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 第二十八章 前奏
    坐地铁回庄园的路上,藜昏昏欲睡,倚在了穆茗身上。

    坐在另一边的阿银看着,也学着她将小脑袋枕在了穆茗肩上。

    穆茗推了藜好几次,见她依然没醒,穆茗就放弃了。

    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藜只是想倚在他肩上,仅此而已。

    阿银是真的睡着了,这头小肥龙很单纯,谁对她好,她就黏着谁,没那么多小心思。

    穆茗夹在中间,胳膊被她们抱着,动弹不得。

    有些艰难地拿出纸巾给阿银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在一大帮男性牲口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中,他总觉得如坐针毡。

    爆炸吧!现充!

    下了地铁,藜和阿银回到了契约空间,穆茗理了理衣服,揉了揉发酸的肩膀,回到了庄园。

    “早餐不吃,会饿坏的。”阮伊儿见穆茗回来了,将视线从书本上移开了短短一瞬。

    “我在外面吃过了。”穆茗看着桌子上又热了一遍的早餐,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少爷,是不是我做的早餐不好吃”莺萝瘪着嘴,似乎有些委屈。

    “没有,我没有这么想。”

    穆紫薰蹙了蹙眉,又回想起了之前他说的那个红裙的女孩。

    “你出去约会了”

    穆紫薰这句话一说出口,客厅里的温度似乎下降了许多。

    阮伊儿闻言,也放下了书本,和穆紫薰一起看着他。

    “我没女朋友啊。”穆茗一脸无辜。

    “你之前不是说要送玫瑰给人家吗?那个穿红裙子的漂亮女孩”穆紫薰酸溜溜地道。

    “你说这个啊,可能是因为看了《小王子》的原因吧,所以我才喜欢玫瑰的。”

    “我喜欢穿红裙子的女孩子,觉得穿红裙子的女孩子特别美。”穆茗害羞地笑了笑。

    “所以我就在想,我喜欢的那个女孩子,未来出现在我身边的时候,一定会穿着好看的红裙子,我想送给她玫瑰花。”

    穆紫薰和阮伊儿微微点头,心情莫名变好了许多。

    “呵~人类,你果然是馋本公主身子,你下贱。”藜扬起下巴,一脸傲娇。

    莺萝将信将疑地走到了穆茗身边,贴近他身上嗅了嗅。

    “你干嘛?”穆茗后退了两步。

    “有玫瑰花的香气,像淡淡的茶香,是奥斯汀玫瑰里的Tess!小姐昨天摘的玫瑰花是Kate!香味是不一样的,Kate有梨子和柠檬的香味!”莺萝板着脸,很是认真地道。

    睡在契约空间中的藜睁开了眼睛,眉头紧锁。

    呵呵~这个小女仆……真是碍事呢……要不要联系作者将她给写死呢

    “在地铁上,有个女孩子一直打瞌睡,头就靠在我肩上,我推了好几次她都没醒。”穆茗如实答道。

    “她肯定是在装睡!现在的女孩子怎么一上来就白给,就不能矜持一点的”穆紫薰似乎有些气恼,偷瞄了穆茗一眼。

    “少爷,这儿最近的地铁站是洛城4号线,距离穆氏庄园有120公里路,坐公交去地铁站最少也要两个小时啊。”

    “是哪个地方的早餐这么好吃能让少爷你费这么大劲。”莺萝笑得很是甜美,在穆茗看来,她简直像极了恶魔。

    穆紫薰的目光投了过来,略微有些不善。

    “写死吧,赶紧写死吧!”藜阴暗地笑了笑,从身后拿出了一把血色的大太刀。

    “我这个人很任性的,以前为了吃一碗正宗的油泼辣子面,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所以没什么奇怪的。”

    阮伊儿眼前一亮,似乎找到了同类。

    “少爷你喜欢吃油泼面那明天我给你做,你不要出去了,好不好”莺萝摇着穆茗的胳膊,甜美地笑着。

    “好啊!那可以多做两碗吗?多放辣,我可能吃了。”

    “好!我现在就去准备调料和食材!”小莺萝开心极了,青涩的小脸红扑扑地,像将熟未熟的苹果。

    “呵~看在油泼面的面子上,本公主就不跟她计较了。”藜悄悄收好了刀,心情大好。

    穆茗回到房间,换了一身宽松的衣服,便去了后庭。

    后庭被一种四季常青的树环绕着,枝头上开满了如白色天鹅绒一般的花朵,不时落下缤纷的花瓣。

    这是“花梦树”,一种起源于魔界的植物,花瓣的香气可以使人提高专注。

    穆茗唤出白露,开始练刀。

    日复一日,从未中断过,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习惯。

    阳光温柔,少年冷冽。

    刀刃时而迅捷凌厉,激荡起凛冽的寒风,时而轻柔舒缓,与落下的花瓣一起缠绵。

    阮伊儿坐在了秋千上,默默看着他挥舞着纯白的刀刃,雪白的衣袖猎猎作响。

    刀锋分化出万千光影,将飘落的花瓣斩成微末的尘埃。

    那么温柔的人,为什么会喜欢刀这样危险的东西呢

    穆茗微微躬身,反握着刀柄,气旋萦绕在他的双腿之上。

    随风疾走的同时,身后掠过数道残影。

    身体旋转一圈的同时借助离心力猛地拔刀。

    闪烁着银光的刀刃破开刀鞘,割裂空气,发出清脆悦耳的嗡鸣声,一圈无色的涟漪荡漾开来。

    锐利的剑气将周围的花瓣绞杀成了碎末,形成了短暂的真空。

    阮伊儿见到了这一幕,眸中闪过一抹异彩。

    不同于平时的温润如玉,这一刻的他锋芒毕露。

    他确实很帅,练刀的样子更帅。

    阮伊儿从秋千上站起身,寒气以她为中心朝四周扩散,地上凝结了薄薄的一层白霜。

    浅蓝色的光芒在她的掌心汇聚,化作了一枚冰锥。

    在她的控制下,冰锥的末端渐渐被打磨圆润,像一枚晶莹剔透的鹅卵石。

    玉指轻轻一弹,毫无杀伤力的冰锥就朝着穆茗飞去。

    穆茗转过身,不疾不徐地一刀上撩斩,将冰锥斩成碎冰。

    “闲着也是无聊,想和你玩玩。介意吗?”阮伊儿耸了耸肩。

    “不介意。”

    “那好。”阮伊儿点了点头,冰元素不断在她的掌心凝结成冰晶。

    她对准了穆茗的脸,伸出拇指指比了比。

    冰晶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有点像少女玩的扔沙包的游戏。

    用魔法驱使自然可以大幅提高冰晶的速度和命中率,但她怕会伤到他。

    穆茗站在原地没有动,纯白的刀刃轻挥漫舞,落下一地的碎冰。

    阮伊儿似乎很执着地想要将冰晶扔到他脸上,一直没有改变方位。

    另一只手背在身后,颇具大师风范。

    阮伊儿目露狡黠,右手甩出一枚冰锥,背在身后的左手曲指一弹,一枚圆润的冰珠朝着穆茗的裆部飞去。

    “子弹我都抓得住……啊~”

    穆茗捂住裆部,惊呼一声。

    “我大意了,没有闪!”

    “哈哈”

    阮伊儿浅浅笑着,声音很轻很悦耳。

    “我不服!再来!”

    阮伊儿微笑着,再弹出一颗冰珠。

    穆茗用刀背轻轻一拍,那颗冰珠就弹了回去,砸在了阮伊儿的脑门上,砸得她脑袋嗡嗡作响。

    “啊!”阮伊儿捂着额头,似乎被伤得不轻。

    “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穆茗话音未落,阮伊儿就猝不及防地扔出一颗冰珠想要偷袭。

    穆茗早有准备,像打棒球一样将冰珠打了回去。

    阮伊儿迅速矮下身躲过。

    “还好我早有准备,你好狡猾哦!”穆茗心有余悸,这个看起来清冷优雅的女孩子,居然也有这么孩子气的时候。

    阮伊儿似乎有些羞恼,左右开弓,一枚接一枚冰珠从各个刁钻的角度飞了过来。

    “嗷!嗷!嗷!”穆茗被打得抱头鼠窜。

    阮伊儿在他身后紧追不舍,一边跑一边对着穆茗扔着冰珠,脸上洋溢着好看的笑。

    冰川缓缓融化,化作了清澈的溪流。