的赤红光点萦绕纷飞,两个赤色的六芒星交错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唯美而神秘的魔法阵。

    这魔法阵的壮丽之下,蕴含着燃尽万物的火焰。澎湃的魔力汇聚成赤色的乱流,整个幽暗密林都开始燃烧起来。

    诡异的妖树,佝偻的骷髅,还有各种各样的弱小恶魔都开始四处逃窜,但无一例外,它们的身躯都开始燃烧起来,它们无处可逃。这是君王的旨意,卑微的贱民们没有乞求的权利。

    强大的黑骑士亦是如此,缭绕着紫色电流的铠甲开始崩解融化,黑色的烟雾从散落的铠甲碎片里溢出,

    渗人的惨叫声不绝如缕,整片森林都化作了一片熔浆的湖泊。低阶级恶魔们死伤无数,炎魔没有丝毫的怜悯,那炽热的身躯里包裹着一颗冰冷残酷至极的心。

    魔界的法则就是如此,在强者面前,弱者要么被杀死,要么心甘情愿地被杀死。

    炎魔惬意地沐浴在熔浆的湖泊之中,这是混沌火焰的温床,也是君王给予魔界的恩赐。

    偌大的会议室里,落针可闻,空气像沉闷的铁块压在胸口,让人喘不过气。

    “杜卡奥将军,这次召集我们过来,是有什么事”一名目光坚毅的美国人终于开口说道,肩膀上的五颗星证明了他的身份。

    “一个月以前,澳大利亚出现了一个新的魔界裂缝。黑骑士和两百名魔法师一起参与了开辟幽暗密林的任务。而就在两个小时以前,黑骑士的生命迹象消失了。”

    老人说完,会议室里一片死寂。

    “不……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威廉将军目光涣散,声音颤抖。

    “黑骑士是我们人类目前最强的魔人之一。根本不可能被击败!”

    “你冷静点。我知道卡伦将军是你最为尊敬的兄长,关于他牺牲的消息,我也感到很悲痛,请你节哀。”

    “我们怀疑……幽暗密林里,极有可能盘踞着一只王级恶魔。我们将它命名为炎君。”

    “王级!”

    倒吸冷气的声音在会议室里响起。

    “这怎么可能”澳大利亚的官员吓得连声音都变了。

    “最少是王级,甚至有可能会更强。”杜卡奥将军无比认真地看着他,手指在会议桌上敲了敲。

    “幽暗密林现在已经化作了一片火海,我们的研究人员完全无法探测到里面的情况。”

    “黑骑士作为我们人类的王牌魔人之一,实力足以和历史上出现的大多数王级恶魔媲美。想要击败甚至将他杀死……”

    “我们的敌人有多强大,已经不用我多说了吧。”杜卡奥依在靠椅上,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把目光看向会议桌上唯一的中国人。

    黑发中有一抹白色,像是挑染,又好像不是。

    “因为梦见你离开,我从哭泣中醒来……”

    电话铃声响起,传来穆紫薰甜美又有些跑调的童音。

    那是她曾经参加歌唱比赛时唱的一首歌。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穆文斌站起身离开。

    接到电话的那一刻,大厅里的众人都有一种错觉。

    这个冷血嗜杀的凶星,脸上浮现的是一种谄媚

    各国代表都纷纷议论起来,始终无法得到一个统一的答案。

    “好好好……你是姐姐,要好好照顾弟弟和妹妹啊。”穆文斌挂完电话,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重新回到了会议室。

    “既然是这样,我们提议的“圣子计划”,有必要提上日程。”日本代表打破了僵局。

    “不行!”

    穆文斌斩钉截铁地道。

    “穆先生,难道我们目前还有更好的办法吗?”日本代表厉声呵斥道。

    “以现在澳洲魔界裂缝的强度,还不足以支持王级恶魔降临。撤回幽暗密林的一切项目,封锁裂缝。”

    “这只能管一时!”

    “我觉得现在更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北欧地区。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冰川大面积的迁移已经造成了非常严重的灾难。

    气温骤降已经威胁到了多个国家。那里可能盘踞着一头更加危险的王级恶魔。”

    “我会亲自参与猎杀。”

    杜卡奥将军猛地抬起头,目露惊芒。

    “难道你已经……”

    “没错,和你想的一样。”穆文眼眸深亮起一抹炽烈的火红。

    杜卡奥将军的瞳孔泛起金色,他清晰地看到,空气中浮现的狂躁火流,如喷薄而出的熔浆一样炽烈。

    “这种量级的DMP值(恶魔源力纯度),你果然再一次进阶了。”杜卡奥将军的声音都在颤抖,仿佛面前那笑容和煦的男人是一头盘踞着的骇人凶兽。

    “至于中野君提出来的所谓“圣子计划”,实验体实在是具有太多不可控因素,而且极其地不人道。一旦在公众面前曝光,首先面临的就是广泛的社会舆论。”

    “我建议,先组织联军,抹除掉北欧的威胁。封锁澳洲的魔界裂缝。加大力度针对炎君研究新型的魔法。”

    “我觉得可行。”挪威的代表点了点头。

    “我方赞成,并愿意派遣驭魔者和魔法师给予支援。”俄国代表说道。

    “好,那就先封锁幽暗密林。”

    ……

    澳大利亚鲍恩山脉

    一条足有数十米长,两米多宽的黝黑裂缝缓缓蠕动着。幽暗,深邃,连光线都要被吞没扭曲。

    剧烈的高温让周围的植被都化作焦黄,干燥的地面龟裂开来。

    外围被军队封锁了起来。一群魔法师身上萦绕着青色的气旋御风而行来到了裂缝面前。

    强烈的高温从裂缝之中涌出,皮肤泛起灼痛。

    数十名稀少的高阶空间系法师联合在一起,同步展开施法。

    无色的波动汇聚在一起,银线在空中反复交织,勾勒出一个神秘唯美的十二芒星阵。

    星阵缓缓覆盖住了黝黑的魔界裂缝,灼热感顿时大减。

    就在众人略微松了一口气时,裂缝深处亮起了一抹红光。

    那是一只巨大的眼眸,燃烧着炽烈的火焰,带着明显蔑视的眼神却是那么冰冷傲慢,如同造物主俯视着卑微的蝼蚁。

    魔法师们在颤栗,身份尊贵的他们,从未有过如此地惊慌失措。

    “这……这是!”一名年迈的魔法师目光涣散,两腿打颤,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在那君临天下般的强横威压下甚至挺不起身。

    火光很快就散去,瞳孔消失不见。

    一众法师惊魂未定,止不住颤抖着,背心都惊出了冷汗。那比肩神明的魔王,真的是渺小的凡人能抵抗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