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三十章 伊儿的心意
    两人在湖中泛舟,阮伊儿对穆茗说了很多话,分享了很多秘密。

    这些秘密就连穆紫薰也不曾知晓。

    “我可喜欢龙猫了,小时候看宫崎骏的电影就特别喜欢,觉得它傻傻的,特别是那个龇牙笑的表情。”

    “嗯,很憨厚可爱,软软的,像一张移动的床。”

    “你也喜欢动漫吗?我记得小时候看《千与千寻》……”

    “被吓哭了吗?是无脸男还是小千的爸爸妈妈变成猪的时候”

    “对!你怎么知道我被吓哭了”阮伊儿突然很是激动,笑着伸出小手拍了拍穆茗。

    “看到小千的爸爸妈妈变成猪的时候,都吓哭了。肉都不敢多吃,生怕自己也变成肥猪。”

    “因为小时候,我也被吓哭过。”

    “哈哈哈”

    两人相视一笑。

    越听她讲,穆茗就越发现两人相似。

    从湖中泛舟,再到热闹的中心公园。

    “这个好像看起来还不错。”穆茗左顾右盼,看到了一个射击游戏摊。

    “有龙猫!”阮伊儿眼前一亮,指了指最上面的那个龙猫公仔。

    “要玩一下吗?”

    “嗯!”

    十块钱十发子弹,阮伊儿端起枪,瞄准了那只胖嘟嘟的龙猫公仔。

    “砰~”

    “没打中。”

    阮伊儿倒也不灰心,拉栓开始上膛,白皙的手腕抖动着,怎么也无法将枪身侧面的拉栓拉到底。

    “这个栓好难拉!”

    “我来吧。”穆茗接过枪,手腕稍一用力,便听见清脆的机簧弹跳声从内部传来。

    这种玩具枪内置的弹簧对阮伊儿这种娇弱的女孩子来说确实是有些费力的。

    来这个摊位上玩的女孩子基本都有男孩陪同。

    第二枪依然没中,阮伊儿蹙了蹙眉。

    她的手臂力量不太够,端着枪不太稳当,子弹很容易偏移。

    “你用冰珠扔我的时候,准头不是很好吗?”穆茗揶揄地道。

    “这个不一样的!”阮伊儿小脸一红,看了看周围。

    发现其他位置上都是男孩子在教女孩子打枪。

    “你教我玩吧!”

    “好!”穆茗坐在她身后,贴近了她。一手托着枪管,一手握在阮伊儿的手上。

    感受着他手掌的温度,阮伊儿有些想入非非了。

    “就像这样,准星、眼睛、龙猫在一条线上。”

    阮伊儿眯着眼睛,对准了那只龙猫的肚皮,扣动了扳机。

    因为有穆茗托着枪管,所以很稳,这一次射出的子弹没有偏移。

    子弹打在龙猫的肚皮上,被弹开了。

    阮伊儿倒也不灰心,能打中就会有希望。

    一次又一次射击,龙猫像不倒翁一样摇头晃脑,可就是不倒。

    很快就只剩下了最后一颗子弹,阮伊儿抿了抿嘴唇,有些倔强地盯着那只龙猫。

    “最后一次一定可以的。”穆茗微微一笑,迅速上好了膛,悄悄在枪身中注入了无色的气旋。

    “嗯!”阮伊儿深吸一口气,分外专注地看着龙猫公仔,扣动了扳机。

    “砰!”

    子弹咆哮着破开空气,发出刺耳的音爆。

    开枪的那一瞬间,阮伊儿有种握着高压气枪的感觉。强大的后坐力将她推到了穆茗怀里。

    塑料子弹被一股无色的气旋环绕着,在即将抵达龙猫的那一刻爆破成了微小的碎片。

    强烈的风压撞在龙猫公仔上,将整个置物架上的人偶全部打落。

    一旁的老板人都傻了,这特么是玩具枪吗?

    阮伊儿眨了眨眼,美眸看着穆茗,穆茗一脸无辜。

    “按照规则,这里的公仔都被击落了,是不是都归我们所有”穆茗看着老板,微微一笑。

    “这个……”老板欲哭无泪。

    “我这是小本生意啊……这样我会赔死的。”

    “只要那个龙猫就好了,他做生意也不容易。”

    阮伊儿小跑着抱起了那只龙猫公仔,却发现它屁股上少了一小撮毛。

    有些困惑地看了看置物架,发现那撮灰色的毛粘在胶水上。

    其他人也发现了猫腻,纷纷觉得自己受骗。

    “骗子!”

    “好恶心!居然用胶水粘着!”

    “我就说了,怎么可能一直都打不掉!”

    “赔钱!赔钱!”

    “我特么就是想要个蕾姆,我容易么我”

    “哇!我都花了一百多块!”

    摊子上的其他情侣纷纷嚷嚷起来,更有脾气暴躁者撸起袖子想要上去弄他。

    穆茗对此也不感到意外,他很早就发现了猫腻。

    正常情况下,阮伊儿是绝对可以打倒那只公仔的。

    对这个不诚信的摊主,就用魔法略施惩戒吧。

    穆茗双手抱在脑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和抱着龙猫公仔的阮伊儿一起离开了。

    “开心~”阮伊儿抱着龙猫傻笑着,和穆茗一起漫步在回庄园的路上。

    初次相遇时的清冷截然不同,穆茗看着她的笑脸,只觉得很奇妙。

    原来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高冷的人。

    明月如镜,高悬星夜。

    一群黑色的蝙蝠在月下化作黑云缓缓卷来。

    “看来最近的夜晚很不平静呢。”

    穆茗脸色微微一变,阮伊儿面色凝重,点了点头。

    冰霜从她的周身蔓延开来,气温骤降。

    穆茗唤出白露,护在了阮伊儿身前,纯白的刀刃蘸血为画。

    不断有吸血蝙蝠被斩断成残肢碎片。

    穆茗向前疾走的同时拔刀旋转了一圈,居合斩刮起的剑气将周围扑来的吸血蝙蝠绞杀成血沫。

    阮伊儿闭上了眼睛,寒气从她的体内不断扩散出来,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

    袭来的吸血蝙蝠被白霜所覆盖,然后无力地坠下,落地时便纷纷碎成了冰渣。

    阮伊儿抬出手,指尖泛起幽邃的蓝光。

    冰霜凝结成透明的荆棘,这些荆棘迅速生长,带着冰刺的藤蔓织成了一张大网,压缩着吸血蝙蝠活动的空间。

    然后反复地捆绑、穿刺、绞杀!

    不一会儿,袭来的蝙蝠群便消失殆尽。

    穆茗有些惊讶地看了她一眼,没想到她的魔法修为如此高深。

    至少在穆茗见过的同龄人之中,无人能出其右!

    就在他出神之际,残存的一只吸血蝙蝠朝着他的脖颈扑去。

    阮伊儿目光一凛,弹指一瞬。

    冰凌擦着穆茗的脖子飞过,贯穿了那只吸血蝙蝠。

    感受着脖颈处残存的寒意,穆茗有些心有余悸。

    “看吧,我准头很好的。”阮伊儿轻轻笑着,露出好看的酒窝。

    “嗯,我相信了,谢谢你!”

    “不用谢,我是姐姐,要保护弟弟。”阮伊儿很认真地看着他,悦耳清冽的声音有些冷,但让穆茗觉得很暖。

    “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呢。”穆茗有些感慨。

    “嗯,我还是有一点强的。目前为止,和人打架还没输过。”阮伊儿手指抵着下嘴唇,略微思索了一番。

    “今天在街上遇到的那两个人,如果你不插手,他们现在就应该在重症监护室里躺着了。”

    她说着,似乎有些遗憾,要是痛打钟悦和楚枫一顿,她应该会开心许多。

    穆茗看着她抱着龙猫,少女感满满的样子,总觉得有些违和感。

    回到庄园里的时候,莺萝正在准备晚餐。

    穆紫薰见阮伊儿抱着龙猫,也走上前捏了两把。

    穆茗去了厨房,搭了把手。顺便做了几道自己喜欢的家常菜。

    端上餐桌的时候,穆紫薰和阮伊儿都为之惊叹。

    色香味俱全,看着就很有食欲。

    “尝尝这个!”穆茗夹了一片山药放在了阮伊儿碗里。

    穆紫薰和莺萝心里猛地一震,纷纷看向阮伊儿,只觉得一座火山就要喷发。

    熟知她脾气的人都了解,她有严重的洁癖。

    她很讨厌别人将筷子放到她的碗里,若是有人给她夹菜,她会直接摔下碗筷走人。

    哪怕是和她最亲近的养父母,也会刻意避开这个雷区。

    然而意料之中的火山并没有喷发,阮伊儿只是看着他。

    看着那双澄澈的碧蓝色眼眸,总觉得有些亲切。

    也许是他太干净了吧,所以她不讨厌他。

    她夹起山药,默默吃掉了。

    穆紫薰陷入了呆滞,穆茗看着她们古怪的眼神,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少爷做的这个东坡肉很香的!可好吃了!你们再不吃,我就吃完了!”莺萝见气氛有些古怪,便急忙开始转移注意力,夹了一筷子色泽诱人的东坡肉。

    “吃这个肯定会长很多肉的吧”穆紫薰看着面前色泽诱人的东坡肉,有些犹豫。

    好香哦~

    阮伊儿夹起一块尝了尝,看向穆茗的目光温柔了一霎,然后就停不下来了。

    嘴巴鼓鼓囊囊地,像极了仓鼠,她是不在乎体重的。

    有一个很奇怪的定律,越不在意自己体重的人,就越是吃不胖。

    而那些对体重斤斤计较的人,喝口水都会长肉。

    看着她吃得那么香的样子,穆紫薰咽了咽口水。

    “吃了肯定会胖的吧”

    “只吃一块应该没关系吧”穆紫薰挑了一块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尝了尝。

    香甜软糯,肥而不腻。

    “好吃!”穆紫薰食指大动。

    “再吃一块应该没事吧”她纠结了一小会,看着只剩下一半的东坡肉,伸出了筷子。

    吃了第二块之后。

    “‘再吃一块吧,就一小块吧!”

    ……

    “偶尔吃一顿应该没事吧”

    ……

    “啊!好烦啊,烦死了!我不管啦,胖就胖吧!”

    “伊儿你都吃了这么多,怎么还吃啊”穆紫薰急了,和阮伊儿夹到了同一块肉。

    “好吃啊”阮伊儿呆呆地看着她,很是无辜地道。

    “你别和我抢!你都吃了一半了!”

    “莺萝!看看你肚子上的肉,再吃就要胖成猪了!”

    “小姐,我才刚刚一百斤呢。”莺萝撅着小嘴,小声嘟囔着。

    以她168cm的身高来看,这个体重应当是很合适的。

    契约空间中的藜看着盘子里越来越少的肉,表情越来越冷。

    本来想着她们要是不喜欢吃,自己就可以美餐一顿的。

    现在看来是吃不上了。

    呵呵~等我出去了,就把你们都鲨了!她从身后掏出了那把血色的大太刀,阴冷地笑了笑。

    穆茗坐在餐桌上,只觉得杀气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