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三十五章 冰释
    魔法觉醒仪式结束之后,按照亲和度的等级,导师为学生们开始分班。

    “我是10班的班主任,莫婉。下面念到名字的,请站到我这里来。”一名带着圆框眼镜,梳着丸子头的年轻女老师走了出来。

    约莫二十岁出头的年纪,能在洛城最好的魔法高中任职,让人不禁对她的身份感到惊奇。更何况,编号为10的是整个学校的重点班级。

    “阮伊儿”

    阮伊儿走到了她身边,莫婉善意地笑了笑,阮伊儿面无表情,让她略微有些尴尬。

    “穆紫薰!”

    穆紫薰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昂首挺胸地走到了最前面。让莫婉仰视的身高加上傲人的身材,使得画面颇有些怪异。

    “王琦”

    王琦走上前,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老师你好,我是王琦,以后请多多关照。”

    “嗯。”莫婉依然微笑着,仿佛她对所有人都是那么友善。

    接下来被念到名字的学生不断走上前,在同学们艳羡的目光中走到10班的位置,脸上带着明显的傲气。

    穆茗周围空出了一片,没有听到他自己的名字,他也不急不恼。

    10班的名额只有50人,已经出列了49名。

    莫婉停顿了好一会儿,反复打量着那在人群中熠熠生辉的少年,似水之澄澈,若云之悠然。

    她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柔声念道:“穆茗”

    听到了自己的名字,穆茗不紧不慢地走到了她面前。

    在那帮女孩看来,穆茗白衣翩然。用“言念君子,温其如玉”用来形容他是很恰当的。

    穆紫薰的视力很好,她其实早就发现了,那张名单是按测试的成绩来排的,排在第一位的就是穆茗的名字。

    “我喜欢把最好的,放在最后。”莫婉收回名单,俏皮地笑了笑。

    穆茗只是浅浅笑着,不言不语。

    分班完成之后,莫婉就把学生们分成了两列。

    “接下来要进行为期两个星期的野外生存训练。类似于普通学校的军训。

    坐标在古代树森林,看运气吧,运气好就是郊游踏青,运气不好就是大逃杀。”

    “给你们两天时间准备。两天后,下午13点40分之前在这里集合。”

    “我这个人话很少,要交代的就这些。你们有事的可以回家了,不过还是建议你们年轻人熟络一下,多多交流。有中意的小哥哥,赶紧上去要联系方式啊。”莫婉说着,报出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建好了班级群。

    “穆茗同学,你的联系方式是多少”莫雨潇厚着脸皮走了上来,还挽着穆紫薰的胳膊。

    “我没有手机,企鹅号倒是有一个,但不常用。”穆茗看了看穆紫薰,淡然一笑。

    “啊?”不仅是莫雨潇,一众女孩都惊掉了下巴。

    “我家可穷了。”

    这句我家可穷了一说出口,穆紫薰就捂着嘴偷笑了起来。

    “我不骗人的。”穆茗和煦地笑着,挥了挥手便转身离开了。

    在他挥手的那一刻,穆紫薰看到了他白皙的手腕上系着一根红线,上面点缀着一个小型的双鱼雕。

    满满的廉价感,但是人生的好看,这装饰就如画龙点睛之笔。

    “我有点事要处理,你们先去找房子吧。”

    给阮伊儿发了一条信息,穆茗出了校门,去超市买了打折出售的蔬菜,买了些排骨。

    然后在不少女孩子的跟踪下回到了棚户区里租好的房子。

    毕竟阿银要长身体,要多吃点肉才行。

    趁着两个小姐和莺萝去校外找房子的时间,穆茗做了几道小菜,端回了房间,看着两个吃货大快朵颐。

    “主人,你入学很顺利吗?”阿银说着,连肉带骨地将一块糖醋排骨咽下肚。

    “很顺利啊,后天就要去参加野外生存训练了。”

    “有没有交到朋友”

    “没有。”

    “朋友啊,其实也不需要很多,有两个特别交心的就可以了。”阿银认真地道。

    “嗯”

    “这是我爸爸教给我的,它说真正强大的存在都是很孤独的。我们龙族就是这样孤独高傲地活着。”阿银奶声奶气地道。

    穆茗忍不住笑了笑,把最后一块糖醋排骨夹到了阿银碗里。

    正准备伸出筷子的藜笑容渐渐消失,她盯着那块排骨已经很久了。

    她抬起头深深地看了穆茗一眼,但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不管是最后一串烤串还是最后一块排骨,当藜想吃又没吃到的时候,她会特别难受。

    吃完饭以后,阿银自告奋勇地洗完了碗,然后继续回到契约空间睡大觉。藜坐在阳台上不说话,留给穆茗一个孤独的背影。

    穆茗满头雾水,不知道她又怎么了。他要是去哄她,肯定会没完没了。干脆不理她好了,反正过一会儿她就会没脸没皮地蹭上来。

    不一会儿,穆茗就接到了穆紫薰的电话。

    “在哪里”

    “在棚户区。”

    “棚户区”

    “嗯!”穆茗看了看门牌号,将地址告诉了她们。

    片刻,一辆迈巴赫就停在了筒子楼的前面。

    “天呐!少爷之前就住在这种地方吗?”莺萝有些心疼。

    “老爸是怎么回事没有给他生活费吗?”

    穆紫薰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准备在老爸回来之后好好教训一下他。

    三人走在漆黑的楼道里,忍不住吐槽起来。

    “怎么连灯都没有这也太不安全了。”

    “就是,少爷要是摔倒了怎么办”

    “这已经是危房了,很多电路设施都拆除了。”阮伊儿似乎不感到意外,类似的生活,她也经历过。

    推开了嘎吱作响的房间门,便见到了正在收拾衣服的穆茗。

    房间里很干净,只是潮湿的墙壁有些泛黄,带着一股霉味。

    “你怎么住在这种地方,老爸是不是没给你钱?”穆紫薰有些心酸,温柔了许多。

    “嗯,我一直都是靠自己打工赚钱维持生活的,其实也还好,做几份工作是有点累,但挺充实的。”穆茗不以为然地道。

    穆紫薰看了看厨房,很干净,有两箱空掉的泡面盒子,垃圾桶里还有几包调味包的塑料包装。

    “你就吃这个”穆紫薰走了过来,看着穆茗清秀削瘦的脸颊,捏了捏他的肩膀,摸了摸他的背。

    很瘦,可以轻易摸到他的骨头。

    “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怎么可以就吃这个”

    穆紫薰抿了抿嘴唇,眼眶泛起温热。

    “等等!”穆紫薰走到了门口,拨通了穆文斌的电话,然后开始批斗。

    “女儿啊,我现在在开一个很重要的会。”

    “我不管,你必须得听我说!”

    “你怎么回事啊?他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你不给钱,让他怎么活啊”

    “哪有你这么当爹的你收养了他,就要对他负责!你知道他住什么地方吗?知道他每天都吃的什么吗?”

    “一天打几份工,他身体怎么受得了”

    “呃……这怎么可能呢?我每个月都按时往他卡上打钱啊!”穆文斌一脸懵逼。

    “他说有打钱过来,你有收到吗?”穆紫薰看向穆茗。

    “有吗?我不知道啊”穆茗眨了眨眼,也是一脸懵。

    “他有没有给你银行卡”

    “没有!”穆茗摇了摇头。

    “他都没有收到你给的卡!你把钱打到哪里去了”穆紫薰大声吼道。

    穆文斌只觉得耳朵被炸得生疼。

    “你问一下茗子,我不是给了他一张卡吗?”

    “他说给了你一张卡。”

    穆茗想了想,恍然大悟。

    “哦,我知道了。”他翻了翻箱子,从里面找到了一张黑金卡递给了穆紫薰。

    “他当时给我的是这个!”

    穆紫薰接过黑卡,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满头的黑线。

    阮伊儿和莺萝也走过来看了看。

    “皇冠会所……特级VIP卡……”莺萝小声念着,小脸一红。

    穆茗当时在收到这张卡的时候也很是纳闷。

    他想破头也没弄明白,他又不去大保健,为什么要给他这个呢?

    穆紫薰深吸了一口气,把玩着手里的黑卡,那是老爸的犯罪证据。

    “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这张特级的VIP卡是怎么回事。”

    “什么特级VIP卡”

    “皇冠会所!”穆紫薰咬牙切齿地道。

    “皇冠会所我想想啊。”穆文斌陷入了沉思,他逛过的会所可多了,也不知道是哪一家。

    “哦,我想起来了!”穆文斌突然一拍大腿。

    他记得那家高档会所里有个嫩模是他的死对头偷偷包养的情人,他还特意去照顾了一番她的生意。

    “卧槽!难怪我找那张卡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

    “女儿啊,这个纯属意外……哈哈,意外!”

    搞了半天,原来是闹了一个天大的乌龙。

    “我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老爸”

    电话那头的穆文斌唯唯诺诺,不停地赔笑,穆紫薰一直在数落他。

    “给你买的。”阮伊儿说着,从包包里拿出了一个精美的盒子。

    “这是什么?”

    “最新上市的手机,你不是说你没有手机吗?这一款很受学生欢迎,你穿的衣服鞋子都是白色的,我猜你喜欢白色。”

    “很贵吧”穆茗略微有些不好意思。

    他只是随口撒了个谎应付那些索要联系方式的女生,没想到单纯的伊儿就当真了。

    “不贵,不到我一天的零花钱。”阮伊儿淡淡地道。

    “两万多还不贵?我家可穷了。”穆紫薰挂了电话,模仿着穆茗的语气说道。

    “谢谢。”穆茗接过手机,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那个野外生存训练,需要准备别的东西吗”

    “不需要的,睡袋帐篷什么的,学校都有准备。另外,也就是名字唬人,就跟秋游差不多。”穆紫薰说完,看着他的脸,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我之前误会你了,我还以为你是我爸的私生子,所以态度很恶劣,抱歉。”穆紫薰迟疑了一会儿,悠悠地道。

    迦楼罗之炎是穆家的传承之火,直系后代都会继承这个异种。

    起初看到穆茗驱使的元素是光,她还以为他身体里的迦楼罗之炎和自己一样,都被老爸封印住了。

    直到今天看到穆茗觉醒的元素,她就意识到自己错了。

    很明显,他和伊儿一样,都是被领养的。

    “哦,过去了。”穆茗不以为然。

    “没了”

    “你还想让我说什么”

    “那个,我现在,也算你的姐姐了吧。”穆紫薰咳了咳,润了润嗓子。

    “叫姐姐!”

    “不叫。”穆茗摇了摇头,似乎还在生闷气。

    穆紫薰瞪了他一眼,刮了刮他的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